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小说 - 鼠行诸天万界在线阅读 - 第69章 牡丹芳主

第69章 牡丹芳主

        又是许久没有回到族地,易白一回来,那些长老们终于可以喘口气。

        有绝顶战力坐镇族群,他们做什么,压力都少了许多。

        “报告族长,花界长芳主在外求见。”

        易白在躺椅上伸了个懒腰,挥手示意几个服侍的小辈们退下。

        “让她进来吧。”

        牡丹芳主在六界也是出了名的美人,易白倒是很好奇,她此来何为。

        看到走近会客厅的长芳主,一身简单的粉红衣裙,白玉般地脸上随意贴了几朵小花,杏面桃腮,真是一位绝代佳人。

        最关键有一股成熟的韵味,一举一动都是风情,和美人说话总是能让鼠心情愉快。

        “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何事劳的长芳主大驾。”

        长芳主看了眼易白,轻轻道:“我花界与鼠族关系也算莫逆,前几日,一只飞鸟擅闯我花界,掳走一位精灵,至今下落不明,我去鸟族讨个说法,结果被那穗禾不分青红皂白打伤。”

        扫了眼长芳主的丹唇皓齿,易白摸了下巴,沉吟了一会。

        “这个和我鼠族有什么关系?”

        长芳主负手而立,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吾界虽然一向与世无争,但也容不得外族欺侮[qīwǔ],我已决定断绝鸟族吃食,而鼠族和我花界也算是合作已久,我希望你鼠族和我花界共同进退。”

        “若墨玉族长同意,我花界几种不对外出售的作物种子,可以作为礼物相送。”

        易白感觉有点好笑,这花界还真是高傲,不过也有傲气的理由,花界多出仙子,各族都有不少花界的女婿,据传当今天帝当年也倾心于先花神。

        包括水神也有意无意庇护花界,这些年花界仙子们越发高傲了。

        不过她花界有那么多大能照看,怎么任性都无所谓,鼠族可就他自己一个独苗苗,做任何决定都是如履薄冰。

        断绝吃食,这是让鸟族绝后啊,最后肯定是仇深似海。

        易白连忙摇头:“长芳主说笑了,你花界就算是天帝怪罪也能扛下来,我鼠族可扛不住。”

        长芳主脸色沉了下来:“好,那就不叨扰了,告辞。”

        易白有点头疼,这花界被捧的太久了,一个个脾气比石头还硬,场面话都不想说。

        “长芳主,我鼠族成员遍布六界,也许可以查到那精灵的位置。”

        牡丹长芳主眉头一缓,脸色好看了许多,明亮的眼眸如水般注视着易白,一挥手拿出几个盒子:“那就麻烦族长,这些种子算是谢礼,真要查到锦觅的下落,往族长周知。”

        随后将锦觅的详细资料和易白说了一下,便匆匆告辞。

        易白确认长芳主走了后,很是困惑,区区一个花界葡萄精,怎能让花界付出如此代价,看来那锦觅身份不简单。

        对了,锦觅不是被旭凤带上天的那个,看来又能敲诈一笔了,易白连忙发消息给旭凤。

        “旭凤,那锦觅在花界身份尊贵,我可是亲眼看见你把她掳去了,快给封口费。”

        “滚。”

        过河拆桥,吩咐侍女们准备点好吃的,易白随手将玉简扔到一边继续躺着感悟水系规则。

        大道幽微,每每有一点感悟,对这个世界就更了解一份,对万事万物又多了一分感动。

        “咚咚咚。”

        挥手打开门,白玉扔给易白一只兔子,说道:“月娇让我给你的。”

        说完就走了。

        易白看到这肥美的兔子,想起老家的各种吃法,红烧兔肉,炖兔肉,烧兔子,焖兔肉,麻辣兔肉,兔肉萝卜煲,萝卜烧兔肉,兔肉汤,姜葱辣子爆兔肉,飘香兔子腿,宫廷兔肉,小炒香辣兔肉……

        感觉口水都留下来了,还是这小白虎深懂我心。

        过了不少时间,月娇发来信息:“兔子收到了吧,族中让我去出个任务,墨玉哥哥先帮我照看两天,你给它喂点菜叶就行。”

        喂点菜叶???

        易白望着桌子上的几盘厨房刚做好的美味,陷入了沉思。

        几天后,易白正躺在房顶,喝着美酒静静看着星空。

        小白虎一个飞扑,跳到易白的怀里面。

        “噗。”

        月娇满不在乎用爪子抹去脸上的酒水,蹭了蹭:“兔子呢?菜叶喂了吧。”

        “嗯,在厨房,我给你留了点,兔子很坚强,杀得时候一声都没叫!”

        月娇眼睛马上红了。

        易白:“哈哈哈,骗你的。”

        月娇轻轻用爪子拍了下易白的胸口:“讨厌”

        “咔嚓。”

        易白用法力小心护住快要倒塌的房子:“杀得时候叫的老惨了,哪可能没叫。”

        月娇面色彻底沉了下来,虎脸很是严肃,趴在易白的胸口,静静凝视着他。

        天昏地暗,易白感觉情况可能有点不对经,连忙脸上堆起笑容,抱住白虎,轻柔地为她整理毛发。

        月娇舒服地眼睛快要眯了起来,随后努力睁大双眼,瞪着易白:“本虎警告你,在我生气地时候,不要和我嬉皮笑脸的。”

        “因为,你一笑,我就会跟着一起笑,那我会很尴尬。”

        易白连忙收起笑容,忧愁的看着天上的星河,拿起酒壶,吨吨吨吨吨……

        长发如墨散落在黑衣上,只稍微用一条白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全身散发着跟他的剑一样,孤独、寂寞的气质。

        月娇感觉心疼了一下,安慰自己,毕竟也算是自己的妖仆,平常照顾的也还不错,不就一只月宫送的兔子吗,大不了再要一只便是。

        虎脑蹭了蹭,便安心趴在易白的胸口,眯起眼睛,不一会就打起呼来。

        “呼噜噜,呼呼……”

        易白瞥了眼,摸了摸她白雪般地皮毛,突然有点思念起紫魅来,以前可都是她帮自己梳理毛发的。

        第二天,小白虎便又开心起来,去找她的好闺蜜玩游戏去了,年轻人真好,睡一觉什么忧愁都没有了。

        好久没上天了,易白听说本来天后正准备问罪润玉,旭凤出现一番解释,将润玉救了出来。

        更因为旭凤一人吓退十万魔军,天后借此要求天帝立下储君,结果被旭凤拒绝了。

        易白看到这消息有点懵,这旭凤是机智呢,还是蠢呢?

        机智是因为天帝估计还有很长时间才可能退位,旭凤当了储君,高处不胜寒,天界的各种规矩把他限制的死死的,还不如当个战神舒服。

        蠢的是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当上储君就掌握了大义,鸟族万千战士辛辛苦苦帮忙打下来的战功就这么轻易拒绝了,让他们怎么想呢。

        这天界的尔虞我诈,真是让易白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