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都市小说 - 人生一串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金蝉脱壳

第一百三十六章 金蝉脱壳

        交钱时的踊跃程度,大大出乎苕货的意外。这帮子中老年人,在巨大利益诱惑面前,表现出的激动,简直颠覆了苕货的老人观。在他平时接触的老人中,都是特别节俭特别小气的人,连商场都不太愿意做他们的生意。

        节水节电,买货讲货,这都折腾得年轻人看不下去。所以,你很少看到,年轻人陪老人逛商场的。

        但是,此时的踊跃场面,让苕货开了眼界。原来,他们不是平时抠,而是,在这个时代,留给他们赚钱的机会太少了。有一个他们确认的机会,他们会奋不顾身,就像商场进行促销送礼活动时,外面站的,清一色的老人。为了几个鸡蛋的礼品,他们可以在寒风中站上半天。

        更何况,这些人,一生想出人头地的念头,已经开始无望了。此时,突然掉下来一个大机会,怎么不用全身的力气,抓住它?

        变化太快的社会,让老人们感觉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不理解财富增长的速度。在他们不理解的情况下,作了自我解释:所有发财,都是因为横财与运气的原因。

        而今天,这两者同时摆在他们面前,怎么能不动心?

        所谓交钱,其实就是在电脑上,通过网上银行转账。其实很多老人,连网上银行怎么用都不知道,也是出发前,在何姐的辅导下,才帮他们注册的。而此时,转账的操作者,也是何姐。

        把银行卡和密码当众告诉何姐,这些人,为了利益,丢掉了起码的保密观念,也是没谁了。

        整个转账过程中,苕货几次想插队,都被何姐制止了,让他排在最后一个。而苕货越是表现出插队的急迫,老人们前面交钱的心情就越急迫。

        收官阶段,收钱只是第一步。总结下来,这十二个人,加上司机,总共收得三百四十万。这就是总收成,已经走出了何姐的预期了。

        而最后一个小廖过来要刷银行卡时,刷到金额,大家发现,他的账上,居然有一千多万,背后发出了一阵惊叹声。其实,这只是电脑显示的小把戏,只能骗骗不懂电脑的老年人。

        “你要多少股?”何姐例行公事地问到。

        “十三个人,本来有资格有三十九股的,加上我本人,可以有四十二股,总价八百四十万,现在已经有了三百四十万,剩下的五百万,我全包了。”苕货此时说话声音有讨好的样子。

        何姐疑惑地看了看大家,仿佛在征求大家的意见。苕货赶紧说到:“我会马上跟他们签合同的,你放心。”

        其实,下面的人,已经拿不出钱了,如果小廖能够入这么多股,他们可以多得一些每股二十万的酬金,也是不错的。有人也犹豫着表示同意。

        刘秘书却说到:“何经理,我刚才说的话,你忘了?”

        何姐想了想,拍了拍脑门。“我差点搞忘了。刚才刘秘书讲得很清楚,你想当大投资者,必须得到胡总的亲自审批,我们作不了主,对不对?”

        苕货问到:“这怎么办?”

        此时,他反过来对大家说到:“这样吧,我跟刘秘书去一趟西安。不如,我先给大家签一个意向合同,免得人家不相信咱们。你们帮我这个年轻人的忙,大家挣点钱,大家只签个字,反正,你们也不可能有第二次投资了,这一次帮了我,我刻大家,况且,还多出二十万呢。”

        大家一想,也是这个理,多出二十万,只凭一个签字,也算是划得来的,人不能太贪心,年纪大了,可以帮一帮年轻人。

        一个人,把他放在道德的高地,他就有些昏昏然。八十岁的老太太,都喜欢听吹捧的话。

        大家草签了个协议,都写了名字摁了手印。至于那二十万,本来就是大家意外的事,所以,苕货说,等西安审批了,自己回来兑现,大家也就没意见。不可能,让人家小廖,先拿二十万出来,结果没有审批,再找你退,那不是坑人嘛。人也得将心比心,讲点道德不是?

        等小廖的事搞完了,小廖郑重地给大家作揖感谢,说了一大筐子好话,还把有些人搞感动了。

        最后,刘秘书说了项目操作的过程。这其实是收官计划中,很重要的一环。

        而此时,何姐假装接一个电话,出门去了。她其实是转账去了。原来的账号,是一个借用假身份证开的一个账户。将这个账户的钱,转移到一个地下钱庄的账户上,而地下钱庄洗钱的手法,是很难被觉察的。当然,这东西,广东那边很多,在道上,有些老板信誉度很高。当然,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账户有钱后,分批找人取出现金,通过偷渡夹带的方式,进入香港,将人民币兑换成港币,存入一个香港户头,然后再从香港的账户上,转到内地受益人的账户,这钱就算洗白了。

        当然,中间是有许多手续费的,对于行骗赌博或者脏款这种暴利来说,这点手续费不算很高。

        刘秘书给大家介绍项目的时候,说了以下几点。

        “第一,你们的资金,在公司的账目上,但都在大家的名下,如果没开工,是不会运用它的。是你的就是你的,暂时封存在那里。为什么?因为各地投资都的资金全部收拢还有一点时间。况且,你们以为的埋藏地点是深山老林。其实还有一些,是在田间地头,只不过埋得比较深而已。等秋收过后,才开始动工,毕竟,人家田地上有农民的庄稼。本来是为民众做好事,变得扰民,就违背了初衷了。大约十一长假过后,安康工程就正式开工,我过一会,要给大家发一个施工示意图,大家如果这几天没事,也可以到这些地方转转。但是,有一点,必须牢记!”

        说到这里时,刘秘书看了看周围的窗帘,大家完全安静地看着他,他才继续说到:“保密第一,保密第一。大家记往了吧?”

        此时,下面纷纷表态:“记住了!”

        刘秘书指了指小廖的方向说到:“你看,今天唯一临时来了个年轻人,他就想把大家的股份包圆,如果这事,让外人知道了,是什么后果?甚至,我有一句不该说的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讲,刘秘书,我们还不相信你吗?”下面的人激动起来。

        “就是你的家人,子女们,老婆丈夫们,都不要轻易说。在座有比我年纪大的,也许经验比我丰富。大家平常正常工作正常退休,家庭关系还算正常。但是,万一你突然有钱了,子女间就要来争,外人们就想来借,老婆要离婚,老公要另立家门,这种事,那些拆迁户,有没有教训?”

        他这一反问,倒勾起了大家的兴趣。确实,没钱时,家庭都是正常的。有了钱,儿子管不管得往另说,关键是儿媳妇的贪心起来了,你挡得住?

        还有人说,客走旺家门。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一旦知道你有钱,来打秋风的要红包的是小事。来借钱的,一借都是大数字,你不给他,好关系都得罪了。你借他,估计是肉包子打狗了。

        大家都有经验,在这个社会中,如果要破坏两人的友谊,最好的方式就是:借钱。

        今天在普通人眼中,最暴富的,就是拆迁户,后来家里年轻人,吸毒的赌博的玩女人养小白脸的,层出不穷。那位喝酒的老人,居然此时发出哲学家的感叹来:“只有受不了的富,哪有吃不了的苦。古人说话,还真有道理。”

        “所以”刘秘书强调到:“我的建议,第一,这事利润没到手之前,千万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如果你跟子女说了,恐怕钱没到,他们怎么分都已经打起来了。第二,利润到了,也得含蓄。你们身体还好,自己出去旅游一圈,或者,过去没有玩过的玩一下,自己辛苦一生,得奖励一下自己,对不对?自己满足了,高兴了,平时给子女或者老婆一些小甜头,他们就听话了。如果一有钱就露富,那是心穷,对不对?”

        这话说得入情入理,大家都已经开始盘算,自己有了钱后,该往哪里去玩了。其中还有两个中年男人,估计是以前的熟人,他们居然互相调侃,跟哪个妇女关系好,准备出去浪漫一把了。

        这种热烈的氛围,好像展开了一个美丽的画卷,让人无比舒畅。

        “所以,我们这个团队,是以中老年为主体的。因为,只有你们,才有经验保守秘密,不动声色。而大多数年轻,可没这个素质,有了钱,就开豪车、泡美女,甚至干其它事,他们关键是太年轻,沉不住气。”

        当刘秘书在夸中老年人好处,给他们严重的信心时,小廖问到:“难道,你认为,我也是这种年轻人?”

        “所以,我没把握,还得要胡总当面考察噻。”这句话,把大家逗笑了。

        刘秘书给大家分发了格式合同,上面的最后一页布满了公式公章及签名,一式两份,老人们签了名字,双方各留一份。

        “我讲第二个问题,现场考察的问题。这事,图已经发给大家了。但是,大家如果集体去看,后果会是什么?一群操外地口音的人,集体在一块田地上指指点点。假如你是当地人,会怎么想?”

        这句话提醒了大家,有人说,这很可能引起大家的怀疑。也难免走漏风声。假如走漏了风声,最后公司还没开始挖矿,本人人自己找挖掘机来挖,岂不是投资要落空?

        “当然,他们挖了,得到的东西也是非法的,公安机会要没收。但是财既然露白,哪里没有损失,对不对?老实说,这家宾馆,老板其实也是入股人,要不然,在这里开会,你以为我们傻吗?”

        于是,大家早就怀疑的事,有了答案。这家宾馆,根本没有登记过,一来,就好像安排好似的,原来是自己人。

        接着,下面有人说到:“反正我不去看了,地图上都标好了的,何必那现场节外生枝呢?”

        他的提议得到有些人的提醒:“就是地图,你也得收好,莫丢了,也莫叫家里其他人看见了,免得走露了风声。”

        “当然,还是有机会去看的。”刘秘书笑到:“十一过后,这边秋收已经搞完了,我们公司的大规模机械一进场,这事就已经成定局了。到时,还有公安执勤的,你们可以放心大胆地来看。合同都不需要拿,只需要拿出身份证,说你是投资人,人家就会放你进场监督。你们的名单,在公司,在公安机关,都有备份。”

        “啥叫备份?”那个中巴司机问到。

        “就是有底子的意思。”苕货不耐烦地解释到。此时苕货在心中冷笑到:到时候,你到公安局报案,你的名字当然就留下底子了,只不过,是受害人的身份。

        “具体开工时间,我会通知何经理,她会告诉大家的,欢迎大家到时监督。万一公司挖出一百公斤,只说挖出了八十公斤,岂不是贪污了?”

        下面的笑到:“怎么可能呢?如果是那样,何必找我们当受益人。”但是,其中有几个,还是决定,到开工时要来,以见证自己财富的增长过程,那可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历史性时刻。被贫穷折磨得太久的中老年人,此时的脑门,正熠熠闪光。

        “最后,我强调一下,这段时间,也就三四个月的时间内,大家互相之间,打电话也好,见面谈话也好,尽量不要提这事。毕竟人多嘴杂、隔墙有耳。你们也是老经验,大家都知道,最不保密的一句话是:我绝对不给别人说!”

        这句话虽然逗笑了大家,但绝对是真理。

        真正的骗术,其实是在大量真实的信息中,夹杂着一两条关键的假信息,让你无从分辨,或者忘记了分辨真伪。这就好比一个平时长期老实的人,突然杀了人,你都很难怀疑到他头上去一样。

        “本来,何姐提议,从大家入股起,每天编一份信息简报,以手机短信的方式,给大家报告,工程进展情况,公司业务流程情况。但我考虑了一下,这个可能会有麻烦。比如,这信息来得不是时候,你老婆就睡在身边。一个女人深更半夜发信息,本来就可疑,她还怀疑你在外面有情况。更何况,她如果要看你短信,你给她看还是不看?”

        这个问题,大家在笑声中,有了各种说法。甚至有几个中年男人,本来就对何姐的姿色有想法的,如果这种情况被老婆发现了,那不得要打起来?如果为了自证清白,给她看了短信,女人的嘴,那么守得往,那就泄密了。如果不给老婆看短信,估计也是不行的。

        天天这样发,不引人怀疑是不可能的。

        “我们公司有纪律,凡是因个人原因造成泄密的,取消投资人资格,钱我们退你,我们不差你那几个钱。刚好可以用你的股份,来帮助其它人。”

        苕货接话到:“帮助我也行。”

        大家都笑了起来:“不需要什么简报,那复杂干什么。我就问一句,分红的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

        刘秘书想了想:“首先,得把财富挖出来,大概十一月就完成了。然后,是财富的估计,当然全程有投资人代表及相当部门的监督,大家放心,不会少估。最后,用总金额,来按股按比例分红,这个过程,其实只是一个会计过程,应该很快。我估计,最慢,在12月底,钱就会到大家账上。大家在这六个月里,保密,需要忍耐,把笑容藏起来,大家做得到吧?”

        “做得到!”下面的回答,几乎是异口同声的。

        人们有从众心理,总觉得大家都相信的事,肯定没得跑。这其实是远古时期留下来的心理习惯,也是从小在集体生活中得到的经验。有一本西方心理学著作叫《乌合之众》,就是讲集体无意识的。

        在远古时代,人在野兽横行的自然界,如果不依靠集体的力量,如果落了单,你就会成为野兽的食物。在这一代中老年人群里,从小生活在某个集体中,跟着集体走不会犯错误,枪打出头鸟,法不责众的心态,练成了中国式过马路的气质。所以,大家相信的东西,你不加判断,也就相信了。

        还有一个心理现象,就是自己当众说过的话,你变成你的信念,这叫“语言变信念”效应,是一个心理学现象。用它来激励人有效,用它来做坏事骗人,也有效。

        准备工作充分了,大家回头,何姐也就站在身后。

        何姐问到:“有没有要去看现场的?”

        苕货抢着回答到:“看什么看,田地有什么好看,到时,挖出东西来,那才有看头。”

        接着,下面的人,纷纷表态,都不去看了,因为对保密不利。刚才刘秘书已经吓过大家了,泄密的,取消资格。

        “既然大家不去看了,那大家这一趟跟我出来,也有两三天了,回去也得有两三天。我刚才出去,跟公司的会计通了电话,把大家的差旅费争取了下来。”

        大家一听,还有差旅费,觉得很意外。何姐解释到:“我们是一个团队,是公司投资人,为公司的事出来一趟,当然要有差旅费了。我来不及细算,因为,大家有上车早的晚的,不好记录,所以,按人平的标准。大家核对一下:伙食补助每人每天100,出差补助,每人每天两百。总共来去按五天算,每人1500元。因为我们是集体安排车辆和住宿的,所以,车船费与住费报销这一块,大家就没有了,大家理解吧?”

        突然见到回头钱,大家明显兴奋起来。纷纷说到:“那你何姐吃亏了,路上吃饭的钱,不都是你掏的?”

        此时刘秘书笑到:“你们不要怕她吃亏,她是经理,公司给她有开支权限的。”

        这些以退休老工人小干部为主体的团队,仿佛回到了当年单位报销的场景,这一幕太熟悉。他们刚离开单位时,还很不习惯,没有组织的集体生活,仿佛自己单独出来生活,心里觉得很空虚。现在,有一种重新找到组织温暖的感觉。

        况且,这个公司的差旅补助,很正规的样子,既不是特别高,但已经超过普通员工的水平了。

        凡是不能过,如果此时她给每人发一万五,估计有人要怀疑。

        何姐继续讲到:“如果大家想回去,就坐这辆车回去,钱我已经提前给司机了。路上吃的,我恐怕就不照顾大家了。因为,我还得要赶回西安,这个小廖,跟我增加了工作量。”

        小廖,其实是给他们送钱去的,毕竟,大家签了意向协议,小廖如果此去成功,会给他们剩下的股份,每股增加二十万的收入。因为这二十万,舍不得路上的两顿饭?大家纷纷表示了理解。

        何姐专门拉着那司机,私下谈了一会,给了路费油费且补助费,当然那司机也是投资人,差旅补助也有。她还专门给另一个中年男人,那个追她很凶、眼神带勾的中年男人,让他回去等自己来找他。何姐多给了两千元钱,叫他在路上照顾大家吃饭开支,让他千万不要说是何姐给的钱,就是自己请客:“我请客等于你请客,我们之间,不要分彼此。过一段时间,我就过去找你,等着我。”

        那位男人神性地笑,不知道他想到哪里去了。

        另外何姐找了几个中年男人,私下不知道交代了些什么,大概是安全注意之类的,苕货还利解手的机会,悄悄跑到一边偷窥了他们私下谈话的样子,他看到,何姐好像很关心的样子,给一个中年男人,整了整衣领,那位男人,受宠若惊。

        当大家重新回到会场时,刘秘书提出要走。此时何姐问了问大家,离开时需要她亲自送吗?大家明白了,这是何姐要搭刘秘书的便车,都说不用了。

        “不用搭刘秘书的车,跟我走就行,我掏钱请你坐车。”苕货当众说到。

        何姐说到:“胡总还没考察你呢,你得瑟什么?”

        听众们纷纷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小廖,一个新人,也有点托大了。

        众人微笑着,用注目礼,送他们三人,上了那台大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