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都市小说 - 人生一串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个硬汉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个硬汉

        酒后开窗,晚风清爽。冬子找了个代驾,终于回到了宿舍。孙总下车时问到:“师傅,有没有发票?”

        “咱们干代驾的,就是下力,莫发票的。”

        “不要紧,我有办法。”冬子觉得,这百把块钱的小事,就不需要孙总操心了。接触有钱人多了,冬子过去也是穷过来的。总有一个感觉,就是,有钱人是大大方方地小气,穷人小里小气的大方。

        刚才,喝酒时,大家的豪爽,完全没有钱的概念。而现在因为一百块钱代驾费,都索要发票,这也想得太细了。

        孙总估计酒也多了点,在上楼时,对冬子说到:“所有消费,都要发票,你报不了账,就得自己贴,没必要。”

        冬子赶紧解释到:“我们搞销售的,这种事情,有自己的解决办法。”

        对方点了点头,各自回到了房间。

        冬子烧开了一壶水,泡了点蜂蜜,给孙总送过去时,发现,他正打开电脑,在整理文件。

        “孙总,不休息?”

        “今日事今日毕,必须要把事做完,这数据不整理,明天就欠账了。”

        “还是先醒醒酒,喝点蜂蜜水吧,免得把数据搞错了呢?”

        “啥都可以错,数据错不了。我是吃这碗饭的,这点职业素养还是有的,放心。”

        冬子心想,数据是你自己的,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他把水杯放下,准备退出去。而此时,孙总却把冬子叫到:“麻烦你,给我冲一杯浓咖啡吧,我晚上要加班。”

        蜂蜜水加浓咖啡,这个组合可不太好。但是,孙总这样的高手,有要求,助手是应该无条件配合的。冬子又给他冲了一杯浓咖啡,照例是不加糖的那种,放在了他桌子边上,再退了出去。

        夏天,在西安这个略有风沙的地方跑一天,喝了酒,毛孔排泄物增加,冬子在洗澡时,搓出很多泥来。穿上裤头背心,那种舒爽的感觉,加上酒精天然的催眠效果,他很快入睡了。

        梦中的冬子好像在表演杂技,就是过去舞台上,吐火的那种,突然觉得喉咙烧了起来,被惊醒了。原来是渴醒的,冬子起来找水喝。那杯蜂蜜水喝完,是远远不够的,好在有些凉白开,咕咚咕咚几大口下去,这才心满意足。

        他出来上厕所时,发现孙总屋子门没关,灯还亮着的。他到门口一看,孙总还在电脑前工作呢,此时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孙总,还没睡?”

        “快了,你休息吧。”

        此时,冬子觉得,该为孙总做点什么了。他到了桌子前,看到自己倒的两杯水都已经被孙总喝完了。于是,就拿着咖啡杯子,到自己屋子,重新烧水,再重新泡了一杯浓咖啡,送到孙总的桌子上。

        “你咋不休息了?”

        “我已经睡醒了,没事,孙总,你也要早点休息”。

        孙总伸了伸懒腰,长叹了一声,向椅子靠背一倒,捏了捏鼻根,揉了揉太阳穴。突然,站起身来,跳了两跳,继续坐下,面对电脑,全神贯注地核对数据了。

        冬子见他没有休息的意思,只好回到自己房间,继续睡觉。

        第二天早上,大约六点半,手机闹钟把冬子闹醒。冬子揉了揉略微红肿的眼眶,洗漱完毕,烧好了水,正在犹豫,该不该叫孙总起床。

        此时,孙总已经开门,脚步声音传了过来,他来到卫生间洗漱了。

        “孙总,你咋不多睡一会?”

        “根本就没睡,还好,事情搞完了,没耽误今天的活。”

        冬子退出来,跑到孙总卧室门口一看,笔记本电脑还没合上,但已经关机,而孙总床上的毯子,根本就没打开。他昨天一晚都没睡觉,这让冬子觉得很诧异。

        没人督促,技术地位与收入水平到了这个程度的人,怎么还这么拼呢?

        孙总洗漱完毕后,冬子问到:“孙总,你早餐吃什么?我好给你买回来。”

        “不了,昨天忙了一整夜,今天早上我们吃点好的,出去放松一下,上午的实验排到十点钟,还早。”

        “那你不趁机休息一下?”

        “倒在床上,就不想起来了,还不如出去走走。与其没质量地补觉,不如振奋精神。小陈,我们去城墙上转转,可好?”

        “好,我也好久没上去过了。”

        城墙离住地并不远,两人下楼,专门吃了些羊肉泡馍,孙总还真能吃,一个人吃了三个馍,这可是一个壮汉的量。因为冬子比较年轻,就是中午吃正餐,也只能吃下两个馍。

        两人吃饱后,又走了十多分钟,来到这明代修复的城墙之上,清晨的夏风清凉,甚至还有隐约的青草绿树的气息,确实让人精神一振。孙总一边走,一边搞弯腰展臂的舒缓活动,兴致很高,看不出一夜没睡的样子。

        “孙总,你好厉害,一晚没睡,还真看不出来。”

        “这有啥,以前经常的,我都习惯了。我告诉你,三天天夜晚不睡觉,甚至没离开过座位,你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吗?”

        冬子还没听说,这种疲劳,是什么体验。以前,他最疲劳的时候,是父母去世办丧事的时候,但即使是那样,也因为有爹爹一家人的帮助,自己很多时候只是出席,根本没多少需要思考的,不费精力,但有时候,自己也有打盹小憩的机会。

        “我天生并不聪明,况且,我所读的中学,教学质量也不是很好,所以,从小读书,就得比别人多花时间。”

        孙总打开了话匣子,说起了他的故事。

        原来,他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小学时,别说学英语,就是普通话,老师都讲得不标准。当时,考试拼音注音,5分的题,总要错3分。自己为了练习普通话,就听收音机,听中央台的播音员说话。在小学毕业的会考中,在拼音方面,终于拿了满分。

        到了初中,就进了镇里的学校,物理化学,没实验室,当然实验课,只有自学。他自己就靠想象,完成了整个实验过程。这还不是致命的,最致命的,是数学与英语老师水平不高。怎么办,数学就靠做题,做不了的题,积累下来,等到假期,本村有个大学生放假回家时,跑去问他。英语呢,没有办法,老师是个半路出家的英语老师,不仅发音不标准,而且语法水平也一般。

        他也是听了本村那个放假回家大学生的建议,主要靠背课文。死记硬背这东西,只要你下功夫,总是能够记得的。发音怎么办?托人找了个二手录音机,听英语磁带,都是二手的,城里面人便宜卖给他的。

        就这样,他就考上了县里的高中。到了高中,他已经知道,自己天赋一般,只是花的时间比别人多而已。与其与别人学聪明,或者什么学习技巧,不如发挥自己长项,拼时间与精力。

        “但是,光有时间的积累是不够的,单纯的耗时间,只会达到一种效果,你自己以为自己在努力,实际没质量。我长期摸索,找到了一种鉴定学习质量的办法。”

        冬子问到:“通过考试,不就知道学习效果了?”毕竟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

        “那就晚了。高中学习课程任务这么重,等考成绩下来,你知道哪些不行,就已经欠账了。我不能这样,我得自己掌握进度。怎么办?每晚加班学习,学习时,如果有一种烧脑的感觉,也就是有点脑瓜疼的感觉,那说明自己用心了。自己用心尽力了,就不会有遗憾。”

        原来,他是一路刻苦努力,才有后来的成绩。但是,这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他一直以背诵为学习的主要办法,以理解型烧脑为检验的效果,这种无差别攻击的办法,是最笨的办法,但也管用。这就好比打鱼,有窍门的人,知道鱼群聚集在哪里就往哪里撒网,事半功倍。但孙总这种学习办法,就是搞拦河网,全部过一遍。

        在战争史上,这相当于焦土政策、炮火覆盖,没有重点,整体碾压。消耗的火力,是精人的,付出的代价,是不能承受之重。毕竟,脑子没烧坏,已经是万幸了。但冬子想到,自己当年学习不好,估计是对自己的智力,没有清醒的估计,总觉得差不多就行。当然,自己如果如此刻苦的话,就是自己下得了三天决心,也不一定能够坚持下来。即使自己能够坚持一段时间,父母疼爱自己,也不一定允许,更不谈鼓励了。

        “那你如此刻苦的动力在哪里呢?”

        “我同村的大学生,见识与所有人都不同。后来,他带着媳妇回乡时,是我们村里所有人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女人。这就是动力,怎么,还不够吗?”

        孙总说的是大实话,激励男生最好的武器,要么是见识,要么是女生。当然,这一切,今天孙总都实现了。昨天下午,那一帮子吹牛的专家中,有许多人,可能也因为这种激励,不断奋进,才有了昨天那超越时间的见识吧。

        他高中时就一直是第一名,以至于,自己都有些骄傲了。当然,这一切,随着他进入名牌大学,被同学们碾压。到了大学,同宿舍同班的同学们,大部分是从大中城市的著名高中毕业的,天生聪明,这一比,孙总就意识到,自己又成了一名笨人。

        既然如此,自己只能发挥自己的强项:拼。

        有的同学,家庭条件好,从小参加英语培训班,他们上了大学,只要过了雅思或者托福,就到国外名校读研。有的同学,社会关系广,见识自然高,到某国企当技术骨干没问题,有的同学还会进公务员队伍当干部。而孙总,出身背景是农民,没钱没权,根本无法指望这些。

        “从上大学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我没有可以依靠的人,只有一帮子家人,还得依靠我。怎么办?自强,努力,这是必须的。因为我退无退路,没资格与同学们比。跟你说个笑话,我第一次喝咖啡时,还是同学请我的。为了有资格跟他们一起喝咖啡,我努力了十年。我当时的梦想时,我的儿子,今后得像我的同学一样,有一个自然顺利的背景。我当时对挣钱的标准是:给父母在城里买得起大房,给老婆买得起好车,给孩子存一笔到国外读书的钱。当然,目前,这些早都实现了。”

        “从大学到博士毕业?”

        “对,十年,我十年后,终于与我当时本科的同学,拉平了阶层。我是划得来的,我用十年的功夫,完成了他们父母一生的努力效果,这个费效比,是不是很高?”

        一般人一生工作的时间,到儿子读大学时,起码用了二十几年,这还是非常优秀幸运并且非常聪明的人,才能够给孩子那种条件,他用十年完成,可见,最笨的路,也有可能是最好的捷径。

        当然,这种代价也很明显,就在于他的头发,以及他稍显苍老的面容。但是,他的健康状态还是比较好的,毕竟精神头很好。

        冬子问到:“你说的三天三夜没睡,是什么时候?”

        “读博士时,一个实验,数据总是有问题,那就反复做。为什么?因为导师给的报告时间已经很近了,我答应的时间快到了,我不能欠账。于是,就整天泡在实验室,找数据对结果,那三天,是靠喝浓茶支撑的,当时还买不起咖啡。”

        “买不起咖啡?”冬子觉得咖啡也不算太贵,速溶的,也就几十块一瓶。好一点的茶,就比它贵。

        “舍不得买呗。喝同学留下的茶叶,不花钱。况且,我当时的博士津贴除了买书与生活,偶尔还得挤一点出来,给父母。毕竟,当时父母年纪大了,身体总有些小毛病。”

        从冬子来说,他从来没感觉到,父母是自己的拖累。但在孙总的经历看来,他父母到最后,就是拖累他的负担。但即使是这样,他也尽力尽了自己的孝道,并且把给父母买大房子,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

        回想自己,基本没给父母做过任何有价值的事情,而父母给予了自己最好的教育与关爱,而今天的自己,却一事无成。人与人的差距,其实就在你努力的过程。天大的差距,都可以靠努力弥补,这是时代与社会给我们的机会,而教育,是这个机会上一个明明白白的大路。

        推动社会进步的,改变贫穷家庭际遇的,就是教育。从这个意义上讲,爹爹一个武大的高材生,如此安心尽职地做教书育人的工作,也是社会进步力量的中坚。

        “我三天三夜,偶尔同事到实验室,就给我带点饭菜过来,我就没离开过自己的工作台。当我把数据核定完毕,完成实验报告后,在回宿舍的路上,我第一次体验到,疲劳是什么感觉。”

        “就是没精神?”

        “没那么简单。我整个人不是没精神,仿佛还有些兴奋。但下楼时,总觉得水泥的楼梯是软的,走在路面上,路面也是软的。当我回到宿舍时,掏钥匙开门时,钥匙总是无法对准锁孔,搞了半天才打开它。最后,等我看到床时,精神一下子就垮了,我知道,我终于到家了。我一下子倒在床上,就立即睡着了,整整睡了一天一夜。等我醒来时,我发现,手机已经没有电了,我把它插入充电器时,发现了二十多个未接电话,当时打电话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我女朋友。”

        冬子好奇地问:“你们现在在一起吗?”

        “必须的。要知道,一个人最脆弱时,最关心你的人,你必须拿一生的精力去回报她。当时她已经工作了,是我们学校的,硕士毕业就到一个外企工作。要不是她的收入支撑,我哪有钱给我父母寄药费?我又穷又长得丑,如果不是她,我都觉得不会有女生喜欢上我,更何况,她是如此优秀的人?”

        这是一个爱情传奇,但冬子却不敢细问。这毕竟是人家的隐私,况且,自己的身份,还不足以跟孙总称兄道弟。

        孙总一边说一边走,两人走到城墙的箭楼处,听到下面有人在唱秦腔,他停下脚步听了一会,感叹到:“啥时候,能够过上这种生活啊。”

        “孙总,你这么成功的人,想过就过呗。你又不是怕下半生没生活费?”

        “不行啊,只要我有用,我就把自己用起来。哪一天没什么作用了,就唱戏喝茶,过点人的日子。”

        “不用吧,孙总,你工作何必那么较真呢?昨天一夜没睡,我觉得,没必要。”

        “这是我的习惯吧,如果昨天的工作没完成,我也睡不好。况且,我来实验这事,事关公司的未来发展。人家这么信任我,把这么重要的事要我来干,我如果辜负了人家的信任,我吃饭吃得香?更何况,厂里这么多人的就业与福利,靠什么?”

        冬子不太理解,他又不是董事长,怎么说话跟一个董事长总经理似的,好像公司是他的家。

        孙总没有看冬子的脸色,自顾自地说到:“一个人,被另一个人信任,就很了不起了。比如,一个好父亲,应该被自己的孩子信任。这种信任,能够维持几年就不错了。许多孩子,长大后,不仅不相信自己的父亲,甚至还反对他。那么,如果你能够得到几百几千人的信任,那是多么大的事业?如果你的努力,能够维持甚至改变几百几千人的幸福,那你是多么大的成功?”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啊,与今天精致的利已主义者相比,冬子仿佛看到一个理工男,最深沉的情怀,比所有诗歌与文艺作品,比楼下的秦腔,更伟大的情怀。有人把情怀党与工业党对立起来,目前在网络上吵得不可开交,与面前的孙总相比,那些人,都是闲得蛋疼。真正的情怀,在于这些踏实干事的,在这些给予普通人生活支撑的默默奉献的人。

        冬子记得鲁迅说过一段话,他没有刻苦背过书,但知道大概意思。中国从来不缺乏为国拼搏的,为法忘躯的。那些默默支撑中国前进的人,是真正的脊梁。而真正的猛士,是敢于直面人生的惨淡,还坚持着奋力前行的人。

        “你想想,我父亲也出去打过工,为我挣学费。要么是工厂效益不好,今天这家倒了,明天那家倒了。有时候,连工资都结不下来。我们公司,大量在车间工作的,不都是打工的吗?他们有工资按时拿,他们有福利或者资金,这是公司的发展。在这个发展中,我能够出一分力,是我的幸运。”

        冬子说到:“孙总,你这种精神境界太高了,值得我们学习。”这绝对不是恭维话,而是发自内心的。

        “不不不,为了值得信任的人,再怎么努力都不为过。你想,这些打工的,要养育的是整个家庭,为了孩子与父母,他们也在拼。我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的辛苦没有白费,就算是尽职了。我想起我父母,为了抢农忙,天不亮就起床,辛苦干活,收入微薄。但是,为了让我有更多时间读书,硬是不让我下地帮忙。这种精神,才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此时,冬子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他那辛苦可怜的父亲,没享过自己一天的福。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不是上班,就是晚上卖羊肉串。母亲下岗后,就在家里做羊肉串,根本不让冬子插手。冬子其实,当时根本就没努力学习,只是贪玩。

        父母这样做,是牺牲了多少个睡觉与美梦的时间啊。他们用自己的血汗与辛苦,帮冬子挣来了一栋房子,给了冬子一个衣食无忧的少年时代,甚至,为了维系爹爹一家的亲情,让冬子送肉送菜,目的,就是为了给冬子今后,找一个可靠的背景。而冬子,也确实享受了父母的余荫,如果没有爹爹一家,他恐怕要进牢房呆一段时间了。

        父母为我们而拼,但我们却软弱了。把这种硬汉精神传承保留下来的,就是一夜没睡,目前还精神抖擞的孙总。他的背影不是很高大,在但朝阳下,他的身后,总有一抹说不出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