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历史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七章 燕军北撤藏玄机

第九百零七章 燕军北撤藏玄机

        张愿沉声道:“不可,丁零人主动与我们接触,表明了人家的诚意,我坚持认为,他们就是想与我们联手与燕贼决战,如果我们只派两千人马,那根本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丁零人也会对我们转而失望,我们一举平定河北的最好机会,就会这样白白错过了。滕太守,不要听刘裕的一派胡言,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军主,根本没有资格议论这种军国大事!”

        刘裕平静地说道:“军国之事有没有资格议论,跟一个人的身份,地位有关系吗?张将军,你为了自己的一已争功之欲,置全军将士的性命于不顾,置北伐大业的成败于危险之中,扪心自问,这样真的合适吗?”

        张愿气得满脸通红,一张黑脸如同燃烧的黑炭一般,厉声吼道:“刘裕,不要以为有谢家给你当后台,你就可以永远这样嚣张下去,总有一天,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

        若是按张愿以前的脾气,只怕早拿剑出来要砍刘裕了,但毕竟刘裕一来威震天下,二来跟谢家的关系世人皆知,现在谢玄就坐镇在黄河南岸的荥阳一带,张愿也不敢造次,只能嘴上吼几句,出出气罢了。

        张愿吼完,转头对着滕恬之说道:“滕太守,刘裕过于狂妄,我不愿意与此人共处,主力留下来给你守卫黎阳,我自带四千兵马去接应翟氏兄弟,如何?”

        滕恬之叹了口气:“张将军,不必如此,凡事好好商量。”

        张愿也懒得再多说什么,对滕恬之行了个军礼,转身就走,王懿皱了皱眉头,对刘裕低声道:“刘大哥,保重,慕容姑娘救过我们一命,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害你的。”

        刘裕点了点头,低声道:“你们当心,刚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丁零人不怀好意,找准时机就跑回来吧,不要置自己于危险之中。”

        王懿叹了口气,跟着张愿匆匆而去,城楼之上,一半左右的军校也是张愿的手下,跟其而去,剩下的人都站在滕恬之的身边,与他们的上司一起,目送张愿下了城楼,气乎乎地骑马出城,直奔城外的营地而去。

        滕恬之一脸地苦笑,摇了摇头,看着刘裕:“刘军主,你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气走了张将军,现在城中兵马少了一半,若是敌军来袭,可如何是好?”

        刘裕平静地说道:“张将军虽然负气而去,但我刚才说的话,应该也多少听进去了一些,他会对丁零人有所防范,断不至于让人家一锅端,我们这里,反而安全,只要太守大人多派哨骑四处,监视百里以内的动向,这黎阳城北皆一马平川,想要潜行接近,也非易事,丁零人既然不能偷袭这里,那他们最优的选择就是向邺城一带机动,伺邺城之战的结果而定。”

        滕恬之奇道:“不是他们要引张将军的人马去攻袭中山,龙城等地吗,怎么会去邺城?张将军也不会跟他们一起走吧。”

        刘裕摇了摇头:“相信我,滕太守,龙城也好,中山也罢,并没有丁零人想要的粮草,也没有张将军想要的战功,只要翟真说可以有机会夹击消灭慕容垂,张将军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只不过他们绕了个大圈,只怕是赶不上邺城之战了。”

        滕恬之哈哈一笑,摆了摆手:“刘军主,你虽然有很多判断都有道理,但这一条,绝对是你错了,邺城前线两军已经是相持阶段,加上有邺城的苻丕在后面虎视耽耽,刘鹰扬和慕容垂都不敢妄动的,就算再过三个月,当前的态势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

        刘裕叹了口气:“不,滕太守,慕容垂是当世名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断然不会就这样坐视我军渡河,前出邺城而无动于衷,甚至连丁零人在他的后方存在了这么久,他也没有任何行动,这完全不象这个号称战神的名将所为,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怕是会有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行动,一举消灭所有在河北的敌对力量。”

        滕恬之睁大了眼睛,不信地摇着头:“怎么可能呢?慕容垂的所有兵力不是在守城就是集中在邺城一线,他哪来的兵力行此突然之事?”

        刘裕平静地说道:“但愿我的预感是错的,不过我敢说,若是慕容垂真的还隐瞒了什么力量,那这支力量要对付的,不是邺城的苻丕,也不是丁零人,而会是我们的刘鹰扬,还有他部下那万余无敌的北府军!”

        邺城南,孙就栅。

        一面巨大的战旗,飘扬在北府军大营的上方,一只吊晴白额猛虎的图案之上,一个巨大的“刘”字迎风飞舞,是的,刘牢之所率领的老虎部队,天下最强的步兵军团,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北府军,就扎营于此。

        中军帅帐里,人满为患,几十名旅帅,军主以上的将校,都在这里议事,刘牢之一身将袍大铠,紫色的脸膛之上,神色冷峻,刀子般的目光,扫过檀凭之,向靖,刘敬宣,何无忌等一张张兴奋的脸上,声音如金铁相交,铿锵有力:“各位,刚刚接到哨探来报,慕容垂已经离开新城,火速向北撤离,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刘敬宣哈哈一笑:“燕贼害怕了,逃跑了,咱们正好追上去,把他们全部消灭,一个不剩!”

        何无忌摇了摇头:“不,我军渡河以来,跟燕军小试两阵,互有胜负,他们的战斗力很强,也没有损失什么主力,这时候撤离,只怕其中有诈。”

        檀凭之跟着说道:“无忌说得对,慕容垂久经沙场,老谋深算,在没有吃大亏的情况下主动撤离,怕是想诱我军进入伏击圈,万万不能上当。”

        站在左首第一位的刘毅笑着摆了摆手:“各位,不要神话了慕容垂,他没这么厉害,我军从广陵出发,到北渡黄河,不过用了十余天,如此神速,是慕容垂所意料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