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小说 - 盗天者死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先当狗,再当人

第三章 先当狗,再当人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沈清一直觉得,这句话说的太对了,对这天地本身来说,众生万物可不就是天生的刍狗么?

        唯一的区别是,这句话放在前世,那是想表达老天爷平等对待一切的意思,你无论怎么蹦跶,你都是刍狗。

        可要是把这句话拿到今生,就比较复杂了。对这句名言的解读,会更为犀利和刻毒,甚至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冷酷。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觉得有些诡异……这么敏感的老天爷?因为凡人一句大不敬的话,就立刻天降神雷把人活活劈死。”

        夜深人静的时候,沈清爬起来如厕,在浓郁到让人窒息的黑暗中,他的那双眼睛是无比明亮的。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他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这个世界的观察,尤其是那种空前敏感的“天人感应”机制,无论怎么看都太离谱了。

        当初,沈清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活生生的仙人的时候,只以为这是个正常的修仙世界,他要做的就是倾尽一生的时间去寻找仙缘,至少要测一测自己有没有诸如“灵根”这种东西。

        哪怕他七老八十快入土了,只要能找到仙缘,就能有逆天改命的机会。

        可随着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加深,沈清只感到了心惊肉跳,这是个无比古怪的世界,天地对万物,有着近乎神经质般的执著。

        看看白天段家的那个傻小子,只是被人刺激了几下,就着庙会临近的时机,就这么喊出了那句话。

        然后他就被活活劈死了。

        沈清亲眼看着乌云汇聚,紧接着神雷降临,这种运行机制,未免太过可怕,仅仅是因为一句不太敬畏天地的言论而已。

        “这是个非常奇异的世界,有着一个极为敏感的监控体系,这算什么原理……冥冥中的天道,还是这个世界本身因为某些原因,进化出来的清理癌细胞的自保机制?”

        每当他仰望星空,看着全然陌生的星辰点点,总感觉那深邃中隐藏着一双眼睛,在死死盯着他,盯着每一个人。

        刍狗们都是癌细胞么?沈清无从得知,他能做的,就是努力摆脱凡俗,隐忍,耐心,苟且,成为仙人的一员。

        他侧耳倾听着,确认四周没有人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拿出了脖子上的吊坠,感受着这吊坠传来的阵阵清凉感。

        随着他双手抓住,这个吊坠立刻有一种模糊的东西传进了他的脑海。

        紧接着,沈清猛然察觉到,自己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

        仿佛是,那冥冥中的某样东西亮了起来,但具体是什么,他又完全无法形容。

        “五年的时间,至今我都没有弄明白这是什么……”沈清紧紧抓着这个吊坠,一脸狐疑。

        说是吊坠,实际上不过是被一根绳子吊着的灰不拉几的小石板,方方正正,看上去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

        说起来,这个被沈清早年怀疑是一件法宝,再不济也应当是天材地宝的东西,还是他从一个瘸腿少年那里骗来的,付出的代价就是一些辛苦攒下来的银钱。

        而当初他决定加入王家当小厮,也是因为这个石板吊坠当时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清凉感,这是他见到了王大宽后,石板才产生的未知反应。

        身为一名穿越者,他虽然还缺乏对这个世界的相关阅历,但远见上绝对远远超出凡俗,甚至堪称过度敏感。

        他本能般的不会放过任何疑似是逆天改命的机会,哪怕最后证明他是被骗的那个,但至少这种做法能提升一丝丝的抓住机会的概率。

        “迄今为止,我得到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别的倒也罢了,唯独这东西,是我得到的最有可能跟仙人伟力沾边的东西……”

        沈清攥着石板,反复感受着石板传出的清凉,尤其是自己能感受到却说不上来的那种感觉。

        只不过,这疑似是宝物的东西并不是他的,而是他骗来的。就算这东西真的是个挂,真正的主人也不是他,而是那个瘸子少年。

        沉吟了一下,沈清咬破了手指,滴出一滴鲜血到上面,又等了一会儿,石板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跟以前的无数次尝试都一样。

        “砸不烂,煮不坏,因为未知原因,哪怕是丢到火堆里灼烧,拿出来后依然保持着冷冰冰的温度……”沈清一脸慎重地看着这块石板。

        无数次,沈清都对着这石板自言自语,像个二傻子,却没能得到这石板的丝毫回应,更没有传说中的老爷爷老奶奶现身给他开挂。

        爷奶抚我顶,点击就送挂,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逼得他没办法,只能去骗。

        沉吟了一会儿,沈清听到有其他人过来如厕,便立刻将石板吊坠塞进衣内藏好,若无其事地走出茅房。

        “吓!你怎么一点声音没有,我还以为有鬼!”那名仆役吓了一跳。

        “你才是鬼!大半夜的,小点声!”

        沈清揉了揉眼睛,嘟囔一句,歪歪斜斜地返回屋子,顷刻就躺下了。

        他紧闭着眼睛,连呼吸都刻意保持着正常,侧耳倾听着,默默估算着时间,就这么一动不动保持着一个姿势,直到那名仆役回来,听着他摸摸索索地睡下。

        又过去了许久,沈清这才安下心来,心道刚才应该真的是偶然,这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黑暗中,那胸口的吊坠源源不断有清凉感传出。

        第二天黎明,一众仆役在管事们的喝骂声中爬起来。

        沈清早早就赶到了王大宽所在的屋子门口,忠实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务必要让王大宽感受到亲爹一般的温暖和贴心,享受着身为人上人的福利,这是他的职业素养。

        肚子中传出的咕咕的声音,但沈清完全没有放在心上,饥饿而已,他能忍,王家的掌控者们都没有吃饭,怎么轮得到他这种小厮?

        忍一忍。

        之前跟随在王大宽身边的一个小厮,不就是因为多吃了一口饭,耽误了那么几息时间,就被王大宽活活打断一条腿赶出了王府吗?

        在侍奉王大宽上面,沈清一向是认真的。

        这糟糕的世道,没有掌握投胎这门至高技艺,还想当人,就只能先当很长一段时间的狗。

        当了狗,才能当人。

        更别说人上人。

        如果连这点觉悟都没有,那也是半路夭折的命。

        这个早晨,整个王府都无比喧闹,众多贵人们都动起来了,前呼后应,招呼着仆役们忙碌着,押送着车马。

        按照计划,王家将在今天启程前往罗家村,参加那里的庙会,参拜谪仙像,争夺仙缘。

        ——分割线——

        始皇帝命令赵高去修长城。

        尊奉皇帝旨意,赵高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修好了一段长城,一脸欣慰。

        然后一个叫孟姜女的人跑来,把这段长城给哭倒了。

        “陛下!陛下!!奴婢有罪!!”

        赵高连滚带爬来见始皇帝,哭丧着脸,颤抖着指着外面,结巴道:“推推推……”

        “什么?”

        始皇帝一脸不悦:“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要推荐票?不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