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其他小说 - 悍卒斩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六重天,圆满境

第四百九十二章 六重天,圆满境

        提到地府之行,张小卒仍心有余悸。

        鬼王拦路,鬼帝追杀。

        那可真真是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

        鬼瞳受损,至今都没有恢复过来。

        张小卒一直也未感受到它的存在,甚至开始怀疑它还在不在自己体内。

        不过地府之行亦有大惊喜。

        张小卒目光落在牛大娃脸上,点头笑道:“没错,那夜我确实随师父去地府逛了一圈,但差点没能回来。”

        “快讲来听听。”牛大娃好奇难耐道。

        “那夜家师带着我——”张小卒把地府之行绘声绘色地给三人讲了一遍。

        当三人听见张小卒说他们师徒二人被骷髅鬼王寻仇拦路,鬼瞳气息暴露,招来鬼帝的觊觎,被鬼帝追杀时,尽管知道二人最后安然无事,但还是禁不住屏住呼吸为二人捏一把汗。

        “狗日的!”

        牛大娃往嘴里灌了一口烈酒,不爽叫道:“终有一天我们的修为会登顶巅峰,到时候咱们去地府闹他个天翻地覆。”

        “你确实得去地府走一趟。”张小卒笑吟吟地看着牛大娃。

        “啥意思?”牛大娃不解道。

        “我和师父在地府酒馆喝酒时,遇到一个人,哦不,确切点说是遇到一个鬼,猜猜它是谁?”张小卒故意吊牛大娃的胃口,刚才讲述地府之行时,他没有细说这一段,故意留到最后给牛大娃一个惊喜。

        “我认识?”牛大娃好奇问道。

        “非常熟。”张小卒点头。

        “靠,不会是咱们柳家村的人吧?”牛大娃猛然激动起来。

        “正是。”张小卒笑。

        “快说,是谁?!”牛大娃闻言激动难耐地问道。

        “牛伯伯。”张小卒放慢语调,一字一句地告知牛大娃。

        “牛——伯伯?”牛大娃呼吸一窒,激动又忐忑地小声询问:“哪个牛伯伯?二伯、三伯,还是大——大伯?”

        牛耀家中兄弟三个,他排行老大。

        如果张小卒说牛二伯或是牛三伯,那指的是牛大娃的二叔或三叔,若张小卒说的是牛大伯,那就是指牛大娃的父亲。

        所以牛大娃问张小卒说的是哪个牛伯伯。

        “牛家大伯!”

        “你老子!”

        张小卒语气肯定地告知牛大娃答案。

        “他——他——”牛大娃得到明确答案,激动得脸颊充血,舌头打结,语无伦次,似有千言万语要说要问,可舌头不听使唤,千言万语堵在喉咙口,“他”了半天也没“他”出个所以然。

        张小卒讲道:“牛大伯三魂中有一魂为阴魂,具有极高的鬼修资质,被地府的一位大人看重,想留他在阴间。牛大伯答应了,放弃转世投胎。那位大人帮他重塑阴身,并传他鬼修功法。”

        “遗憾的是,人鬼殊途,我不敢和他讲太多阳间的事,怕影响他的修炼心境。”

        “不过我和牛大伯做了个约定,五年后咱们在那间酒馆见面。”

        “靠!”

        “这厮不信守承诺!”牛大娃突然瞪眼嚎叫道。

        “——”张小卒三人一脑门问号,不明白他抽什么疯。

        只听牛大娃气愤填膺道:“这厮不止一次向我娘承诺保证,要和我娘生生世世做夫妻,他——他竟然让我娘一个人投胎转世去了,你们说他是不是违背承诺?”

        “见到他后我非得好好问问他不可,为我娘讨个说法。”

        牛大娃嘴上愤愤难平,但眼里却噙着泪水。

        张小卒三人笑而不语,谁也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因为都知道牛大娃是以这些胡言乱语的话排解激动的情绪。

        “我爹他在那边过得还好吧?”心情平复下来后,牛大娃关心问道。

        “挺好的。”张小卒道。

        “那就好。”牛大娃咧嘴一笑,道:“就他那随遇而安的性格,想来到哪里都不会活得太差。”

        转而不解问道:“为何要等五年,今年不行吗?”

        “我也不知,是他提出来的,听其说话的语气似乎是有事,我没有细问。”张小卒回道。

        “嗯。”牛大娃点头道,“五年也好,五年后咱修为突飞猛进,进到地府不至于提心吊胆的,见到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也敢走近了聊几句。”

        周剑来笑道:“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大娃,你这五年任重道远啊。别到了地府牛大伯问你成家了没、生娃了没,你来个一问三摇头,然后被摁在地上一顿暴揍。哈哈——”

        “不至于。”牛大娃抽着嘴角道,不过想到他老子的暴脾气,还真说不准。

        “别担心。”张小卒拍拍牛大娃的肩膀,道:“我已经帮你在金仙子那里使了一把劲,你再使使劲,肯定能抱得美人归。”

        “你使什么劲了?”牛大娃困惑问道。

        “我给了她一滴圣血和一块双倍功效的玉佩,说是你一把鼻涕一把泪,拽着我的裤腿哭求了三天三夜才给她求到的。你不知道,她听了后感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靠!”

        “你个白痴!老子的伟岸形象都被你败坏了!”牛大娃没好气的骂道。

        “哈哈——”张小卒得意大笑,目光看向元泰平,道:“说到抱得美人归,就不得不问问咱们的四当家,是不是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回白云城了?我可听说了,你和大娃两人联手,设计坑杀了大牙五十万大军,超额完成任务。”

        “呵呵——”元泰平脸颊泛红,面带憨笑的挠挠头,道:“别乱说,二小姐答不答应还不一定呢。”

        牛大娃一巴掌拍在元泰平肩膀上,喝道:“要是秦家敢耍赖不认账,哥几个一定帮你讨一个说法。咱人是老实不错,但并不代表别人可以随便欺负。”

        “不至于,不至于。”元泰平连声道。

        周剑来微皱眉头道:“以秦二姑娘的品性,肯定不会不认账,但秦家其他人是什么态度,可真不好说。你的态度应当适当强硬一些,否则你会被秦家人吃得死死的。记住,幸福是自己争取的,不是别人赏赐的。”

        “嗯”元泰平点头道。

        “有我在,你们谁都无需为聘礼发愁,他们敢提咱们就敢给,无非就是多动几下手指头的事。”张小卒拍着胸脯,气焰嚣张地说道,不过赚钱对他来说确实是手到擒来的事,他有嚣张的资本。

        但想了想还是附加了句:“当然,前提是合情合理。”

        提到加持物件,张小卒朝三人招招手,道:“把你们的玉佩拿出来,我给你们重新加持一下。”

        三人闻言皆眼前一亮。

        他们已经尝到神魂强大的好处,虽然知道张小卒给他们加持的已经是最强功效,可还是抑不住幻想得到更强的神魂滋养力,让神魂以更快的速度变强。

        故而听见张小卒要给他们重新加持,皆惊喜不已。

        “你的修为达到几重天了?”牛大娃边把玉佩交给张小卒边好奇问道。

        “六重天,圆满境。”张小卒应声道,脸上露出苦笑,他已经卡在六重天圆满境两个月,不知道吃了多少元始金丹,可皆如石沉大海,没泛起一点浪花。

        张小卒隐隐猜测,他体内可能即将开启第五道战门,在这第五道战门开启前,他的修为恐怕难以再有提升。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给我们加持这块玉佩的时候是三重天境吧?”牛大娃问道。

        “没错,是三重天境。”张小卒点头道。

        “那修为提高了一倍,加持力量是不是也提高了一倍?”牛大娃目光灼灼,看着张小卒满含期待地问道。

        “是。”张小卒肯定点头,但马上接着说道:“先别高兴。”

        “为何?”牛大娃不解。

        “马上你就知道了。”张小卒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把牛大娃的玉佩摊在左掌掌心,右手剑指祭出道鬼二力,往玉佩上加持刻画起来。

        咔——

        一道清脆的炸裂声突然响起,牛大娃的玉佩在张小卒的手掌上碎成了十多块。

        而张小卒的养魂符只刻画到一半。

        “靠!”牛大娃心疼大叫,这块玉佩陪了他八个多月,已经养出感情了。

        “怎么回事?”周剑来诧异问道。

        “玉佩承受不住我的加持之力。”张小卒解释道,接着从怀里掏出他的水清玉佩,“自我晋升到六重天境后,我试了近百件上等玉器,只有这一块能承受得住我六重天境的加持之力。”

        “这块玉佩是你拜师那天,瞎伯送给你的见面礼吧?”周剑来道。

        “嗯”张小卒点头。

        “快给我感受一下你六重天境的加持力量。”牛大娃迫不及待地从张小卒手里抢过水清玉佩,握在手里片刻,突然龇圆了眼珠子,张嘴嚎叫道:“靠靠靠,我也要!必须要!”

        那浑厚的神魂滋养力,就像溪流一般自玉佩上涓涓流淌出来,让牛大娃甫一感受到就欲罢不能。

        张小卒从怀里掏出一块金黄色双鱼玉佩,递给牛大娃,说道:“这块是五重天境加持的,先凑合用吧。等找到好品质的玉器,再给你加持。”

        牛大娃恋恋不舍地把水清玉佩还给张小卒,这要不是瞎伯给的,有特别的纪念意义,牛大娃肯定二话不说揣自己怀里了。

        张小卒把水清玉佩揣进怀里,说道:“本来是想让鬼面把玉佩转交给你们,助你们提升修炼速度,但是玉佩若经他的手,我的秘密必定暴露,故思来想去,最终没敢冒险。”

        “不冒险是对的。”周剑来点头道,把手中玉佩递给张小卒,“试试我这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