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小说 - 鼠行诸天万界在线阅读 - 第15章 回归

第15章 回归

        打了一段时间,易白就被锤的气喘吁吁,战斗经验还是太少。

        朱无视作为目前真正的天下第一强者果然名不虚传,易白被打的找不着北,辛亏他以防意外,打之前把防御强化到了1000点,倒是没有受伤。

        让易白郁闷的是,他往常无往不利的爪子根本破不了朱无视身体表面的先天罡气。

        果然生物达到先天的境界就已经超脱凡人,进入超凡的领域,易白的防御1000点也算是进入另类的肉身超凡。

        再次被打飞到地上,易白晃晃头。

        “马德,撞的头晕。”

        易白扫视战场发现正德已经消失不见,便放心了。

        曹正淳也算是天下有数的高手,自己把朱无视拦住,几个高手再加上那么多人保护正德还是挺轻松的。

        看到朱无视正准备痛打落地鼠,一个跳跃,易白跑到房顶,连忙摆摆爪子。

        “不打了,不打了,算你厉害!”

        朱无视这时候才有空环视战场,发现自己已经被数千身穿重甲的兵马包围,周围从房顶到地面更是有数千火枪手对着自己,不远处甚至有不少镇国府新发明的火炮。

        曹正淳站在军队的前面,脸上笑成了菊花,伸出兰花指,发出一阵令人发寒的娘炮声音。

        “给我开炮!!”

        这个时候飞到空中,无处接借力是找死,只能硬接。

        朱无视使出先天罡气罩住自己,眼睁睁看着无数炮弹,子弹打向自己。

        “不!我才是真命天子!”

        连续打了好一会,子弹乱飞,炮火连天,朱无视刚才呆的地方只能看到一片迷雾。

        防止朱无视冲过来,正德依然在重重保护之中,易白则跑到他的肩膀上美滋滋拿出一只鹅腿啃。

        过了一个时辰,烟雾散去,好几个死士过去把已经奄奄一息的朱无视抬了过来。

        易白啧啧惊叹:“真是厉害,这么强的火力下还能活着。这么高的武功,要是他直接把皇帝给暗杀了,老照你也没有子嗣,他不就顺利成章的继承皇位了吗?”

        ......

        周围的人偏过头,当作没听见。

        正德皇帝朱厚照咳嗽了一声:“老墨,皇叔还是很仁义的,就是一时想不开而已!”

        说完便转过头看着朱无视道:“来人把皇叔抬下去好生救治,等病好了就送到广西桂林,那里山明水秀,四季如春,冬天也不会下雪,皇叔在那里养病再好不过了!”

        “是!”

        朱无视嘴角开始漫血。

        “慢着!”

        曹正淳走上前在朱无视身上连点十几下,回身拜见正德道:“老奴将神侯的经脉疏通,以后可以安心做一个逍遥王爷了!”

        正德皇帝点点头,明白了。

        易白看的是目瞪口呆,疏通筋脉?丹田被废,经脉全断,就算是神仙估计也没法练功了!

        这时候几个东厂的番子过来,走到曹正淳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以易白的耳力自然听的清清楚楚。

        原来,上官海棠等人趁着皇宫打乱,跑去天牢把归海一刀给劫狱了。

        “又被海棠耍了一道!”

        易白眼睛一转。

        “老厚,我出去玩玩,再见!”

        几个跳跃,易白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正德皇帝摇摇头,自己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真羡慕老墨这逍遥的样子啊!

        ……

        京都外一百里一处小道,成是非疯狂赶着马车跑路。

        “呼!跑了差不多有一百多里,这下那只老鼠一时找不到我们了,先歇歇吧!”

        上官海棠语气坚定道:“不行,我还是感觉心中有点慌,快赶路,要是累了就来马车里面休息一会,换我来赶车。我们争取一刻不停,不眠不休赶到海边,然后直接乘船离开大明!”

        马车里面,上官海棠抱着重伤的归海一刀,眼神迷茫,到了异国他乡,以他们的武功生活倒是很轻松,但是其他的事情就麻烦了。

        最简单的是生孩子就是一个鬼门关,哪里像在大明,现在有专门的妇科医院,生孩子的难度安全性高了许多。

        “啧啧啧,堂堂郡主、郡马,当朝皇帝的亲妹妹和亲妹夫竟然帮助一个死刑犯越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听到这噩梦般的声音,成是非和云罗郡主手脚开始控制不住的发抖。

        云罗郡主一下子躲在成是非的后面,探头探脑的观察!

        成是非嘴唇开始发抖,紧张之际,声音带着哭腔。

        “海棠,我们投降吧!呜呜呜,太难了!”

        说着,说着,成是非和云罗郡主两个人就抱在一起,大哭起来。

        上官海棠叹了口气,将一刀放好,走出马车。

        以她对墨玉的了解,不是那种话多的鼠,既然墨玉没有直接出手,说明没有杀意。

        以前搞他们只是为了报复义父,如今义父怕已经是失败了,他们又没有什么得罪墨玉的地方,还有活命的机会。

        黑影一闪,易白跳到马头上面,曾经是那么的风华绝代,钟灵毓秀,如今却是憔悴了许多。

        “哎,海棠,你清瘦了!”

        说完,眉头一皱对着抱着痛苦的成是非二人说道:“你们两个要哭就滚远点,吵得狠!”

        成是非和云罗郡主瞬间哽住,云罗郡主顺便把眼泪鼻涕在成是非的衣服上擦擦。

        马车里面的归海一刀努力爬出来,声音虚弱,面色苍白无力。

        “一人做事一人当,放他们走,我愿意束手就擒!”

        上官海棠翻了个白眼,将归海一刀塞回去。

        易白哈哈大笑:“江湖路远,我只是来为你们送行的,别把自己给吓坏了。海棠也算是对我有授业之恩,回去我就把你们的通缉令去掉,你们就在中原好好生活吧!”

        听到这里上官海棠终于露出清丽的笑容,拱手抱拳:“墨玉兄仁义无双,以前的事算是海棠对不起你,以后但有所求,我和一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成是非和云罗郡主连忙点头:“我们也是,我们也是!”

        “嗯,江湖再见,一刀的身体要好好调养,以后就别那么傻,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

        看着马车缓缓离开,易白转过身,背着爪子人模人样地站直了身躯,叹了口气。

        “明明说再见,却再也不见,海棠姑娘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