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都市小说 - 福妻高照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却之不恭

第一百五十一章却之不恭

        “早点回来!不许喝酒!不许跟他们有任何接触!谁要敢碰你,你就、你就……”田多福搜肠刮肚脑中电光一闪:“……你就像昨天打醉汉那样狠狠的教训他们!”看着妹妹再三点头保证,这才转身离开。

        陈九等人来到,正好看见最后这一幕,柱子又笑着调侃:“跟我们出门你大哥都不放心,他是把你当成了包在襁褓里的小崽子啊,哈哈哈哈!”

        田如月忽然捡起地上的一粒小石子丢向他,正好砸进他大笑的嘴里。

        “呸呸呸。”柱子猛地低头朝地上吐了好几口吐沫,等他抬走要找田如月算账时却发现他们都走了!“喂喂喂!等等我!”追逐着他们的背影连忙赶上去。

        几个人一路走着去进城,半路上正好采花。

        田如月负责把他们各自采来的花折成一样的长度,再用一些绿色的野草搭配,用柱子手搓的绿色草绳扎在一起,做成了低配版的捧花。

        “呀!”柱子怪叫一声,“我们采的野花到了你的手里这么一弄,怎么会这么好看!”胳膊一伸突然搭在田如月的肩膀上戏谑的调侃:“你可真心灵手巧,还越长越好看,若是以后我找不到媳妇,咱俩勉强凑合怎么样?嘿嘿嘿……。”

        陈九看着柱子的手搭在田如月的肩膀上,微皱眉头感觉有些碍眼。明知道柱子只是嬉笑惯了并无恶意,可他这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不悦。

        “滚一边去。”田如月一掌推开了柱子,下巴一抬故作傲慢道:“就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跟你凑合肯定是我吃亏,要找,我也只会找卫晋。他是病秧子,好欺负,呵呵呵呵!”

        被推得差点摔跟头的柱子闻言不但不生气,反倒来了劲:“东家何等矜贵?你个穷小子可高攀不起。”忽然伸手一指陈九:“你嫌弃我,若是换成二师兄呢?”

        陈九一愣,瞥见田如月的目光开始认真打量自己,顿时有点不敢跟他对视。扭头对着柱子呵斥:“师娘还在病重,莫再要开玩笑,办正事要紧。”

        众人不敢在嬉闹,加快脚步进了城又去买了几盒有名的糕点,这才赶往赵府。

        守门的下人认识田如月跟陈九,见到他们到访立即领着他们去路大堂等候,他再去通报赵师傅。

        很快不但赵师傅来了,就连赵城也来了。不但收下了点心跟鲜花,还留他们吃午饭。

        在此期间,赵师傅把田如月单独叫到书房,一巴掌重重的拍在她的肩膀上:“为师的好徒儿!为师要重重的感谢你!”

        田如月疼的龇牙咧嘴:“您的感谢就是拍碎徒儿的肩膀吗?”看着赵师傅哈哈大笑,她断定师娘已经脱离了危险,他才会放开胸怀大笑。

        赵师傅不禁回忆起昨日的心情:“昨天你大哥带来你师娘的消息,可把为师吓坏了。幸好为师收了你这么个徒弟,你师娘这次才能化险为夷。只是为师心中存疑,你怎会懂得医理?”

        田如月摇头解释:“师傅高看徒儿了,徒儿哪懂什么医理,只是曾经见过一个游历四方的神医救治过高热不退的孩童。昨日得知师娘同样病重,这才放手一试,幸好师娘吉人自有天相。”

        赵师傅捋了捋胡须:“原来如此。”随即看着他露出欣慰的笑容:“你这孩子功成不居总是太过谦虚,你可知有时也该争一争。”

        争什么?田如月看着他脸上神神秘秘的笑容,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懂他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赵师傅见他不明白,想了想委婉的道:“你师娘没病之前曾今答应过要陪美娇游湖,如今她病了怕要失言。”

        田如月:“等师娘病好了再去就是。”

        赵师傅见他完全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叹了口气:“有时为师觉得你绝顶聪明,有时又觉得你愚蠢透顶。”

        田如月:“……天气已经转凉,游湖肯定会很冷,不如等到明年春暖花开再去。”想让她给赵美娇当免费的保镖?她才不上当!

        赵师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指向一侧的百宝架:“这上面全是为师这些年最喜爱的收藏,你看你喜欢哪一个,挑一个带走。”

        田如月眨眨眼:“师傅这么慷概,做徒弟的就却之不恭了。”

        “哈哈哈哈!”赵师傅高兴地大笑起来,他这一生喜欢跟直爽的人打交道,不喜欢弯弯绕绕,这个徒儿真的是太合他的心意了。

        见田如月已经走到百宝架前,迈步走过去站在她的身旁,指着那些藏品一一介绍它们的来历跟自己如何得来的经过。

        大部分都只适合摆在架子上欣赏,不适合随身携带,田如月看中了一枚碧绿色的玉璧,上边还雕刻着云纹。

        张师傅一边装入精美雕刻的木盒中,一边夸赞他的眼光好:“这枚玉璧可是为师我过生辰的时候东家送的……”

        什么?!病秧子送的!田如月没等他说完立马截住话头:“如此贵重我怎能收?还是换一个。”随手一指旁边一物:“就这个好了。”随便挑了一个体积最小最不起眼的,没想到鸿运到头,竟然是卫晋送的。

        赵师傅一看他指的东西乐了:“这是镇纸,你又不是读书人,要这个没用。”随即把盒子硬塞进田如月的怀中:“咱们师徒情谊比千金还重,岂是一块小小的玉璧能比的?收下!”

        “弟子却之不恭。”田如月只得收下。盒子很小衣袍却很大,拿在手中就被垂下的宽大衣袖遮盖。

        “午膳差不多也该备齐了,走。”赵师傅率先走出了门,田如月紧跟其后。

        用过午膳,赵师傅跟他们一块乘坐马车回到窑厂。

        正在干活的田多福得知消息立马前去确认,见到了一回来就抱着猫不停蹂躏的田如月。

        听见脚步声,田如月抬头看向来人,见到是田多福露出笑容:“哥,你来得正好,我今天得了一样好东西感觉跟你很配,送你。”把黑仔放到一旁,站起身拿起放在桌面上的盒子递过去给田多福。

        田多福一脸疑惑的接过盒子:“这里面什么东西?”

        田如月已经又坐回去继续疯狂的吸猫,忙里抽空道:“你自己打开看看不就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