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小说 - 炮台法师在线阅读 - 第七章 与虎谋皮(三)

第七章 与虎谋皮(三)

        肯斯特和格里克都是佣兵。

        佣兵杀人,无关道德,只在于利益。

        多疑和狡诈,不是恶习,而是美德!

        荒郊野外,距离白石堡不到数里的地方,先被活尸袭击,紧跟着就冒出来一个少年人,自称是白石堡内的附魔师,又是弗米亚的死敌,想要找他们寻求合作,这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无论这小子怎么舌灿莲花,利弊分析地如何透彻,都无法取得肯斯特的信任。

        在他看来,当前最保险的方法,就是杀了这小子,让他彻底闭嘴!

        当然,如果能得到罗兰给的城堡路线详图,那就更妙了。

        他觉得这并不难,罗兰不过是个少年,就算在白石堡呆了几年,性格沾染了一些弗米亚的狡诈和冷酷,但小小年纪,对人间险恶又能了解多少呢?

        他夸上几句,还不是一骗一个准?!

        他万没想到,对方竟然看透了他的想法,还直接说了出来。

        肯斯特吃了一惊,眼光微微闪烁了下,古井无波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涟漪。有那么一瞬间,肯斯特发觉自己竟然无法和眼前的少年对视。

        ‘这小子......倒是有点出人意料。’肯斯特暗想。

        不过,就算看穿了也无所谓,无非就是得不到城堡路线图而已。头脑有些小聪明的年轻人,他杀了不在少数,多杀一个也无所谓。

        一股杀意在他心中酝酿,他决定动手了。

        另一边,

        罗兰一看肯斯特的脸色阴晴不定,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对方随时都会动手取他性命,只要他一个应对不及,立即是暴尸荒野的下场。

        但他一点儿都不后悔,只要能摆脱弗米亚,任何风险他都愿意去冒。

        不等这个金发佣兵有所动作,罗兰疾声道:“弗米亚的宝藏,你不想要了吗?!”

        “嗯?”肯斯特眼波一闪,杀意微微一泄:“说下去。”

        佣兵不在乎杀人,但在乎宝藏!

        罗兰快速说道:“我知道,你无法信任我,我能理解这一点。但请给我一些时间,让我说完我想说的话。等我说完后,要杀还是要合作,任由你选择。”

        肯斯特沉默着,眼睛精光闪烁,如探照灯一般上下扫视着罗兰。

        罗兰已经彻底想明白了,相比受困白石堡,做卑贱的奴隶,那他宁愿为了自由而死。所以,想明白这点,他坚定和对方对视。

        许久,肯斯特开口:“我数10下,数完之后,你还没让我心动,那就只能抱歉了。10。。。。。。。。”

        暂时,他选择了合作,但只是短短10秒,这是看在所谓的宝藏的面子。

        罗兰只觉心跳如鼓:“我帮你们离开这个山谷,离开之后.......”

        “9。。。。。。”肯斯特脸上显出一丝不耐。

        罗兰立即改口:“我在白石堡5年,平均每三天就要制作一件附魔物品。五年下来,至少有500件!”

        “8。。。。。。。”肯斯特目光微闪,如果这小子说的是真的,白石堡里有500件附魔物品,那倒真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罗兰继续说道:“大量附魔物品不说,还有数不清的金币、宝石。其中最宝贵的,是一颗从落日山脉开采出来的龙血石。我曾经听弗米亚将这颗龙血石称为‘安菲纳兰多’。”

        安菲纳兰多,其实弗米亚并没有这玩意,他只是偶然提起这颗龙血石,而罗兰正好听见,默默记在了心里。

        肯斯特倒吸凉气,忍不住说道:“安菲纳兰多,落日十二宝石,鲜血王冠上最光彩夺目的明珠,无价之宝!你这话是真的?!”

        罗兰却摇了摇头。

        “你在戏弄我?”肯斯特用两根手指捏紧木棍,就将木棍捏的‘咯吱咯吱’直响,几要裂开。

        罗兰擦了下额头的冷汗,有一种在台风天气时站在悬崖绝壁的感觉:“我没见过多少世面,不知道这颗宝石是不是真品。但是,弗米亚拿出来欣赏的时候,我有幸见过一次,的确非常漂亮,光彩夺目,让人舍不得转开眼睛。”

        肯斯特脸色柔和了不少,手指轻轻敲打着木棍:“小伙子,你成功地让我心动了。你年纪虽小,但胆子却是少见的大。你这样的人,除非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否则绝不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险境。”

        罗兰心中喜悦:“你的意思是?”

        肯斯特彻底收起杀心,轻轻拍了拍罗兰的肩膀,笑道:“我们可以合作。你帮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我随后去找一队勇士回来对付弗米亚。等杀了弗米亚,你就指给我宝藏的位置。”

        罗兰用力点头:“好,我会告诉你离开白石堡的方法,但我不能保证一定成功,只能说是尽量降低风险,将不可能化为可能。”

        肯斯特呵呵一笑:“这我早就猜到了。你要真有安全离开白石堡的方法,早就自己用了,也犯不着来找我合作。”

        罗兰挠了挠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

        这时,不远处冒出了浓浓的黑烟,空气中飘来一股焦臭刺鼻的味道。

        战士格里克已经开始烧尸体了。

        罗兰神色一紧,加快语速:“时间不多,活尸被烧,弗米亚很快就会察觉这里的异常。你仔细听好,我最多说两遍。”

        “说吧。”肯斯特凝神听着。

        接下来,罗兰便将自己早就想好的出逃路线和盘托出。这路线,是他五年来日积月累的观察结果,细节周全详细,可操作性极高。

        他说的也非常详细,每一处关键都是仔细说明,对任何可能发生意外的地方,更是重点指出。

        任何一个人,只要他脑子正常,按着罗兰这份路线图操作,就有很大可能成功逃出白石堡。

        肯斯特认真听,听到自己不大明白的地方,就仔细询问,一直到完全搞明白为止。

        两人都是头脑出众的人,不过5分钟,就已经沟通完毕。

        战士格里克还没有回来,罗兰见还有时间,便加快语速补充道:“接下来,我说说一些关于弗米亚的信息。你要注意,这些信息是我日常观察而来。至于有没有价值,你要去找专业的施法者,进行仔细甄别判断。”

        肯斯特欣赏地看了眼罗兰,点了点头:“你说吧,我会仔细记下来。”

        “第一,弗米亚极有可能中了你们战友的诅咒术,且受伤不轻。正因为如此,我才在一开始询问是什么诅咒。”

        肯斯特立即说道:“是瓦兰森致死术,以横死时的强大怨念发出,杀伤力极大,如果目标是普通人,当场就能毙命。但当时,弗米亚看起来只是脸色稍白,其他并无异常。你是怎么发现他受伤不轻的?”

        罗兰叹口气:“因为在半个月时间,弗米亚接连使用了13个活人。这些活人被他使用后,就彻底消失了。我怀疑,他使用了某种活人献祭之类的法术,来恢复自己的生命活力。”

        “活人献祭?嘶~~如此邪恶的法术,的确是弗米亚的风格。还有吗?”肯斯特脸色有些白,显然,活人献祭这件事,并不如他表面表现得那么容易接受。

        “第二,弗米亚的食量非常大,且非常喜欢肉食。有一次,我见他吃了整整一只小羚羊,那玩意至少40斤重!基本上都吃干净,一天还要吃上三顿。但他看起来却并不强壮,我真不知道他吃的这么多东西都去哪里了。”

        肯斯特微微皱眉:“很诡异。弗米亚是施法者,施法者的食量普遍偏小,但弗米亚的食量.....让我这个武士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实在是不合常理。如果我们能出去,说不得要去生命女神雅缇纳的神殿走一趟了.......还有吗?”

        “第三,弗米亚奴役了一只独眼魔.......”

        肯斯特摆了摆手:“这一点我已经知道了,我也和那只独眼魔打过交道,有点棘手,但只要人手足够,对付他并不是难事。”

        “那就没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罗兰摊了摊手。

        肯斯特一手抱胸,一手拄着下巴,沉思片刻后,说道:“罗兰,我希望你说的宝藏的事是真的。要不然,就算我不杀你,那些发现被骗的佣兵也会要了你的性命。而且,佣兵们折磨人的手段都特别的残酷.......”

        罗兰微微一笑,他并不担心宝藏的事,弗米亚肯定是有钱的,或许没有他说的那么多,但也绝对不少。

        为了增加肯斯特的信心,罗兰补充了一句:“别忘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来找弗米亚的麻烦。这么多年来,怎么也得有三四百人了吧?这些人都是全副武装,精心准备。从他们身上剥下来的东西加起来,恐怕也是一笔相当丰厚的收入。”

        肯斯特眼睛猛地一亮,点头:“你说的不错!”

        他想起了之前的战友德伦萨斯,那个野法师有一根漂亮的法杖,据说价值6枚金克朗。现在那根法杖肯定就在弗米亚手里。

        想到这,肯斯特对罗兰伸出手掌:“愿幸运女神辛提眷顾!”

        罗兰愣了下,但很快明白过来,伸掌和肯斯特对拍了一记:“凡间的事交给我们凡人,剩下的就交给辛提女士。”

        肯斯特听得一怔,随即哈哈一笑,赞道:“说得好!”

        罗兰心中暗道:“看来这个世界有很多神明啊。短短交流,我就知道了生命女神雅缇纳,幸运女神辛提。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