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小说 - 鼠行诸天万界在线阅读 - 第11章 杀机

第11章 杀机

        早晨,太阳初升。

        魂龄:26;

        攻击:400

        敏捷:500

        防御:500

        体质:389

        能量点:10050.06

        寿命:10年1天;

        吃:50级;

        打洞:50级;

        追踪:50级;

        移形换位:20级;

        千变万化:1级;

        金刚不坏:10级;

        储物空间:2*2*2立方米。

        对一个宅鼠来说,最大的快乐就是每天吃喝玩乐拉撒睡,无忧无虑。

        上官海棠看着这只欢快地傻鼠,目光透露出一丝忧愁,慢慢走到易白的面前。

        “墨玉兄,义父有令,让我带你回护龙山庄,可能有任务!”

        易白把最后一个孔雀爪子吃完,擦擦嘴,擦擦爪子,一个跳跃跑到上官海棠的肩膀上。

        “出发!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

        护龙山庄,议事大殿。

        易白还是第一次来这,有一个绝世高手在这里坐镇,信奉苟命要紧的易白可没有兴趣来这里找不痛快。

        议事大殿庄严肃穆,各种珍奇装饰看的易白是啧啧称奇,暗暗发誓,等回去了,自己也搞一个又大又好看的房子住。

        炎黄子孙对于房子和土地的热爱,已经深深刻印到了灵魂之中。

        大殿里面,好几十个台阶上面一个奢华的椅子,朱无视正坐在上面一脸严肃地批阅公文。

        上官海棠首先拱手:“拜见义父!”

        易白对大金主自然客客气气,双爪抬起,人模人样。

        “拜见神侯!”

        虽然情报上面已经说的很清楚,但是朱无视内心还是相当的震惊。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这是我大明又到了改朝换代的契机?

        朱无视挥挥手让下人抬来两个椅子,淡淡地说道:“做吧,这次让你们回来是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办!”

        神侯赐座,自然要给面子,易白只好从上官海棠的肩膀跳到椅子上面。

        “墨玉!”

        易白正准备听朱无视要说什么。

        突然,喀喀两声。

        他的椅子变成一个笼子,把它给关闭了起来。

        上官海棠满脸震惊,快速走到易白的面前,查探了一番松了一口气。

        “义父,这是什么意思?”

        朱无视深深地看了上官海棠一眼,冷哼了一声:“你可知道这个孽畜干了什么?”

        “唆使万三千来我这换取吸功大法,我本以为万三千只是玩玩,哪知道他花了几千万两银子硬是成为不下于我的绝世高手!”

        “要不是我收到万三千要把大部分产业转移到海外的消息,我还不知道万三千武功这么高!”

        上官海棠心中疑惑,为什么义父会有吸功大法这门邪功。

        “义父,墨玉兄弟只是贪玩而已,再说了也不能听信万三千一面之词,海棠希望能当面对峙!”

        “哼,此等两面三刀的商人还留着干嘛?已经被我毙了!”

        海棠眉头一皱。

        “义父,这是不是不合规矩?”

        朱无视冷冷地看了上官海棠一眼:“规矩?要不是护龙山庄,万三千能有这么大产业?我们只是拿回自己地东西!”

        朱无视的内心开始愤怒,小时候上官海棠满门被灭,自己救了她帮她报仇之后,上官海棠一直对自己敬为天人,如今竟敢质疑我,一定是这只孽畜唆使的。

        海棠从未看过义父这么冰冷的眼神,头低了下来。

        “海棠明白,义父准备怎么处理墨玉兄弟?他的能力对我护龙山庄作用很大!”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自然是毙了!”

        听到这里易白坐不住了,慢慢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喀,喀,啊...真舒服!”

        “夺人家产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一个王爷要那么多钱干嘛?怕是想造反吧!”

        “真有意思,还想毙了我!”

        说完,易白伸出爪子,随手一划就在笼子底下掏了一个洞,跳入地下消失不见。

        “老杂毛,爷爷就和你好好玩玩!”

        老杂毛...老杂毛...声音回荡在议事大殿。

        听到这,上官海棠眼中闪过莫名的神色。

        看到易白随爪就划开自己费尽心思用天外陨铁打造的笼子,神侯愣了一下错过最后抓捕的时机。

        虽然神侯也不能担保自己一定能抵挡住这样锋利的爪子。

        平白无故把这样的盟友变为敌人,一阵悔意涌上朱无视的心头,转过身对着上官海棠斥道:“为什么情报上没有说这头孽畜爪子这么锋利?”

        上官海棠正在患得患失,好不容易有一个能说得来话的朋友,如今却变为敌人,造成这个情况的还是自己如师如父的义父。

        关键的是,义父还是那个忠君爱国,体恤民情的圣人吗?

        长叹一声:“禀报义父,墨玉兄弟只有打听情报的时候才会独自出行,平常只有吃喝玩乐,海棠也没想到它的爪子竟这么锋利?”

        “护龙山庄有如此大敌,以后我等怕是要寝食难安了!”

        朱无视看着被轻易损坏的笼子,沉吟不语。

        等了一会叹道:“百密一疏,海棠如果有机会再见到墨玉,替我说一声抱歉,护龙山庄愿意既往不咎,并且禀报皇上册封它为“天下第一鼠”,封侯赐爵也是可以商量!”

        上官海棠皱眉道:“以我对墨玉兄弟的了解,此事怕是难了,如今最怕的是,他一气之下跑到曹正淳那里!”

        “静观其变!”

        “那,义父,我本以为你召我们回来是为了找素心姑娘,如今......”

        朱无视拜拜手:“已经有了消息,正好无事,你便随我走一趟!”

        “是!”

        ……

        从地底逃出来,易白摇摇头,没想到万三千这样一个精明的商人也栽了。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去皇宫蹭吃蹭喝,我看你这个老杂毛能奈我何!”

        毕竟去过东厂不少次,轻车熟路,易白很容易就摸到东厂督主曹正淳的房间。

        从地底下毫不掩饰地冒出来。

        此时还在正午,阳气最盛之时,勤奋的曹督主正在修炼天罡童子功。

        作为当代最强的高手之一,感觉到地下的动静,他便醒了过来。

        看到曹督主正摆出防御的架势,注视自己,易白站起身背着爪子,人模人样的说道:“曹公公,本鼠想和你谈一笔交易!”

        从万千太监中脱颖而出混到太监巅峰的曹督主,虽然惊异于一只老鼠会说话,表面上还是不动神色,露出妩媚的笑容,伸出兰花指轻笑道:“哦,呵呵,那我倒要听听,天下第一庄的神鼠有什么高见了!”

        以此时易白的实力,自认为一心想跑的话,天下没有人能留住他。唯一不好的是,无法修行内功,对付这些绝代强者,不好近身。

        再加上自身的防御高,很容易就被打球一样,打的多远。很烦恼,什么时候才能修行啊!

        想要让朱无视痛苦,自然是把他奋斗一生的基业给毁掉!易白眼中露出一丝玩味:“曹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