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独在异乡

第三百四十九章 独在异乡

        “炼丹之法?师父你何曾学过?”还未等已经粗通炼丹皮毛的江之问问,大徒弟江城子便先一步问道。

        “是啊,师父,难不成你资质如此之好,趁我们不备,暗地里偷学了么?”

        “师父那不叫偷,师父那叫潜心努力。”江城子纠正道,却迎来了江枫一个斗大的醋栗,“一个个都静静,所谓炼丹之法,是从范西海的金丹之中领悟出来的心得。”

        “哦,原来是这样。”江之问恍然大悟,“这么说来,师父只需要帮我找几枚丹师的金丹,让我潜心研究一二,是否就可以学成此法了?”他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感叹了一句,不住的点头,“想来还真是个捷径。”

        “你以为金丹修士是草丛中的蘑菇么,雨后能自动萌一丛?”江枫没好气的批评道,这两个顽徒,平素里就想着偷懒,倒是惯坏了,“方法再好,也需要实际操练,才能变成自己的本领。”

        “师父教训的是。”两人同时低头,不过还是偷偷的向上瞟,看江枫的脸色略有严峻,这才正襟危坐,认真起来。

        江枫没有继续训斥二人,将从范西海金丹中领悟的心得和盘托出,作为一个没有道门的散修,范四海的炼丹之法,多半靠收集丹书,以及不断的尝试,多年积累而成。故此,能够留存在记忆碎片之中的,更多的是对错误方法的铭记,以及少量的节约材料、增加成丹率的技巧,这些惊鸿一瞥的印象,也蕴藏着他对大道的些许体悟,而这些宝贵的点点滴滴,才是江枫此番传授的重点。

        两人听罢,似乎心有所感,但尚未到达顿悟的程度,两人修为本就不高,一个地级修士的领悟,无法遽然消化也在常理之中,江枫也知道不能拔苗助长,故此没催着他们原地打坐练功,当然,还有洞府被占,条件受限的缘故。

        在经历了遗迹斗法之后,两人似乎也意识到自身修为不济,毕竟一合之间,便被金丹修士马士凯震落云端,重伤不治,原本江枫在玄级时,两人感觉自身修为与师父也只不过差了一个境界,如今江枫晋升地级,两人顿时感到压力陡增,从两人似被激励的眼神中,江枫瞥见了不少奋进的火花。

        希望能坚持的久一些,就像那些听自己论道的宗内玄级修士一样,不同的是,两人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可以经常督促一二。

        “问问,你可见过此物?”江枫想起了自己的新能力,凝练“融魂珠”,便将已经成型的珠子拿了出来,放在两人身前。

        “嗯?是这种珠子呀!比之前从那山洞中拿出的珠子小了不少呢。师父,你从哪里弄来的?”

        “我现在可以随心所欲凝练此物。”

        江枫观想着此物,右手中便再次汇聚出一枚同样的珠子,不过这也是他的极限,最多同时凝练两枚。同时,他将影子放了出来,见其斑驳的手臂仍然未有恢复,经过此种变化,它已经不再适合做潜伏侦测的事,只不过有赖于它的夜视能力依然有效,江枫和它仍然能共享视野,以及感知。

        “这种珠子,在我困在山洞的那些日子,偶尔会划过黑魆魆的山洞,被圣者的遗骸所接纳,不过那些珠子都闪烁着金色或者银色的光芒。”

        “哎,那你怎么不早说?”江城子在一旁插嘴道。

        “师父也没问啊。”

        这倒是,江枫突然想起来此事自己确实没问,就连之前拿到两枚特制的魂珠时,也没有过多询问江之问,“出现的频率高么?”

        “不高,那时候虽然不知道时间概念,但现在想起来,应该每十多天出现一次吧,正好是我将腰间老鼠干吃掉一圈的时间。”

        “别提老鼠干了!”江城子闻之竟然有些干呕,这让江枫怀疑,他或许曾经被江之问怂恿,尝试过此物。

        十多天一次,这么说来,真灵圣者的信徒,应该不止我们三人,江枫想起了百药老仙的聚会,以及自己的所知,否则,我们三人为其收集元魂的度,根本达不到这个频率,当然,也不会太多。

        “那魂珠被圣者的遗骸接纳之后,会有什么变化?”

        “每次圣者吸纳魂珠之后,在我脑海中说话的次数,就会频繁起来。但随着时间推移,又会回归正常。”

        吸收融魂珠中的残魂,获得短暂的复苏?

        江枫旋即心中涌起这样的概念,不过这只是个猜测,江之问的修为太低,或许无法察觉真灵圣者的真正变化,一切,待到一月二十八,前往百药山庄见过两位“师兄”之后,或许便能揭晓。不过,

        在这之前,他可能需要同秋南嘉一同探访山洞,只不过如今北木郡的合作停摆,如果对方拿不出足够优渥的条件,江枫定然会拒绝冒险同行。

        遣散两名徒弟,令其在罗川附近将得自遗迹之中的灵石原矿卖,并额外嘱咐其不可在一家店铺倾销,江枫独自回府,却见东湖郡郡守周星正等在府外。

        “等了多久?”周星看起来并未前往洞府修炼,体味之前的所得,而是一直等候在这里,“你怎么不去叫我?”江枫转而问向小厮张阳,自己在风雨楼没有出来,他是知道的。

        “是我拜托他不要去打扰掌门您的。”周星为其开脱道,“并没有什么急事。”

        “进来坐。”江枫将其引入掌门内府,待小厮上了灵茶,便直截了当的问道,“东湖郡一切可好?”

        “掌门放心,诸事都还算顺畅,今年的赋税收入,比我预期的要高上三成。”

        “辛苦,对自己和僚属不要太苛刻,适当抽取一些赋税,改善条件和生活,也理所当然,只需账目清楚即可。”

        “是!”周星点点头,并未在此事上纠缠,他本来就是个直来直去的性格,“掌门,我来此,是想告假一个月。”

        “哦?”江枫颇感意外,意向中周星是个忠于职守之人,六司的来往呈报之中,经常提及他精于公务,废寝忘食,如今告假,是为何故呢,不过看其神情略有憔悴,许是庶务繁忙,拖累了身体,“休息些时日也好,就在罗川修养数日,体悟大道。”

        “掌门误会了。”周星站起身来,“我想告假,回寒山派故地小住一段时间。”

        “愿闻其详。”

        “我其实是族老的兄弟养大的,二十五年前,他身染重病而亡,每隔五年,我都会抽出时间,推掉所有公务,为其守墓,陪伴他一个月。如今,五年期又到了,而宗族子弟都已经随我来浅山宗,独留他一人在异乡,我心中难安,故此常常夜不能寐。故此……”

        “没问题。我修书……”江枫刚想说修书一封,后来想起自己决心不再随意写信的事情,便改了主意,“我让吴长老与你同行,他正好有些事情,要与御风宗沟通,以外事人员的身份前往,想必更方便一些。”

        “如此多谢掌门。”周星行大礼,表示感谢,在晋升地级之后,江枫现宗内的长老和一众修士,对其的礼节更显庄重,这便是境界提升带来的额外震慑。

        “无需如此。东湖郡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宗内何人,可以代你职守一段时间?”

        “我推举魏若齐魏道友,在筹备登仙大会时,他曾经来过东湖郡数次,做事严谨缜密,不徇私情,我想他或许能将此事办好。”

        “也好,那就让其代行东湖郡镇守一段时间。”既然周星有自己推荐的人选,又是代行职务,江枫也没有中意的人选,便尊重了周星的意见,又谈了一番,周星便呈上了数件江云奇的随身物品。

        “云奇平日里并不将所有法器都带在身上,只是挑选最多三件,我曾经问过他,他说这样可以琢磨出不同的斗法技巧,故此,这余下三件东西,便留在了东湖郡。掌门,您有他的消息了么?”

        “还没有,不过应该不会有事。”对于这位拥有“危险预知”技能的徒弟,江枫还是有些信心的,而且,他虽然有时候执拗了些,但心中是知道随机应变的,不会撞了南墙还不知回头。

        “云奇在东湖,我平日忙于庶务,指导的次数却少了,待到寻到他,不如将其带回罗川培养如何,我见苏夫人带来的卢天明卢道友,对于传道授业,似乎也有一些心得技巧,倘若掌门您诸事繁忙,不如拜托给他。”

        “哦?何以见得?”卢天明来的时间不久,与周星并不相熟,合作也仅限于抓捕钟山一案,按说能被周星这么容易看出有如此天赋,应该是确有所长。

        “在抓捕钟山时,他曾经参与斗法,虽然手段着实一般,但事后,他指点了数名灵级后辈,我私下里问过他们,他们说卢天明的指导,确实点到了关键。”

        哦?这么说来,这玄级三重的卢天明虽然自身修为不济,但在传道解惑方面,还真是个人才,周星将自己弟子江云奇交给卢天明培养的建议,江枫虽然不太认同,但陈说的情况,却引了江枫的兴趣,这人倘若能留在浅山,多少能分担传功长老魏若光的压力,而宗内距离地级最近的魏若光,如果能脱身片刻,或许大道能早日更进一步。

        想到此处,他突然有了个主意,宗内不是没有合适的位

        置,而是这些位置上已经有人了,倘若能找到合适的理由,让这些“老人”有短暂脱身的可能,那新人便不是有了用武之地了么,想法乍看起来很简单,但想让“老人”满意,“新人”安心,必须要拿出足够的诚意来。思及此处,江枫心头涌出了几个主意。

        送走得到满意答复的周星,江枫拿起一件江云奇用过的小盾,看其粗糙已经黯然无光的表面,心中便涌出一丝苦涩,这徒弟,缺少自己的关照,的确苦了些,当然,也可能是给他的灵石没有花,摆下小阵,随意找了另外一件无用的低阶法器,便准备用“借物化影”技能占卜。

        不过,他旋即有了明悟,将“虚影护体”祭出,这影子生变化带来的新技能,虽然不占自己的技能数量,但影子同时也失去了潜藏侦查的能力,不知道到底算得算失,总之现状如此,也只能接受。

        “此物主人的所在!”

        空濛的虚影浮现,渐渐汇成清晰的画面,“借物化影”升级之后,能窥视更广阔的范围,而江枫此番先看见的,竟然是蔚蓝一片的大海。

        潮涌潮现,画面逐渐拉近,到了一片还算广袤的沙滩,那沙子尽数全是纯白之色,远处海鸟飞翔,似乎为凡俗的力士,正在向一艘足有六十丈长的大船上,搬运各色物资,那些物资尽数装在三尺长宽的木箱之中,看不清内里所藏。在这些码头力士上方的瞭望台上,站着一位包覆在白袍之中的身影,正是自己的徒弟江云奇。

        他这是到了海边?江枫旋即有了明悟。

        …………

        清禹宗,娄滨城。

        这里是清禹宗第一大港,在依岚城划给天罗门之后,便是如此。只是这里的设施远不及多年持续建设的依岚城,不少地方,都还在扩建和改造之中。

        江云奇被派到这里当差已经有半个月,在这难熬的半个月里,他熟悉了这里的每一条街巷,每一处渔港,也接触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道友,有官差,有凡夫,有过客,他们皆为利来,与自己截然不同。

        他没的选,作为十名被陈昆陈长老选中的少年精英子弟之一,他和其余九人一样,被派往各地充当监察一职,这个职务官职不大,但却拥有现问题,直接汇报给陈长老的权力,对于这位“二掌门”,清禹宗各地的城主和修士,都知道他每一句话的重要性,仅次于掌门万禹亭,甚至很多时候,还过对方。故此,陈昆和其他小伙伴一样,在此受到了颇为隆重的礼遇,比如身后撑着竹伞,兀自留着热汗的黑面小厮,以及随时备好的灵茶灵果,甚至还有两名,他只要愿意,就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贴身侍女。

        不行,师父不会答应的,江云奇暗自瞥了一眼,擦了嘴角不经意间流露的口水,而且,师兄也说了,要找自己喜欢的人才行,否则,和一只妖兽何异?

        监察的目的很清晰明白,惩治不法,作为陈长老的“亲信”,他知道这家宗门大库的情况,不是很乐观,这种事情很容易推断出来,比如,门贡长期得不到兑换,薪俸往往会迟几日放,虽然对他这个精英来讲,并没有迟薪俸的问题,但他来这港口之后,已经遇到了不止一次对于此事的抱怨,可见,这种事情广泛存在。不过,有些人身上中了那有诡异功效的“心魔之种”,他们也只是能牢骚而已。

        况且,他们也只是表面上诉苦水,表演给自己这个监察看,实际上,作为这个港口型城池的管理者,他们有很多办法中饱私囊,仅江云奇现的,便不止一起,但他不想管,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个异乡人,在这里只不过是个匆匆过客而已。

        方才,他感受到不止一股窥视的目光,他知道自己也一样受人监视,在这个奇怪的宗门之中,这是稀松平常的事,你如果想心情好,便只能假装看不见他们。在摸清这里的码头分布,以及商船走向之后,他已经找到了一条疑似可以脱身的路径。

        有一艘前往天音寺的货船,每隔四天,便会进港,如果能悄然的登上那艘船,便可以绕道天音寺,回到浅山宗,虽然路途艰险难行,但比经由清禹宗腹地离开,要安全得多。当然,通往天罗门一样有船,只不过即便到了天罗门,绕道回浅山宗也太远,徒增变数。

        今晚,就是他选定货船再次进港的时候。

        正当他想要跳下瞭望台,寻找机会摆脱不知道躲藏在何处的监视者时,他瞥见几位模样清秀,身材也瘦削得出奇的男子,向这边缓步走来。

        怎么又来了,他顿时感到一阵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