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小说 - 鼠行诸天万界在线阅读 - 第190章 深不可测

第190章 深不可测

        摸索了一会,易白只能惊叹,这虚拟游戏真是逼真!

        背包上还有女警需要释放技能的夹子,狙击枪,弹射网,当然因为是一级的原因,只能用狙击枪进行普通射击。

        一旁选了锤石的玩家看着易白灵活极限的动作,非常开心。

        “哇,打我的胖三斤,你是不是很厉害的修行者啊,看来我们这把稳了!”

        易白随意地摆摆手,扛着狙击枪跟着辅助琴女,亦步亦趋走到线上。

        这琴女更是深不可测,有容乃大。

        “哎,打我的胖三斤,你的测试题目难不难啊,我的是真心难,整整看了一个月考试资料才通过的,当年高考我都没这么努力过!”

        易白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告诉他自己不需要考试,毕竟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到自己有多强,也不知道怎么考察他。

        “嗯,的确,这考试真难。”

        辅助‘要打ad除非我死了’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其他题目还好,那数学才是真的要命。”

        “这个世界上,女人也许会欺骗你,兄弟会背叛你,但数学不会!”

        “数学,不会就是不会。”

        看辅助痛苦的表情,易白笑呵呵地走到了下路对线区域。

        “啪!轰!”

        然后从一边的草丛里面冲出四个人把他秒掉了。

        易白:……

        虽然对面第一个技能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但是因为这具身体的基本素质,操作还是有上限的。

        看到易白直接送了一血,辅助脸色变了变,忍住脱口而出要上队友一家户口本的冲动,儒雅随和地安慰道:“没关系,对面太阴了,下路育。”

        易白从复活平台出来,开始提起所有的精神,万分警惕。

        安全到达线上。

        此时双方小兵也刚好在互相攻击。

        易白看了看这小兵,一个个很有机械感,只会根据设定的机制进行攻击,体型倒是挺大的,最大的小兵都有半人高。

        所有的普攻,释放技能都是自由操作机制。

        然后易白惊奇地现对面的ad打了几分钟,竟然一枪都没有打中小兵,看起来是一个很仁慈的对手。

        殊不知对面的辅助已经崩溃了:“哥哥,你信佛吗?”

        这样的对手,除了普攻不好躲外,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打的是哪里,和小兵基本没什么区别。

        不到五分钟,下路已经爆炸,一塔也被推掉了。

        以易白的意识,提前预判,对面根本就没有几个技能能中的。

        此时辅助终于笑呵呵地询问:“大佬,要奶吗?新鲜的,大补!”

        “大佬,买1o个眼够插不?”

        “大佬,下一局一起开黑啊?”

        ……

        在这游戏中倒是没有什么购买的限制,只要你有钱,想买啥都行,但是你要背的动。

        理论来说,这具身体的负重上限就是六件装备了。

        在走出复活平台的时候,看下商店前面卖东西的小贩,易白尝试地往哪个方向打了一枪,现名字没变红。

        很可惜,不然就可以直接抢劫了。

        十分钟后,情况变了。

        从一个辅助跪舔变成四个队友跪舔。

        “大佬,你用了外挂了吧?”

        “66666”

        “哥哥,我萝莉,音清体柔易推倒,带我。”

        ……

        又过了五分钟,在一波团战中,躲避了对面所有非指向性技能,并且能通过地面变化找到隐形刺客将其击杀。

        对面的中单‘天帝大人’:大佬,我跪了,我这个人直肠子,能不能给个好友位,带我飞,自带润滑油。

        然后聊天公屏下面是一片队友和对面的省略号。

        易白一阵反胃,差点自闭,一个个玩游戏都着魔了吗?哪里像他,游戏这是为了快乐而已。

        嗯,上分、虐人,队友的吹捧也是快乐的一种。

        突然,眼前一黑,随后就是一白。

        这是谁把他的虚拟头盔直接拽了,易白一下子怒气冲冲站起来:“谁?是谁?竟敢打扰老子玩游戏!”

        转过头,看到表情异常严肃的老妈。

        愣了下,易白的脸色立马多云转晴,讨好道:“哈哈哈,妈妈不是出去玩了吗?怎么到这来了,小地方,空气不好,快,我们回家。”

        易妈直接伸出手,将他的耳朵旋转一圈,骂道:“好你个易白,长能耐了啊,想要当我老子?来,来,来,今天老娘我不好好教训你,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和女人讲道理无疑是最蠢的本法,易白直接消散在原地,跑到门口,大声喊道:“妈,我去接妹妹放学了,今天晚上我要去吃好吃的。”

        易妈感觉手一送,儿子就没了,叹了一口气。

        儿子长本事,倒是好事,就是这性子让夫妻两个头疼,总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到现在也没见带个女朋友回来,什么时候才能抱孙子呢?

        到幼儿园去接妹妹荷花放学,顺便还带了一份礼物给她。

        一个精致的铃铛,小巧亮眼。

        荷花开心极了,一路上一直拨弄挂在腰间的铃铛,另一只手死死抱住易白的脖子,亲昵地将小小的脸蛋贴在他的脸上。

        到了家里,显然老妈已经不生气了,和老爸一起很开心地迎接他的回来,还烧了好几个他最爱吃的菜。

        羊鱼汤,毛豆烧鸡,红烧鲫鱼……

        易白拿出一瓶适合他们身体的果酒,乘着心情不错,正好家里人喝两杯。

        易妈开始还谦让的很,喝酒还扭扭捏捏的,不一会脸面通红,就站了起来。

        “来,儿子,干一杯!话说你什么给我带个儿媳妇回来?”

        易白和妈妈碰了一杯,自己家里人喝酒,不用讲什么规矩,就碰个杯感觉都很有意思。

        “这个吗?你儿子还小呢,现在一心修行,等哪一天我长生不死了,再考虑考虑吧。”

        “砰!”

        易爸猛拍了下桌子:“修行,修行,整天就知道修行,一年到头就在家几天。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就一个女儿,长生不死,做一个万年老王八有什么好。”

        易白沉吟了一会,将吓的一跳的妹妹抱在怀里:“老爸,你们急什么哦,要是感觉寂寞了,再生一个就是了,反正我家钱多,养得起!”

        易妈听的眼睛一亮,将手搭在易爸的肩膀上,满含深意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