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其他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在线阅读 - 0010章:流民

0010章:流民

        深夜,马修村。

        老杰米叹了口气。

        “羊排可不是用眼睛吃的。”

        听到声音的简惊醒,独居惯了,正经坐着吃饭,让她有些恍惚,更因为担心亚当而常常发愣。

        “谢谢您,老板。晚餐实在太丰盛了!”

        “不,他离开之前,给我留下了十个银蟒当作你的伙食费,我和小混球都是蹭饭的!”

        “混球”小杰米正吮吸着羊排,康复后食欲大增,多汁肉块让他口齿不清地说着。“你真不需要担心,他可是干掉了怨灵!”

        简低头小口咀嚼,她发现自己和亚当其实只认识几天,但是他魅力无穷,无论是淳朴的村民,还是凶悍的士兵,亚当都能自然相处,并且取得信任。

        博学,勇敢,慷慨正直。

        他到底是什么人呢?哎,不管怎样,这位大人会有个好前程的。

        “你吃得太多啦!”

        老杰米打掉儿子手里的肉块,把土豆插进他碗里。

        “简,先吃饭吧,亚当是个有本事的男人,狼崽子和弥鼠还能要了他的命吗?除非碰上悍匪!”

        此时,远离此处的山洼地。

        亚当正用钢刀剖开弥鼠的肚子,把它收拾得清爽干净,其实野外求生根本不需要这么细致,但是他灵魂里的某部分,在追求生活的仪式感。

        【弥鼠肉(已处理)】

        入夜的大山中,战马打着响鼻,把树底下带霜的嫩草卷进嘴里,像是品尝着冰糕甜点。

        “我要打劫一批悍匪!”

        亚当坐在篝火旁,腾腾燃烧的柴火对面,瑟瑟发抖地蹲着六个人,他们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全部死盯着那几只滋滋冒油的弥鼠。

        显然他们暂时听不见任何声音,甚至有人已经双眼发愣,颤抖着把手伸出去。

        刷!

        一把汉格纳剑劈开焰火,草地上多了条翻新的土痕,流民们又蜷缩起来,生死威胁暂时战胜了饥饿。

        亚当笑眯眯地说。

        “没熟,再等等,我们先聊聊天吧。”

        “不可能的,我们都会死,他们有马,有斧头!”

        刚才伸手的家伙哭出声,大男人被流浪折磨到精神脆弱,亚当的剑没有碰到他,却砍碎了羞耻和尊严,让他彻底崩溃。

        旁边的几个人也伤感起来,不过也有人问出声。

        “您,您说的是真吗?整个山洞的食物,没有税收,没有征兵?”

        “没错,从明天开始,我会把周围所有的流民聚集起来。我不会再跟他们重复相同的话,你们的工作就是把这件事告诉每一个人,工钱是稳定的食物。”

        亚当把长剑收进鞘里,火光照在脸上,表情坚定。

        “人数超过五十,我就会开始带你们打劫悍匪,半个月后活着离开这片山脉的人,才有资格被我带走。”

        【烤熟的弥鼠肉x4】

        【半生的弥鼠肉x2】

        亚当指着已经皮脂焦黄的烤鼠肉,声音里满是致命的诱惑。

        “肉熟了,吃饱以后睡一觉,明天开始陪我送死。”

        开饭!

        遥远的死亡和眼前饥饿没有可比性,流民们选择生存。

        他们涕泪横流,肮脏的手上被烫出水泡,骨头咬得嘎嘣响,口腔都被硬茬戳伤,这顿晚餐吃得满嘴带血。

        【6个流民加入你的队伍】

        【队伍:6】

        隔天,亚当让吃饱喝足的流民们带上削尖的木矛,随着他开始深入山地。

        这片区域交替着丘陵和山洼,桅杆高的松木密密麻麻地长着,人一进入就很难分清方向,各种生物满当当地存活在里面。

        尸体,诡物,尖牙红眼的兽类更是随处可见。

        但是对于自带小地图的亚当来说,这简直跟逛镇上的货摊一样,可以按照速度和数量来判断种群,然后挑选合适的下手。

        亚当给他们准备的早餐是个有着七位成员的狼群,流民们没有见过这个阵仗,肌肉记忆让他们下意识想跑。

        战马刨着土,长剑拦住去路。

        【饥饿的狼x6】

        【头狼x1】

        【流民们缺乏一份勇气】

        “如果我死了,你们没有一个人能走到安东维森。”

        亚当抛下这么一句话,翻身离马,拔剑冲出去!

        狼群的攻击不是盲目的,它们会试探和有节奏地发起攻势,而亚当就在这样的间隙当中搏杀,可能砍掉某只爪子,也可能在身上多条血口。

        伤口大都在腿上,上身的皮甲质量还算过关,脚上镶铁的马靴只留下牙痕。

        “确实是顶好的靴子。”

        亚当关注着自己的血条,健康状态下降得很慢,狼群已经开始发怒暴走。

        所幸……

        【你鼓舞了队伍】

        “啊!”

        有个流民伴随着撕破耳膜的叫声杀入战场,长矛捅得还不如添柴的小孩,被盯牢的头狼瞄准突袭,亚当举剑挡住。

        狼牙把铁剑咬得咔咔响,刃上留下齿痕。

        亚当松手,像混混打架那样扑倒对方,借势拔出钢刀,捅进它的肚子。

        【你结果了头狼,虽然受了伤,但没关系,很快就好。】

        剩下的几个人也冲杀进去,把这群失去领袖的狼当成狗崽子一样乱打,动作杂乱无序,全凭气势和运气捅死两只,剩下全给跑了,吗的!

        【狼的尸体(新鲜)x3】

        就算这样惨不忍睹的战斗,也还是有人受了伤,正抱着血染的胳膊在地上龇牙咧嘴。

        亚当从马背的包囊里取出卫队长给的私货。

        【伤药】

        那个昨天痛哭的男人,看到亚当撕破内衬来给自己包扎,又是鼻头一酸,凭着冲劲搏杀后,长时间风餐露宿的委屈似乎都得到了宣泄。

        【队伍士气提升,流民忠诚提升】

        【魅力提升,管理学提升】

        男人嘛,总会成长的。

        整天都在打猎当中度过,他们扛着处理剥皮的狼肉,开始在树和灌木的林海里寻找其他流民。

        山体的坡度不大,里面也有开辟过的道路,悍匪和猎户常年行走,路上已经不长草,暴露出土地,在汉格纳南部广袤的丘陵之间延伸。

        战马的优势就在于山地也能骑行。

        他理所当然地骑着马,放任流民们徒步跋涉,起到锻炼他们的作用,为袭击悍匪打下基础。

        他不再像对待简那样温柔体贴,而是以领导者的姿态把持大局。

        亚当要聚集流民,必须强势,只有坚实可靠的码头才能在风暴里庇佑无助的渔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