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小说 - 盗天者死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沈清的命!

第八章 沈清的命!

        谪仙像,庇护一方,震慑凶兽,所有供奉谪仙像的村子,过去百年都风调雨顺,一片平安。

        整个大龙山内,最终存活下来的,也只有这几十个供奉着谪仙像的村子。其他的村子,都在这百年间被摧毁了,要么亡于突兀爆发的天灾,要么灭于稀里糊涂就跑过来的异兽之口。

        唯独供奉了谪仙像的村子,未曾有任何天灾兽祸发生。

        村民们祭拜谪仙,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谪仙一直在显灵,一直在庇护着这些供奉他的村子。

        沈清郑重无比地拿着刀子划了自己一下,在谪仙像面前,将鲜血滴入四方鼎,死死盯着。

        啪嗒一声微不可闻的声响。

        然后,没有任何反应……

        沈清的内心猛的一沉。

        其他那些没有得到谪仙青睐的人,也纷纷看过来,一脸的冷笑中,带着些许的同情。那种巨大期望中骤然破碎所产生的落差感,实在糟糕透了。

        “我猜错了,果然还是赌输了吗……”沈清长长吐出一口气,脸色微白。

        五年,他花费了五年的时间,终究还是没能得到仙缘,此后永远只能当凡人了,还真是……不甘心啊,他绞尽脑汁,最终只能放弃,选择投身凡俗这条路。

        小庙仙一脸的冷漠,这种事情,在过去的九次庙会他看过太多了。

        “你,无命……咦?”

        小庙仙忽然扭头看向了那四方鼎,脖颈中爆发出刺耳的骨头错位声,在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和贪婪中,属于沈清的那滴血,骤然蠕动起来,与无数道粉尘结合,红色的微光闪烁,形成了一道鲜红中带着浑浊的结晶。

        嗡!

        红光瞬间涌现,瞬间中将整个谪仙像都照亮!

        无数双眼睛猛然瞪大,不敢置信地看过去,他们眼睁睁看着这个结晶缓缓漂浮,照耀出让他们眼红的红色光泽!

        沈清霍然转身,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他胸口的那一枚石板吊坠,那股莫名的清凉因为未知原因上升了几个量级!变得冰寒刺骨!

        彻骨的森寒几乎将沈清的血肉之躯给冻结坏死,但沈清咬牙忍耐着,他绝对不能,将吊坠的特殊暴露出去!

        红光汹涌而来,瞬间就将沈清笼罩在内。

        在电光火石之中,沈清抬头,鬼使神差般的与那尊雕像对视,然后他震惊地发现……雕像的脸变了!

        那没有五官的脸,属于眼睛的位置,正在缓缓凹陷下去,内部有东西凸出,像是有一双眼睛正在生成!!

        隐约中,尽管意识略微模糊,但他依然产生了一种诡异的直觉……谪仙像的脸发生变化,应该是在变成他沈清的样貌!!!

        紧接着,不等沈清进行短暂的深入思考,红光就将他的全部意识给淹没了,化作了一道道红色的长河,冥冥中牵引着,更准确说是束缚着他的意识,一点点拉扯。

        似乎打通了某种冥冥中的奇特区域,红色的光泽将其与沈清的意识连接起来。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丧失了一切感知,失去了全部的自控力,连缜密的思考都做不到,只有浑浑噩噩的本能。

        嘶啦!

        一股痛苦的撕裂感,将沈清麻木的意识惊醒。

        那是来自于……他胸口的吊坠!

        彻骨的冰寒在远远不断攀升,将他的身躯冻结,这却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沈清的意识苏醒,这让沈清恢复了最基本的认知能力。

        红光和吊坠同时在撕扯着他,沈清的意识在红色的长河中蜿蜒前行,每走一步都极为艰难,那种仿佛是撕裂灵魂的痛感,全身每一根神经的触感都放大百倍、千倍然后当场撕开的痛苦……几乎把沈清逼疯!

        这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是石板吊坠!

        一瞬间,沈清明白了什么。

        他被红色的河流拖拽着,最终来到了一个意识中难以形容的地带,无数道流光划过,将红色的世界点缀成诡异的繁荣,那道道痕迹,永远都充斥着大量的未知和不详。

        很难形容这种感觉。

        沈清的意识于痛苦中,终于,被一道道红色长河卷住,那源源不断涌入他身上并莫名消失,以一种潜意识的形态,向他灌输着什么。

        隐约中,更是有一道声音正在沈清脑海中低语,正断断续续地小声诉说着什么,但根本无法听清楚。

        越是接触,红色长河流进沈清体内的部分就越迅速一些,尽管,这种涌入,沈清分明感受到了红色河流看似不经意间所产生的……停顿。

        似乎在迟疑,不敢确定。

        红色如血水般的河流,缠绕着沈清,犹豫不定,更有一种隐晦的凶狠和敌视产生,并且有逐渐攀升的趋势。

        也就在这时候,胸口吊坠传来的冰寒,也刹那间抵达了一个极致,有那么一瞬间,沈清已经深深触碰到了死亡。

        可怕的冰寒疯狂涌出,将沈清的一切覆盖,与那不断席卷过来的红色长河接触。

        冥冥中,沈清自身的某些特质,被这吊坠所产生的东西覆盖过去了,当沈清无限趋近于死亡的那一刻,红色长河终于被彻底骗过了,敌视消散,开始真正顺畅地涌入沈清的体内,开始冲刷着旧有的一切,换上全新的东西。

        陡然间,那道未知的模糊低语猛然提高了声音,旋即又低沉了下去,碎碎念地诉说着什么。

        这句话,沈清听清了!他的眼睛略微瞪大,一股癫狂自内心深处浮现,那束缚了许久的名为欲望的野兽,终于探出来一个头,嘶吼了一声。

        “身弱伤官旺!”

        沈清念叨着这个词汇,一种冥冥中的明悟让他明白了,这个,就是属于他的命格。

        他的命,叫做【身弱伤官旺】!

        嘶啦!

        更加暴烈的撕裂感产生,吊坠所爆发出来的冰寒,已经有了减退的趋势,沈清强忍着比死亡还要痛苦的真实,理智告诉他,必须要退,必须要离开这里。

        那一条条缭绕着他的红色长河,随着吊坠力量的减弱,分明已经出现了跟之前一样的停顿和迟疑!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