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千之心在线阅读 - 65 麻烦和新的身份 1

65 麻烦和新的身份 1

        螳螂的残党?

        王一洋来不及多想,双腿试图挣脱。

        但对方力量极大,很明显不是普通学生。

        他一时半会根本挣脱不开。

        噗通。

        忽然又是一声重物落水声。

        王一洋正准备启用身上的生物芯片脉冲功能。便发现一双纤细的手臂从背后,将他慢慢托了起来。

        他绷紧的手臂微微放松下来,赶紧配合身后的人一起上浮。

        他不知道背后托着他的人是谁,但从手臂来看,那人似乎....

        噗!

        忽然一下隐蔽的破水声响开。

        王一洋下方,那个螳螂的假学生浑身一颤,一丝丝血水从她头发之间慢慢渗出。

        这假学生眼神一滞,手上的动作慢慢无力松开,整个人往下沉去,渐渐消失在深邃湖底。

        哗啦一下。

        苏小小托着王一洋浮上水面。

        冷天里,两人紧贴在一起,勉强相互保存了点温度。

        没了腿上的累赘,王一洋和苏小小很快从岸边上了岸。

        两人都是一身的湿漉漉,寒风一吹,浑身冰凉。

        “赶紧去换衣服!”王一洋没有理会周围其他人,拉着苏小小便迅速朝校门出冲去。

        至于岸边,刚刚和那个螳螂女生一起的男生,此时也莫名失踪不见。

        估计要么事逃了,要么是被抓走了。

        王一洋可是认得刚刚那螳螂女生被杀时的样子。那是典型的被钟蚕的飞针穿刺大脑后的样子。

        “有人落水了!快救人!!”这个时候周围人才反应过来,大声呼喝。

        等一些见义勇为的学生都围了上来,准备脱衣服救人时,王一洋和苏小小已经一口气跑到了校门外的一处钟点房酒店。

        拿出身份证迅速开了五个小时的钟点房,王一洋二话不说,拉着一脸懵逼的苏小小狂奔进去。

        “快!冲个热水澡,换衣服。”王一洋迅速道。

        “!!?”苏小小依旧懵逼。这是要...一起洗澡的节奏!?

        这发展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她还没准备好...

        “我的房间在隔壁。”王一洋后一句话说出来,顿时让苏小小松了口气。

        虽然她很喜欢帅哥,但发展太快了,会让对方觉得自己很容易上手,显得有点廉价。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好的,可是衣服....”

        “我电话让店员帮忙买。”王一洋迅速道。

        “.......”你怎么这么熟练...

        苏小小无言以对,呆呆的看着一身是水的王一洋冲出房间,然后很快,隔壁传来沉重关门声。

        她呆站在房间正中,一时半会脑海一片空白。

        “啊嘁!”她忽然打了个喷嚏。

        浑身冰凉的裙子紧贴在身上,让她更是感觉寒冷。

        “不行要感冒了!”苏小小赶紧冲进浴室,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衣服脱了开始洗澡。

        至于其他的,洗完裹上浴巾再说。

        隔壁房间。

        王一洋动作稳定的冲了个澡,裹上浴袍走到门口打开门。

        雷薇已经等在门前了,她手里拿着一叠女生和男士的衣服,她面色平静。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

        “老板,这是苏小姐和您的衣服,另外,刚刚那两个螳螂的刺客,一个被钟蚕击毙,另一个还在潜逃中,杰恩已经追过去了。”

        雷薇自从格文被解决后,自身也被催眠,便彻底下了决定,跟随王一洋,不再有二心。

        只是破镜难以重圆,覆水难收,如今的她自然不可能再作为王一洋身边的全能助理,顶多算是二级三级助理。

        只是看她的情绪状态,似乎反而对这种二三级层次的助理工作,更加安心。

        “苏小小的衣服送到隔壁去,之后让杰恩给我一个交代。”王一洋平静道。

        他虽然明处没有人保护,但暗地里可是安排了两个队伍进行护卫。

        足足二十人的隐蔽守护,居然还是有漏网之鱼。

        这群人都是饭桶吗?

        最后都差点逼得他动用生物芯片的应急手段了。

        这种应急手段虽然可以被动使用,也可以主动使用,但重点是它只有一次效果,属于一次性的消耗品,相当珍贵。

        如非必要,他绝不想要白白浪费这一次性的保命底牌。

        “明白了。”雷薇低头应道。

        房门重新关闭。

        王一洋拿起衣服,迅速换上。

        结果刚一拿出来,就发现内衣内裤怎么这么合适。

        “.......难不成有谁量过?”王一洋心情诡异。感觉杰恩和钟蚕嫌疑最大。

        当先心情就更糟了。

        换好衣服,王一洋走去敲开苏小小的门。两人一起出了酒店,去边上奶茶店点了两杯微烫的奶茶。

        美美的喝了一肚皮热奶茶,苏小小这才缓和过来。

        “真是想不到,我之前自学成才的水下救援技术,居然这么快就起效果了!”

        她才不会说是因为自己怕死,所以专门找过女子私教,手把手教导水下急救全套。

        “今天真的多亏你了。不然我可能真的有生命危险。”王一洋认真看着苏小小道谢。

        “哪里哪里,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心肠好。”苏小小嘴角有些忍不住弯钩起来。

        “还是得好好感谢你,你想玩什么,想吃什么,你说,我请!”王一洋爽快道。

        虽然就算没有苏小小他也能解决,但毕竟对方是不顾被一起拖下水的危险,马上跳了下来。

        冬天水冰,而一旦被溺水的人胡乱缠住,那时连她自己也会一起死。

        所以不管怎么说,他都承情了。

        “今天就算了,我还得回去搬家,之前的房子太贵了,换了个新的地方租。”苏小小越看王一洋越感觉满意,但她心头还是有点担心和顾虑。

        她想找的是不为物质条件所动摇的一生伴侣。

        于是她想了想,果断开始展露‘财力’。

        “最近又没找到工作,之前存下来的钱都不够用了....惨。”她轻轻叹息一声。

        “家里父母又老问我要钱,还有个弟弟成天游手好闲,动不动就找我支援。你说我一个乡下出来的普通大学生,才毕业能找到什么好工作?烦心。”

        她分享完刚编的故事,表情艰难的偷瞄了对面王一洋一眼。

        王一洋眉头微皱,安慰道:“没事,你算很好了,我们这些农村出来的也没说什么。

        我家以前是贵溪镇那边的,你知道的,那边比市区落后太多了。经济也不行,所以我刚来这边的时候,不也是一样到处找不到满意工作。

        不过没关系,我们还年轻,你看我,虽然现在只是个保安,但福利收入都能勉强撑下来。起码能在这个城市好好生活下来。”

        “你是贵溪镇那边的啊?”苏小小睁大眼睛。“听说那边的人喜欢习武,好像练拳的人蛮多。”

        “是啊。我家里条件你也知道,爸妈都是普通记者,以前又是从农村出来的。可以说,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了。”

        王一洋也开始装穷,毕竟要符合之前的人设。他现在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米斯特小保安。月薪最多七千,还没五险一金。还是全家的希望。

        这条件对于任何女生来说,都太过普通,甚至有些差了。

        也就是说,如果在这种条件下,还会喜欢他,那么就代表对方是真的喜欢他这个人了。

        王一洋毕竟也不想吸引那种为了钱和地位找上门的拜金女。

        两人坐在奶茶店,你一言我一句,一副你穷我更惨的交流。

        反而越聊越来劲,你说你惨,我觉得我更惨。

        到了最后,两人干脆攀比起谁更惨起来。

        苏小小神色淡然中,隐隐约约透出一丝缅怀,似乎在缅怀过去的艰辛。

        王一洋言语唏嘘间,不经意透出一丝丝悲凉。似乎在感叹现在生活的困苦,和看不到尽头的煎熬。

        编到最后,两人实在是连朋友的朋友的故事都凑进来了,周围亲戚好友,甚至同学老师同校生听到的传闻,都凑了进来。

        说得是口干舌燥,不分胜负,最后看时间越来越晚了,两人只能惺惺相惜,一起起身离了奶茶店。

        走出奶茶店,王一洋低头看了眼手机,眼里的一丝阴沉缓缓散去。

        杰恩已经抓到了那个螳螂的人,正在审讯逼供。周围也多安排了一些更尖端的设备仪器,用来随时监控他身旁安全。

        “给。”一旁的苏小小买了两串冰糖葫芦。拿了一串给王一洋。

        王一洋接过,发现是最便宜的三块钱一串的山楂葫芦,上边的山楂歪瓜裂枣,看起来卖相极差。

        苏小小趁机笑了笑。

        “怎么?看不起它这么便宜?不要觉得它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味道和那些好的没区别。”

        她感慨的露出一丝怀念之色。

        “记得我以前没钱的时候,家里穷,买什么都要精打细算,那时候我想吃冰糖葫芦,可贵的又舍不得买,就仔细研究了很久,发现这种看起来歪劣的葫芦,吃起来味道其实是一样的。”

        她叹了口气,其实是想起了以前小时候,家里困难时,父亲还在创业起步阶段。

        那时候她最大的幸福,就是每天十根冰糖葫芦。

        其中这种歪瓜裂枣的类型,就是她吃多了,慢慢发现其味道和完好的没什么不同,这才总结出来的。

        王一洋看到她略微有些真情流露,算是有点信了这个冰糖葫芦的事。

        之前苏小小嘴里胡扯的一堆,他其实听出来不少是编的,只不过当面不好说破。

        但现在这件事听起来似乎是真的。

        “你想多了,我也是农村吃苦长大的娃,没什么好嫌弃的。”他接过冰糖葫芦,笑了笑,和苏小小一边走,一边聊。

        两人沿着校外的小吃街,一路走一路吃过去,各种廉价的小吃都吃了个遍。

        到了晚上十点多,苏小小才满足的恋恋不舍坐上了回去的公交车。

        王一洋则同样坐上了回去的地铁。

        这一天的约会总算圆满成功。

        只是约会完结后,王一洋却还没休息的时间。

        之前国家安全局的事,以及螳螂的突然刺杀,都是需要警惕和善后。

        临到晚上,明天就是一号,也就是催眠师费恩的麻烦爆发的时间。

        王一洋之前做了很多准备,现在临近时间,反倒更加放松起来。

        培训班的上课,以及和苏小小的约会,都让他心境越发平和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