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小说 - 鼠行诸天万界在线阅读 - 第185章 有酒喝,悲伤就追不上我!

第185章 有酒喝,悲伤就追不上我!

        南疆的十万大山给外人的印象一向是山高林密,瘴气丛生,甚至奇禽、怪兽、毒虫密布。

        到了南疆外围,李总督看着前方煞气冲天,黑云蔽日的密林,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就算离这么远,也让他隐隐作呕。

        犹豫了一会,李总督招招手,示意同行的人都过来。

        作为这次行动最富用的人,一路山的散财童子,其他人自然乖乖聚集过来,要是能活过这波靠上这位财神爷,以后在狐岐山也能过得舒服。

        咳嗽了两声,看一群曾经作恶多端的大恶人乖乖听自己说话,李总督笑道:“眼看就要目的地了,我们这次的主要目标就是探听这兽神的虚实,有效消息最多也就价值个一百贡献。”

        自信的眼神缓缓扫过众人,李总督继续说道:“这样好了,你们去探听消息,我在外面等着,到时候一条有效消息我给你们一千贡献。”

        众人纷纷骚动,其中一位连忙问道:“李大人,这贡献值是不可交易的,你怎么给我们呢?”

        李总督笑了笑:“那是你们这些犯人不可交易,到时候你们赎身了,我直接交易给你们,或者你们回去要买什么东西,直接帮你买就是。”

        又是一阵议论纷纷,钱财动人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拼了!

        还是刚才那位,继续代表众人说道:“李大人仗义,不过,兄弟们的命也是命,不知您能不能展现下你的实力!”

        “切。”

        李总督嗤笑一番,大方的亮出自己的贡献余额,众人一下子就围了上来。

        “个,十,百,哥,爸,祖宗!”

        “哇,李大人干脆叫李财神算了!”

        “是啊,李大人敞亮!不过这么多贡献,你怎么还被配到这里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李总督脸色瞬间就不好看起来,不就是烧了鼠仙送给山主的礼物吗?还说什么自由平等呢,小气的很。

        众人看大佬脸色不好,立马识趣地不说话,和李总督签订一份契约之后,便往密林冲了进去。

        大家都是杀人盈野的修行者,自然不会怕这些瘴气毒虫,都认为这次活动只要小心点,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个李总督还真是人傻钱多。

        躺在一个摇椅上面,旁边从附近的村子找的两个六八芳华的妇女服侍,再炒上两个小菜,喝着农村家酿的果酒。

        李总督觉得这日子过得还行,有钱就是那么快乐!

        “就算把山主的房子烧了又怎么样呢?有酒喝,有女人陪,悲伤就追不上我,哈哈哈!”

        吃了几颗花生米,李总督觉得这外面的世界比狐岐山快乐多了,只要有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在狐岐山虽然安全,但是束缚就多了许多,这不许,那不许的。

        还什么自由,平等,老子那么多钱不花,留给儿子败家吗?

        “轰,轰!”

        突然前方的密林出现一阵阵打斗声,不一会就停了下来,血腥味却是越浓了。

        李总督拿酒的手有点颤抖,示意旁边的侍女给他夹点花生米。

        等了一会,一个兽爪伸到他的面前,一把捏住他的脖子。

        “砰!”

        酒杯掉到了地上,跌的粉碎,李总督心若死灰,悲伤追上他了。

        “饕餮大人,这边还有一个臭人类的探子。”

        “吼”

        突然响起怪声,轻细低沉,从李总督身后出,片刻之后,一个狰狞之极的怪头从他背后,缓缓探了出来。

        说不清楚这个怪头究竟是什么怪物,但粗若铜铃大小的四只眼睛,上下两对分列脸侧,六只锋利獠牙从大口中露在外头,有口涎从其上不停滴下。

        灰黑色的皮肤上,满是一粒粒粗硬的疙瘩,便是人间传说最凶恶的鬼魂,只怕也没有这只怪兽如此丑陋狰狞。

        李总督倒吸一口冷气,心里立马把整个狐岐山上下骂了个遍,为什么可以长的这么丑,这也太吓人了。

        “说,是谁拍你来的?”

        李总督犹豫了一会,一般情况下魔道都是拿到消息后,就把人给杀了的,自己一定要坚决不屈,坚持到最后,鼠仙会来救我的。

        “哼,我堂堂狐岐山高级管事,你想要知道这次来了那些人,来做什么,我都不会告诉你的!”

        说完,李总督暗暗心慌,我已经把自己的价值交代的这么清楚了,总该花点时间审问我吧。

        “吼”

        只听那怪兽一声大吼,然后后面的兽人一声冷哼。

        “原来是狐岐山来的,怪不到这么嘴硬,其他人怎么审问都一句话不说,大人,这个也别浪费时间了,送下去给兄弟们乐呵乐呵,然后吃了吧。”

        “吼”

        “遵命!”

        说完就准备把李总督拖走。

        “等等!”

        李总督甩开兽人的爪子,弹一弹身上的灰尘,大义凛然地挺起胸膛,骄傲地说道:“我说,你要知道什么,我都说!”

        饕餮和几个兽人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人类还真是复杂。

        “报告山主,前去刺探南疆的逃犯,全部死亡,无一生还!唯有李总督因为情节较轻,没有灵魂禁制,情况未知。”

        碧瑶有点头疼,前去刺探的都是高手,竟然一个都没回来,只能上报大王了。

        郁闷的是大王正在关键修行中,上次去骚扰被打的地方,现在还隐隐作疼,难道现在还去?

        犹豫了一会,再加上不知哪里来的期待感,碧瑶挥退手下,拿着情报小心翼翼地向山上走去,偷偷在一块巨石后面观察。

        山顶巨大的平台中央,一位黑衣男子背对着他,负手而立,一头墨黑色的头搭在消瘦的肩膀上。

        周边不时有剧烈的灵力变化,山顶上的环境也是变化万千,雷霆万千,水流火起,风起云涌。

        上次碧瑶没注意被卷进去了,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地躺在易白的怀里,很充实,很温暖。

        没有犹豫,碧瑶大声喊一句:“大王,有要紧事!”

        然后就准备冲进去。

        “砰!”

        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碧瑶捂着额头,蹲到了地上,眼睛一下子就黑了下来,半天没能起来。

        等她眼泪汪汪地抬起头,便对上易白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瞬间炸毛。

        大声吼道:“墨玉,你不相信我,为什么还布置结界!”

        易白摇摇头,小傻子,他的境界与日俱增,要是再冲进来,估计施救都来不及。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