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二章,挺直的腰板

第二章,挺直的腰板

        换成以前的尤二姑娘,她从不敢想独自离家,可是那梦里的女子们,不管是未婚的姑娘还是妇人,一言不合就可以离家独居,而且受到别人的尊重,并且过得有滋有味。

        因为她们养得活自己,不用依靠任何人,就是成亲也可以拿出一大笔的嫁妆,也就理所当然的要求男人的聘礼。

        尤二姑娘手抚着剪刀和荷包,微微偏着面容,再次想得出了神,她甚至忘记喝水忘记换个姿势,就这样一直到天色黑下来,尤掌柜的敲门唤她:“妹妹,咱们出门了。”

        前面院子里,啪啪的上门板声响起,尤二姑娘一愣之下,下意识的道:“我就来。”

        再才想到剪刀在手里,私房钱也在手里,如果被哥嫂看到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至少嫂嫂不打一两多银子的主意,那叫不可能。

        她把剪刀用布包上两层,揣在怀里的时候免得扎伤自己,荷包系在里面那条腰带上面,外衣放下来挡住鼓囊囊,天黑的原因不会轻易被发现。

        推开门到院子里,见到月光刚刚上来还不算太明亮,哥哥手里提着灯笼,发出幽幽的光偏生照亮他堆着的笑。

        关好杂货店门的嫂子丁氏走来,在下午的时候,丁氏也反复的想过,二姑娘愿意见承平伯老爷,这表示她愿意,否则还见什么呢,她直接哭死或者拿脑袋撞墙吓唬个人也就是了。

        丁氏的眼里只有银子,这与她的娘家穷,嫁的婆家穷不无关系,虽然穷不是她刻薄和恶的理由,不过却是个现实中的原因。

        想上一下午,推敲二姑娘见承平伯老爷的原因,丁氏愈发的认定,二姑娘只怕是想多要钱,一个姨娘有多少月钱,每家不会一样,丁氏和尤二姑娘认得的杨三姐、赵五娘她们生前的月钱数目,在这桩亲事里就用不上。

        嗯,二姑娘一定是当面要钱,这些话事先要说好,免得人进门就掉身价,再说什么都晚。

        丁氏也满脸的笑,尤二姑娘冷眼瞅着,周围的小院和一株槐树都模糊清,怎么就哥嫂那不中看的笑这般的清楚。

        在心里暗叹,人不自立,天也欺你。

        “走吧。”

        尤二姑娘带头,一家三人向着美味楼走去,两个觉得亲事有望聘礼随时到手因而喜气洋洋,另外一个冷静自持誓要争出个自立自强。

        .....

        这里是大夏国的天元朝代,地气温暖的南兴分封给晋王梁仁,至今已有七年。

        在这七年里,年青的晋王从少年长成为青年,南兴在他的统治下也越来越富裕,尤家杂货店的经营不善与晋王无关,晋王殿下收到的税越来越多,风流韵事也越来越多,百姓们的福利不错,这位殿下的口碑倒是蛮好。

        在这夜晚以后街上的行走,这几年也处于安全之中。

        尤二姑娘暗暗的点头,为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更添自信,乍一看这个环境和梦里的一样,梦中片段不时飞掠脑海,让她再次想到那个天地里的女人也是大胆的行走在夜晚的繁华之中,就跟现在这个时候一模一样。

        她还记得小的时候,在晋王之前的那位殿下,先皇的弟弟老洪王,他在的时候战乱好多,女人们晚上不敢出门,稍为偏僻的街道上就有可能遇到坏人,杨三姐就是这样被糟蹋,而不得不嫁而为妾,却遇到大娘子是个母老虎,活生生的被折磨死。

        杨三姐年长于尤二姑娘几岁,嫁在老洪王的年代里,后面遇到晋王殿下来到以后到处安宁,她却没有享受到这种安宁,早早的离世。

        尤二姑娘想到这里,在灯笼光照不到的黑暗里红了眼圈,她今天若是谈不拢,趁夜也就离开家中,因为有晋王在的地方夜里也是安宁的,并且他把王城拓宽,如今容纳的人数远超过老洪王在时的数倍,只要尤二姑娘今晚找到落脚点,哪怕哥嫂明早就报官,这种并非军情紧急的寻人小事情上,两三天也难以盘查到人。

        主要是王城繁华,人数众多,并且远非军情可以相比。

        两三天左右,足够尤二姑娘离开王城,去往距离王城最近的城池,手中的一两多银子虽置办不了房,在尤二姑娘寻找新的活计以前却足够维持。

        抱着这样一回又一回为自己后盾的想法,在小二的吆喝揽客声里,尤二姑娘挺直腰板来到离家颇远位于王城中央的美味楼中,小二点头哈腰,尤掌柜的也点头哈腰,小二就直盯盯的看他,只没有消去面上习惯的笑:“找哪位?”

        “承平伯府定的菜,呵呵,我们是伯爵老爷的客人,呵呵,”尤掌柜的看上去很难为情,又很不好意思。

        尤二姑娘看在眼里,为哥哥又伤心又鄙视他,伤心的是哥哥这份儿软骨头,鄙视他的你是嫁妹你并非卖妹的人牙子,做什么向着小二也低下一等。

        不。

        她要自立,她要自强。

        在小二的打量里,丁氏也陪笑向前时,尤二姑娘昂然地道:“承平伯难道没有人事先知会过你们,我们来的也不晚,如果你们酒楼什么话也没有收到,那我们就先回去,等到承平伯府有话知会,你们再来找我们也是可以的。”

        小二笑了笑,重新点头哈腰:“姑娘莫怪,承平伯府今晚定的不是一桌席面,而是包下一个雅间,在我看来请的重要客人,既然就是姑娘一家,那请在这里等着,我上楼问问也就知道。”

        “有劳。”尤二姑娘继续不卑不亢。

        小二上楼的时候,又瞄了瞄尤掌柜夫妻那卑微的脸儿,回身去又是一笑,飞快的上得楼上,又飞快的下来,后面跟着一个身穿绸子长衫的中年男子。

        尤掌柜热烈的迎上去,脑袋垂地就是一个深深的大揖:“忠管家,哈哈,我们来了,把妹妹也送来相看了,”

        尤二姑娘感觉到小二吃惊的眼光放在自己身上,忠管家的眼光也放在自己身上,不过相比之下,忠管家的眼光相对的温和,没有那么的突兀,尤二姑娘攥紧自己的底气,点一点头:“管家好。”

        把个丁氏急的:“这怎么就不会见礼了呢?二姑娘,这是忠管家,以后你少不得要他多多的照应,这怎么就不会见礼了呢?.....”

        尤二姑娘垂下眼帘任由丁氏着慌忙乱的,她的身躯挺直,不肯弯下去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