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章 风雨之夜

第三百七十章 风雨之夜

        此时海上风浪甚急,瓢泼的豪雨恣意挥洒着,拍打在这叶算不得小的商船甲板之上,在船舱中休息宁神的江云奇,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心悸。



        是“危险预知”,有危急生命的危险来临!江云奇心中迅速有了明悟,他本以为这只是一场在海上常见的暴风,只需船只进港修整便可以安然避祸,但现在看来,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



        船上甚是颠簸,四周都是茫茫大海,虽然甲板上水手的呐喊声表明,他们正在努力将这艘船靠岸,但这种危机感,仍然久久不能散去。



        江云奇站起身来,勉强维持住身形,向船舱上层跌跌撞撞的走去,此时,已经没有人照拂舱内的乘客,他们多半已经警醒,有些凡俗还在低声默默祈祷,而少数的修士,则细心感受着船体的状态,准备及时做出应对,那些经常在海上跑的人,反而神色淡然,在他们看来,这种遇见风暴的事情,实数稀松平常。



        这里!



        江云奇发现在过道的某一处,那“危险预知”的告警会消散很多,但这里似乎除了靠近那紧锁铜门的雅间之外,并无什么特别,即使是靠近雅间,也不是最近的一处。不过他并未深究,便佯装站立不稳,蹲在那里,静静的等待时机。



        咔!



        他听到一声响彻天地的雷鸣,与此同时,整个船似乎被什么东西顶着,被陡然抛出了水面,向更高处飞去,正当江云奇诧异时,那雅间的铜门却遽然被拉开,四名修士鱼贯飞掠而出,其中一名正是之前江云奇见过的那人,只听他大声喝道:



        “是梦魇海魔兽,合力对敌!”



        四人手中灵力翻飞,将遮蔽船舱的木板弹开,冷风和急雨陡然洒入,让躲在后面的江城子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但见那几人飞掠而出,各色法器符箓翻飞,其中三人可以飞行,而另外一人,则配合甲板上的水手,快速的收着风帆,不过他似乎徒劳无功,“天虹号”已经被莫名的力量,掀起到最高点,开始急速下降,所有未收齐的风帆,都因风压冲散而飞走,再无半点踪影。



        此时夜是如此的黑,雨水如此的凉,江云奇感受到一股突如其来的危险,侧身躲过,须臾间,一名凡俗惊叫着,从自己身旁飞过,他本想去抓住对方,但那人速度极快,还未等江云奇反应过来,便已经脱离了掌控。而即使是勉强抓住了他,也会连累江云奇。



        啪!



        听得一声船体击水的巨大声音,随之而来的便是近在耳旁的木板撕裂和挤压声,一个显而易见的宽大裂缝,在江云奇脚下不远处开始向两侧蔓延,那缝隙来的足够快,势不可挡,江云奇紧靠的墙壁,也同样开始坍塌内卷,雅间的铜门,因为巨大的扭曲力量,脆如薄纸,被挤出了墙壁,跌落在一旁。



        不好,这船毁了,要沉船!



        江云奇一个跳脱,心中又是一颤,赶紧奋力折返回来,却见一只长着无数吸盘的粗大触手,从那断裂的舱板中穿刺而出,无数尖锐的木屑翻飞,江云奇站立不稳,再次琢磨了个方向,跳脱过去,此番,倒是没有诡异的一击,但见那通体黑色的触手,并非只有一只,他瞥见有数名凡俗,已经被那大大小小的触手抓住,拽入了不知深浅的大海深处。



        这就是梦魇海魔兽?



        怎么看起来是以力道见长,江云奇心中旋即多了一些想法,不过随即便感受到一阵强烈的眩晕,脑海中杂乱的念头纷飞,昏昏欲睡,不好,江云奇这才领悟到“梦魇”二字的含义,赶紧给自己打了一道清明符,并寻找下脚之地,但见周围碎屑横飞,各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杂物,连同自己,正在向四周逸散。



        必须尽快到岸上去,既然是海魔兽,只要脱离此间逃到陆上,便安全了,不过江云奇却不能飞,只能抓住一块勉强栖身的木板,一头扎进冰冷的海水中,四外晦涩阴暗,好在借助良好的水性,他很快辨明了方位,头也不回的向岸边奋力游去。



        他忽然发现一个喇叭形状的东西,正在身边向海底坠落而去,灵感微动,他觉得这似乎是一件之前那雅间中的神秘法器,便一把将其抓住,顺势收入了储物袋,同时,迎着冰冷刺骨的海水,向疑似岸边的方向游去。



        半个时辰后,江云奇抓住了一块疑似海边的礁石,他探出头,发现并无危险,这才跳脱出来



        ,在黑暗之中辨识此间的位置和方向。



        此处并非真正的岸边,而是离岸不算远的一处石头荒岛。既然知道不远,江云奇便不着急了,找了个避风挡雨的角落,打出清洁符,隐没在黑暗之中。他打算黎明的时候,待这一切风波散去,再游弋到岸边,打探位置,进而返回宗门。左右天罗门的普兰港并非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在中途下船或许是个好选择,只是不知道此间到底是何处,从行程估测,大概也是天罗门的地盘,虽然听闻天罗门乃人族宗门,对妖修有些恶意,但只要不是清禹宗,便无需第一时间担心安危问题,思及此处,他心中便安定了许多。



        黑魆魆的夜里,他看见远处的“天虹号”已经尽数沉没,随着一声疑似海兽的嘶鸣,这里便再次隐没在无尽的烟雨之中。



        …………



        清禹宗,秀水城郊外,风习茶园,夜雨正笼罩着此间的一切。



        乌玄没有带任何仆役,独自伫立在风雨之中,就连竹伞也没有打,更没有张开灵力护罩去屏蔽风雨,虽然这对他来讲,是件极为稀松平常的小事。



        这顺着山势而建的茶园,有将近三百亩大小,也是他担任秀水城城主以来,积攒下的最大产业,这并不算贵,因为这里本来算得上是一处无用的荒山,而他眼前的这棵,是他亲手栽下的第一棵茶树。



        灵力微动,将混杂着泥淖的土再次翻动,覆盖在这棵茶树的根部,他已经将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灰黑木板暗自埋藏在这里,盖因他必须要离开秀水城,接受宗门赋予他的新使命——作为外事执事,前往浅山宗罗川,并筹划沟通建设别院一事。



        这不算是什么好差事,浅山宗既穷,又没有灵地,在那里根本没有办法修炼。这也是他没有礼物呈上的原因,否则,便可能是力宗,齐国了,再不济,也可能是金城盟,御风宗或锐金门,但这差事之所以能顺利外放,还得感谢大舅哥白信,否则,他便成了一个空有职位,但没有薪俸的散人,或者沦落到去看守港口,听闻最近那里出了点小事,“二掌门”看中的一个亲卫,私自逃跑了,倒是件喜闻乐见的事,这事情被白信他们传来传去,便变了味道,不过也只敢私下里说说,在宗门里,没有人敢找“二掌门”的晦气,而且,据说前天这位“二掌门”已经晋升金丹境界,按照礼务司的说法,这不是天有异象,普降甘露了么。



        普降甘露你们个鬼?这又不是什么农忙季节,平素淡然的乌玄也忍不住心中吐槽,一堆马屁精,倘若不给你们发薪俸,想必先跑路的就是你们吧?



        不过吐槽归吐槽,借助那诡异木板的帮助,他的修为也有少许提升,虽然距离金丹还很遥远,但似乎松动了很多,这样的变化,瞒得了本来负责坚守的白信,但缺少了一些东西的丹药,想必很容易被掌门和“二掌门”发现,这个时候选择外放,不失为一种避祸的好选择。



        木板大人,你就静静的在这休息吧!



        乌玄心中默念着,他有心将这木板带在身边,但它却无法放入储物袋,便只能将其暗自掩埋在此,想来这救他两次的木板,倒真是个好东西。蹲下身子,再次感受了下木板的真切存在,他旋即站起身,快速离开了茶园。



        烟雨再次将这里隐没,这株园中最大的茶树上,最顶端的一簇枝叶上,旋即生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花苞,那花苞与这茶树格格不入,浸润着雨水,在枝头摇曳着,仿佛在与乌玄告别一般。



        …………



        金城派,天佑城。



        夜雨如针,苏黎清却面有喜色,他刚刚得知灵级修为的六夫人,已经有了身孕,这是件极好的事情,感慨百药老仙的本事的确高明的同时,他也暗自警醒,打算将六夫人送到南部静养,务必要保证“诞下男丁”这件事稳妥顺利,免得受到有心人的算计。



        金城盟的事情仍然还没有落地,他心中也甚是焦躁,冷听涛和左子蝉已经俯首听命,这得益于自己用商会逼宫的手段打压,当然,也有刘庭坚信使敲打的结果,从与两人会面的只言片语之中,苏黎清能捕捉到一丝这样的端倪,没有上峰的支持,他很难做到以退为进,这是很明显的,这一点,他心中明白得很。



        不过也正是因为关联到上峰,清禹宗半路投奔了另一位“九老头”宋湘弘,才让这件事有了新的变化,刘庭坚转而追



        求一个更稳定,实力更强劲的金城盟,而非一言堂,当然,有金城派,黄龙派和乐林门三家三票的话,在这由五家宗门构成的金城盟中,倘若能同心做某件事情,还是不难的。



        但问题就在于“同心”二字上,想必这也是清禹宗和碧云宗敢于加入联盟的原因。否则,便成了庄家通赢的局面。



        相信有些大事上,刘庭坚会帮着我敲打他们一二,毕竟这样才对他有利,更多的宗门投奔,加上海路的畅通,想必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件极好的事。苏黎清这样想着,但并未把这种期望当作真正的凭借,他知道这里面的游戏规则,只有自己变得更强,才更有话语权。话说回来,这种变强,必须以不能威胁到他们这些既有的得利者为前提,这是个“度”的问题,好在达到伪天级之前,都不会陷入这么尴尬的两难境地,这一点,反倒那个万禹亭,就快有这个忧虑了。



        灵感突有触动,他忽然感觉到不止一股力量锁定了自己。怒眉微张,地级中段的气息乍然显露,他侧身横移,转瞬间便出了掌门内府,细雨打在他绽放寒光的灵力护罩之上,瞬间蒸腾,甚至将他左近的地面的水气,都驱散得一干二净。



        是谁?



        苏黎清心中泛起这个念头,这种濒临绝境的危机感,他已经数十年没有亲临,三名,不,四名地级修士,而且,这气息,似乎从未见过,他心中旋即多了无数的念头,一一遍历自己可能招惹的目标,但似乎并未发现什么特别,除了今日婉拒了力宗余家的合作条件之外,他近来并未招惹任何人的不快。



        难不成真的是余家?



        他想起了余成克离开时不满的冷峻目光,比起当年在寒山议和时,不遑多让,虽然并未说死,但其实苏黎清自问,已经关闭了谈判的大门,话说那样的条件,他当然不可能接受,只凭一个余家的友谊,以及少数店铺的合作,就想换取黑水门故地由金城派和浅山宗“共管【31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的地位,绝无可能。



        他觉得余家明显高估了自己的实力,虽然作为力宗的五大家族,也有足够的影响力,但金城派并非寒山派这种小宗小派,况且自己已经有了“金城盟”这样潜在的未成助力,对于余家的过分要求,他当然要拒绝,这余家,明显是江枫请来的说客,也不知道他牺牲了什么条件,才换得了对方的帮助,这个小子,倒是越来越危险了。



        哼!



        想要直接动手,威逼我就范么?



        苏黎清身上陡然寒光大盛,手中旋即多了一把漆黑如墨的法剑,这是他得自钟家的宝物“血溟波光剑”,近日方才祭炼成功,此剑极适合群战之用,今日正好派上用场。



        就让我试试你们的斤两,他心道,循着其中一人的方向,径直飞向了云端,一道霹雳雷光在远处天边划过,照亮了他略显坚毅的脸颊,他旋即锁定了对方,而另几人,也同时向这边靠近而来。



        同级修士的围攻的确危险,苏黎清心中自有明悟,他一直极力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变宗为盟,他躲过了一次,如今,倒还是免不了走一遭!



        咔!



        偶尔闪现电光的黑暗之中,两道力度不小的剑正碰在一处,顿时激发起磅礴的冲击之力,让这场夜雨,也变得呼啸锐利起来,苏黎清瞥见远近不少流光飞起,正是自家宗门的玄级修士赶来的征兆,心中更是安定了许多。



        初试对手锋芒,苏黎清手起剑落,躲过另一枚暗中袭来的法器,正要催动手中的“血溟波光剑”,却感知到另几股诡异的强力存在,从数十里外,正向这边赶来。



        难道还有援军?那宗内的些许玄级,恐怕难以对付,他心中略有些慌乱,却感觉到周围的敌人正在散去,须臾之间,便不见了身影,他没有去追,只有远处天边,似乎传来数十声雷暴般的炸裂声,随后,便烟消云散。



        怎么回事?



        苏黎清在空中伫立了片刻,便不得不落下云端,待率领众人进了掌门内府,却发现案前的宣纸上,写了一行漆黑的小字:



        “无需担心,危机已经帮你解决。”



        灵力微动,那宣纸陡然变成了一团无用的灰烬,不论来者是谁,是否是余家的人,刘庭坚已经找人帮助自己化解了危机,当然,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看起来,金城盟的事情,以及调查李大棒,还要抓点紧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