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其他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82.说川普的纱掉

082.说川普的纱掉

        齐厄面色僵硬,被织茁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问的哑口无言。

        想了想,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尴尬的迈步向前,走向具体他们最近的一家馄饨铺子,同时干笑道:“哈哈,没有没有,哪能骂你笨,就是突然有感而发,感觉家中老人说的话大多都有道理而已,你别可多想。”

        织茁看了看齐厄的背影,没有接话,而是迈步跟上,继续吃起还剩半根的冰棍。

        …………

        一共六家馄饨铺子,齐厄与织茁两人分开行动,一人去一家,进店便先要一碗馄饨,然后直接了当的询问店铺老板是否是清凉观的道士。

        如此反复。

        果然,不出半个小时的时间,齐厄便在街道一侧率先找到了那家清凉观开设在小镇中的馄饨铺子,并且通过手机,给织茁发了一条已经找到的消息。

        馄饨铺子不大,室内的装修与风格基本没变,只不过铺子的匾额不再是那块劈柴,而是换成了一块工艺加工过的标准广告牌,上面写着清凉馄饨铺五个大字。

        铺子内,正对门口的地方有一个红木的吧台,半人高左右。

        一个头戴灰冠,身穿蓝布长袍,脸颊两侧生有一些麻子的年轻人正坐在吧台后,他坐在椅子上,双手插进袖管里,见到有客人到来,身体微微前倾,笑眯眯的看着齐厄,年轻道师轻声笑问道:“这位大哥,想吃点什么?”

        齐厄看着这年轻道士,浑身下意识紧绷,看向道士的目光满是狐疑的神色,眼前这个小道士,观其气色气象,实在是平淡无奇。

        清凉观中的道士,应当没有普通人才对,可此刻眼前的这个小道士,气象轻轻,毫无光彩,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齐厄心中狐疑越来越重,只不过没有表现在脸上,表情自然的回答道:“来两碗馄饨,一碗加醋,一碗不要香菜。另外,我还有一些私事,想要询问一下道长。”

        应了一声好嘞,年轻道士走出柜台,不过仍是双手交叉进两侧袖管的古怪模样,他匆匆走进后厨,忙活起煮馄饨的事。

        同时,织茁也找对大门,从铺子门口走了进来。

        齐厄见织茁找来,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抬起手指了指靠近柜台的一张桌椅,低声道:“坐那。”

        两人坐好,不一会两碗馄饨便煮好了,年轻道士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馄饨从后厨走出来,然后分别摆在齐厄与织茁面前,一人一碗。

        做这些后,年轻道士三两步重新走柜台后坐下,面带笑意。

        齐厄瞅了瞅自己面前这碗馄饨,然后将其推倒织茁面前,之后随手将织茁面前那碗拽到自己面前。

        “那碗多加醋是你的,这碗没香菜的是我的。”

        织茁看着眼前的馄饨,下意识的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有些饱了诶,一些路上,她已经吃了几碗馄饨了?

        不算眼前这一碗,三碗应该有了。

        齐厄倒是不客气,也不管织茁如何,他先低头吃了起来,一口气吃掉半碗馄饨,喝了两口汤后,他这才仰头看向年轻道士的方向,问道:“道长,刚被我说要问你一些私事,你还记得吧?”

        年轻道士闭口不言,只是点头。

        齐厄同样点点头,又低头喝了一口馄饨汤后说道:“既然道长如此爽快,那我也不藏藏掖掖,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我与这位美女,是基金会的调查员,而就在前不久清凉山的山腰酒店中出现了一头scp,代号是3199否决人类,当我们基金会的成员闻讯赶到时,那头scp已经消失不见,而有目击者说,是这家馄饨铺子的老板出手,带走了那头scp,对于这件事,不知道,道长你清不清楚?”

        脸上生有麻子的年轻道士闻言微微发愣片刻,随后不住摇头,放轻声音说道:“不可能的,这家铺子是小道我刚刚接手不出四天,而且道家规律,山上人不得插手基金会的任何事宜,这想来二位也是清楚的,何况,小道也并没有去过山腰酒店,更不知道scp3199是何物,小道为何要捕捉此物?”

        齐厄蹙眉,这道士说的有理有据,不像作假,可那个方平安却说,看到馄饨铺子的老板出手?

        微微思索一下,齐厄便发觉,这两人中,定然有一方在说谎。

        织茁根本不操心这些,此时正埋头吃着馄饨,越吃越香。

        齐厄对着年轻道士笑了笑,说道:“接手四天?那之前店铺的老板是谁?事关重大,还请道长见谅理解,麻烦您再想想,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或者您知道的一些线索也成。”

        年轻道士靠坐在椅子上,仰头看向天花板,思索片刻后不确定道:“遗漏的地方……要是说起来,这间馄饨铺子是从王式师兄手里接过来的,如果有什么线索的话,你们问王式师兄最合适,只不过就在前天,王式师兄已经下山去了别的地方,离开清凉山了。”

        王式师兄?

        离开清凉山了?

        听到这几句话,齐厄目光凝视,若有所思。

        织茁坐在一旁,几大口将一碗馄饨吃的干干净净,汤都没留下一滴,此时正靠在椅背上喘着粗气,目光时不时还瞥向齐厄身前的那碗馄饨。

        …………

        方平安此时一脸纠结,浑身马赛克的站在厕所内思考着人生。

        现在咋办?

        怎么出去?

        出去了怎么和喵路由纱掉解释?

        自己这一出,估计说他拉炸弹,他们都会信。

        衣服全烧没了,马桶盖也被烧化了,白瓷的马桶此时变成了烟熏色,乌黑乌黑的,摸一下蹭一手黑灰那种。

        想了想,突然间方平安想起了多啦A梦布偶服,他果断打开王之财宝,从中取出布偶服套在身上,然后故作淡定的走出卫生间。

        刚一出门,方平安便被眼前的一幕惊了一下。

        喵路由鼻青脸肿的躺在床上哼哼唧唧。

        纱掉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一副咸鱼受伤的模样挺尸在喵路由身旁,偶尔还抽搐两下。

        纱掉腹部的触手有的无力垂下,有的颤巍巍举起,指着刚从厕所里出来的方平安,张着嘴,虚弱骂道:“你个阴戳戳的瓜娃子,你居然好死不死哩想让你哩猫呲劳资,信不信劳资揪着你的G2给你来一锅过肩摔?”

        ???

        方平安一脸问号。

        纱掉居然会说话?

        不过这口音是咋回事?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