混混小说 - 历史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悍不畏死终怕死

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悍不畏死终怕死

        刘道规迅速地摇了几下旗帜,这面孤零零地探出城头的旗子,引得了城下几十枝弓箭的集火攻击,有六七枝终于射上了城头,在刘道规放下这面旗子的同时,这几枝弓箭软绵绵地砸在了他的身边,两枝碰到了他身上的铁甲,如同枯枝一般地落下,甚至连嵌进甲缝也做不到,刘道规不屑一顾地勾了勾嘴角:“软弱无力!”

        刘裕的眉头却是紧紧地锁着,他看着刘道规,正色道:“永远不要低估你的对手,力量上,也许他们软弱无力,但是在意志上,我相信他们悍不畏死,一支不畏生死的军队,永远是可怕的。”

        刘道规的脸色一变,只听到百余声沉重的响声,从护城沟那里响起,那是攻城的天师道众们,把云梯直接架在了这三四米宽的壕沟处,然后争先恐后地从这些梯子上奔过,不断地有人一脚踩空,或者是控制不住身体的平衡,落到了一边的坑里,顿时就被那些尖尖的木桩刺穿,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此气绝,即使是从城头的垛口看去,那血腥残酷的场面,也会让人色变,可是其他的天师道众们,却是视若无睹,甚至不去看那些掉在坑里惨死的同伴一眼,双眼血红,喊着那狂热的口号,一往无前地冲击。

        慕容兰的秀眉一皱,她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些凶残无畏的道众们在战场上的表现,她摇着头,不可思议地说道:“这些人象是中了邪术,居然可以不畏生死,天师道是怎么做到的?”

        刘裕淡然道:“很简单,在作战前让这些人喝苻水,就是烧几张黄符纸,化为灰烬,洒在酒里或者是水里,然后让人分着喝,这些人都相信,喝了会就会变成长生人,刀枪不如,力大无穷,不会死亡。”

        刘道规忍不住说道:“可是这些苻水又不是那种邪药丸,吃了这些后,总会给刀箭所伤,真要是死了,那别人还会信?”

        说到这里,他一指那护城沟中,上百具给串成人肉串,死状极惨的尸体:“大哥,就象这些沟里的死鬼,他们直接就死在同伴们的面前,别人还会再信什么刀枪不入的鬼话?”

        刘裕微微一笑:“因为心诚则灵啊,喝了苻水是得到了天师的祝福,但只有你心诚信天师,这祝福才管用啊,这些掉下去的短命鬼,是因为他们心不诚,要是么跑的慢了,要么是腿软站不住了,才会掉下去,当然就会跟普通人一样送命,这样解释,你觉得别人会不信吗?”

        慕容兰的秀目中闪过一丝怒火:“把这些无辜的民众这样洗脑,变成冷血嗜杀的妖魔,孙恩这些人,个个该千刀万剐!”

        刘裕晃了晃脑袋,活动了下颈子,一阵关节和肌肉响动的声音中,透出他淡定而决然的话语声:“先把这些长生人真的变成了长死鬼,再谈其他,咱们也让那个姚大帅和他的手下们看看,五千多人都心不诚,会是什么结果!”

        话音未落,刘裕站起了身,抄起六石铁胎大弓,独立城头,右手扣着一把弓箭,对着城下蜂涌而至的天师道众们,挨个点名!

        “呜”“呜”之声不绝于耳,扎着明显与普通道众们颜色不一,多是以醒目的红巾或者是黑巾包头的小头目们,一个个应弦而倒,刘裕连拉连放,几乎在前一箭离弦瞬间,就新搭一箭上弦,速度之快,让人目不睱接,而几乎与他弓弦响动的同时,城下传来一声声的闷哼或者是惨叫声,只半分钟的功夫,就有十余名天师道的前线小校们,毙命倒地。

        一个头缠白巾,拿着一杆明显比身边同伴们大了一号的角弓的弓箭指挥官,一边搭箭上弦,一边吼道:“全给我射那个城头的敌将,天师给我们力…………”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劲风袭来,连转脖子看的时间都没有,就是一箭,直接从他的右腮帮子穿进,从左腮帮子钻出,血淋淋的箭头上,分明地嵌了一颗染血的后槽牙,而从他给完全射烂的腮部,可以看到已经给这一箭击得碎了一嘴的牙齿,伴随着他几乎因为惊讶和痛苦的作用,睁得要蹦出眼眶的那只眼睛,那可怕而血腥的表情,足可以让人吓晕。

        但是他身边的弓箭手们,却没有一个晕的,甚至都没有几个看着他如何倒地而亡,他们手忙脚乱地抽出弓箭上弦,对着仍然在引弓射箭的刘裕,就是一阵攒射。

        几面盾牌,在刘裕的身前挥舞着,慕容兰和几名护卫,把这些盾牌舞得如风车一般,在刘裕的身前一尺左右,形成了一股带着气浪的盾墙,这些飞上城头的弓箭,有些连盾牌边都没摸到,就给这强烈的气劲所阻,落下了城头。至少有上百枝弓箭射向了刘裕,除去偏得离谱的一半多外,剩下的四十余箭,竟然没有一箭,能射中刘裕。

        随着刘裕的动作,原本空无一人的城头,突然站起了三百余名全副武装的弓箭手,个个手持四石以上的强弓,也不用口令,对着城下密集的人群,就是一阵激射,刚才还是一个个倒下的攻城人群,这会儿就跟被大风吹过的谷子地一样,成片地翻倒,就在护城沟那一线,就有上百人中箭后落入沟中,不仅如此,还会撞倒,带动身边的一两个人也跟着滚落下去,顿时,那些插着尸体,血淋淋的尖桩,就消失不见了,只能看到人挤人,人叠人,几乎也就盏茶的功夫,近千人落入沟中,快要将这道护城沟,直接填平了。

        几十道绳勾,搭上了城头,有些冲到城下的天师道众们,开始想要借着绳勾爬墙,城头刀勾齐出,把这些绳索斩断,最多爬到半城的天师道众们,惨叫着摔落城下,又是砸倒一堆人,紧接着,城头上砸下无数的石块与大木,把在城下越聚越多的人群,砸成一堆堆的模糊血肉,叫骂声和惨叫声,开始盖过那些赞美天师的吟唱,而原本红着眼睛,如同蚁群一样涌向城墙的天师道众们,有些开始悄悄地转身,向后逃跑了。

        刘裕继续不停地开弓放箭,嘴里却说道:“不许射逃回去的人,让所有天师道众们看到,心不诚才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