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修真小说 - 自九叔世界不朽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运气爆棚的一天

第五十三章 运气爆棚的一天

        不会吧!

        虽然很不想承认,可王禹合计一下以后他的直觉明确的告诉他。

        那多出来的四丝阴德,肯定跟他刚刚用《灵宝度人经》超度那批死鬼有关。

        你看。

        他超度了四十一个死鬼,阴德上就四舍五入给了他四丝,这个说法是不是很合乎逻辑?

        看着满屏的加号,王禹内心一度很是无语。

        我尼玛,这是弄啥嘞!

        这四点阴德要是不给还好,给了,王禹的心更加的堵了。

        他这趟到最后是真的抱着亏本的心态做事的,这下好了,心态没了,还要面对自己损失大发了这个事实。

        杀白衣女鬼一家对王禹来说真不是个事。

        四道耀金雷,总计捏手印时间四十秒,放一点,就当有技能延迟用了一分钟。

        这是王禹干掉四十一只鬼所需要用的时间。

        这场超度,时间总计花了半个时辰,即一个小时。

        也就是说他目前花了六十倍的时间,才做到了同样的效果。

        而王禹的收入,也就是他所能得到的阴德丝。

        从干掉一窝鬼的四十一丝,变成四舍五入的四丝。

        六十倍的精力投入,十倍以上的利润缩水,看着那属性版面上那多出来了的四丝阴德。

        心里堵的发慌的王禹咬牙切齿的对自己说了一句话:要记住非著名哲学家王境泽同志定义出的无解定律——真香。

        勉强以真香定律安慰好自己以后,王禹这才把精力放到大厅内。

        看着偷偷摸摸向大厅大门爬去的茅山明,王禹有些不忍心:你们这些人就会看个热闹。

        没看到这地上还有一个被众鬼摩擦的快要咽气的人,等着你们施以援手搭救他吗?

        心肠忽然变好的王禹为了乐于助人,立马起身走到茅山明身旁,帮他把身上的负担——两把装有小鬼的黄纸伞拿了下来。

        伸手掏进小的黄纸伞里,将那些谭百万贴到小宝额头上的阿都物都拿出来以后,自觉给茅山明已经减完负的他又将黄纸伞还了回去。

        “道兄,虽然你养鬼、你骗钱、你还喜欢装神弄鬼,但我心里知道你是一个有自己坚持的人。

        加油,努力爬出去,坚持不被谭家人打死,然后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呀!”

        用腿拍拍茅山明的肩膀以示鼓励以后,王禹将手上那一摞银票塞进了怀里走出了大厅。

        看到王禹提剑走出大厅,散布在新宅前院里的谭家人都不由自主的冲他汇聚而来。

        “王先生法力滔天,一举超度这无量鬼魂,日后肯定能得道成仙。”

        “是啊、是啊,婷婷说的没错,王仙人你日后肯定会得道成仙的。

        不知道王仙人你家住何处?家里有几口人?缺不缺伺候洗衣叠被勤俭持家的婆娘?亦或者暖脚的丫头……”

        “王先生你忙碌了一晚上了,饿不饿?奴家下面给你……”

        听着谭家人越来越没谱的称赞与问题,心情本就不好的王禹面色更加难看。

        “谭百万何在?”铁青着脸,王禹做狮子吼,这才降住了谭家人。

        听到王禹指名道姓的找自己,早就醒来却一直装晕的谭百万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小跑着到王禹面前。

        “小人在此,小人在此。不知王先生找我有何吩咐?”

        看着片刻间就急出满头大汗的谭百万,王禹也没心思继续追弄他了。

        “谭百万,你家这宅子我是帮你清理干净了,不知道这酬金你是给还是不给?

        若是还觉得我们师兄弟三人是骗子,那也随你的意,只是,人莫要自误啊!”

        听到王禹提起酬金,谭百万下意识的想要提起已经被王禹装进怀里的银票,可看看王禹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他又识趣的闭上了嘴。

        见自家老爷又心疼起了钱,跟在谭百万身后的谭家女主人伸手狠狠掐了一下谭百万后腰上的肉。

        被自己婆娘一掐,谭百万立即反应过来,这钱省不得啊:“王先生放心,一千块大洋的银票我待会就双手奉上。”

        “多谢,谭老爷慷慨,竟然愿意给我们三兄弟每人一千块大洋的酬金,感激不尽,感激不尽那!

        文才、秋生,我有事先行一步回任家镇,你们俩就留下来在太平镇歇息一晚吧。

        明日自谭老爷手上拿到酬金以后,可不要忘记家在那儿哦?”

        扯了一声古里古怪的儿化音,王禹推开包围在左右的人群径直离开了谭府。

        吓得本想说一下,自己只是想出一千块大洋的谭百万颤颤巍巍的不敢说话。

        明白了,自己刚刚的迟疑又惹怒人家了。

        离了谭府,王禹确实未在太平镇停留,真的走出了镇子向着任家镇赶去了。

        他没什么急事必须要赶回任家镇。

        现在直接撂脸走人,只不过是为了给和自己接触甚少的谭家人一点无形的压力。

        让他们天明以后不敢不遵守他定下的酬金金额。

        至于赶夜路,这对法师境的王禹不是平常操作吗?他这会老稀罕那些半夜里跳出来害人的妖魔鬼怪呢!

        这个点平安县城那条路是走不通了,有心在天亮之前赶回义庄的王禹走起了那条近道。

        他本来体力就好,又有新练成的天足通——(缩地成寸一米)这个新技能加持,赶起路来真的不是一般的快。

        平常要走上四十分钟的路,他半个小时就走的差不多了。

        在他走过任家镇外面的河中河山外山,即将踏进离任家镇只有两里地的大树林时,一阵喧嚣的喊杀声传进了他的耳朵。

        伴随在喊杀声中的还有零零散散的枪响。

        “这个点那来的枪声?我下午才离开任家镇,任家镇就出事了吗?”

        仔细分辨一下声音的传来的方向,王禹发现他刚刚的猜测好像并不成立。

        因为声音并不是从任家镇内传来的,反倒是自己面前的大树林才是喊杀声与枪响声的源头。

        迅速离开足下的大路,王禹如猎豹觅食时一般隐匿了身形朝着大树林里蹿去。

        大树林虽大,但终究有其极限,三两下之间王禹就已经找到了声音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