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五章 过犹不及

第三百四十五章 过犹不及

        

        借口涉及两宗之间的敏感关系,江枫令李友德考虑一二,三个月之后再决定是否迎娶苏黎清的大女儿苏琼,便打发了李友德,其实,这是事情本来并无什么不妥之处,只是自己刚刚娶了苏锦,两件亲事倘若距离过近,或许会给宗内修士不合适的联想。

        另者,虽然李友德家境相当阔绰,并且其亲族在御风宗锐金门也有些背景故交,但苏黎清能否允许自己的大女儿苏琼外嫁一名普通修士,这还是个问题,在寻找契机,迫使苏黎清承认自己对黑水门的所有权之际,江枫也不想横生任何枝节。

        左右可以领回暖谷郡暂住,只是名分的问题要延后,这是江枫给李友德的底线要求,对方也欣然答应,想必他也知道这其中或许还有变数,毕竟苏黎清这种人,不是他能轻易高攀的,这方面,他还要去问询下苏琼,江枫只是提点了一句,他便心领神会,这方面,倒是个懂规矩,听指挥的高手。

        将这件事压下,江枫传令小厮张阳,召见赵云雷和卢天明。

        这两名跟随夫人苏锦一同来浅山宗的玄级修士,他至今尚未亲自召见过,至于与其同行的八名灵级修士,江枫已经直接委派传功长老魏若光处理,他提出在考察之后,与其他几位长老商议,根据各自特长,再分配到合适的位置上去,只是会注意分散处置,避免结成小团体,影响宗内的和谐。

        赵云雷和卢天明很快就前来拜见,两人原本都是孙宝泰的手下,年龄均不大,赵云雷四十多岁,玄级四重,卢天明略大,六十多,玄级三重,在这个层次的修士群体之中,算得上年富力强。江枫简单问询几句,便得知两人均是孤家寡人在浅山宗当差,亲族仍然在金城盟,特别是赵云雷,其长兄赵云峰,已经投奔了双龙城左子蝉并被委以要职,相比在浅山宗的了无牵挂,金城盟对其的吸引力明显更大。

        “孙宝泰已经不幸身陨。”

        江枫将两人之前效命的孙宝泰的情况合盘脱出,不过没有提及任何细节,两人闻之只是微微色变,实质上,这个消息两人早有心理准备。

        “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江枫直截了当的问道,两人之前与浅山宗都无交集,又在这等年纪便到了玄级境界,想必也不是普通少年那般懵懂心性,并不是一句话就能让其安然效力,并忠诚于浅山宗,尽管两人之前在围捕钟山的事情上出了力,但也是听命于夫人苏锦的缘故。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肯先说。

        “浅山宗贫弱,你们来了数日,想必也深有体会,但一切都在向好之中,比如小灵脉,在两个月前,浅山宗还一处都没有,现下各郡连同重要的集镇,都已经构建完毕,四郡的情况,更是蒸蒸日上,值此用人之际,我希望你们考虑考虑,留在浅山宗一展抱负,我对待你们,会一如对待浅山宗出身的同僚一般。”

        “多谢掌门厚待。”赵云雷垂首行礼,“我和天明兄会仔细考虑的,烦请掌门给我们一点时间。”

        “这是自然。”江枫手中暂时没有合适的条件吸引对方,对于两人的品性和擅长,也不熟悉,这一点也同样需要时日考察,“三个月。在这三个月内,你们可以与宗内其他玄级同道一样,使用宗内的各种资源,当然,也需要遵守这里的规矩,付出相应的代价。三个月之后,是去是留,随你们自由,如何?”

        “那苏夫人那里?”卢天明似乎心怀顾虑。

        “此事我可以为夫人做主。”

        “据说您要开设一场论道小会?”赵云雷对另外一件事情更为关注,此事由王显道和郑鲁达负责,两人应该没有告知此二人,看起来,他们是从苏锦处知道的。

        “没错,我个人晋升地级的一些经验分享,我之前说过,你们在这三个月,同宗内修士没有区别,等到法会举办时,你们直接来此间参加便是。”

        “是!多谢掌门!”

        两人同时答道,脸上颜色各不相同,赵云雷如释重负,而卢天明则似乎心有期盼。江枫思忖着,他们此时留在这里,更多是因为苏锦的原因,这一点,江枫也从苏锦处得到了部分佐证。两人已经被苏黎清“开除”出金城派,此时回去,确实要费一番周章,尽管在玄级修士中算得上年富力强,但在金城派,仍然算不得个中翘楚,冷听涛和左子蝉,是否会因为此二人,与苏黎清计较,还是未知之数。

        又闲谈了半个时辰,江枫遣散二人,独自在掌门内府思考两人的存留问题,他心中其实是想将二人留住的,玄级,且这等年纪的玄级,还是有更进一步的希望的,退一步讲,即便不能有所进境,在人才稀落的浅山宗,也是求之不得的,只要两人在品性上,没有大的缺陷便可。

        问题在于,这暂时是江枫的一方情愿之举,财侣法地,试问任

        何一个方面,浅山宗相比金城派,抑或资源稀释之后的金城盟,都无法可比。想要让两人留在此间,要么需要提供传统的助力,要么就要向两人倾斜资源,而后者对于浅山宗原本的修士而言,有失公允。

        过犹不及!

        不能为了拉拢某些人,便违背相对公平的原则,这只会让宗内已有的修士们心寒,江枫自忖可以因为个人喜好,给某些人一些特殊,就好比自己的几位徒弟一样,不过想起三名徒弟,江城子和江之问已经痊愈,而江云奇,虽然赵云雷提及,曾经在毒泉沼泽中见过一面,但具体去向他也不清楚,为此江枫已经专门询问过郑轶雨,据查他并未回到东湖郡。

        遇到了危险?

        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不过有着“危险预知”的江云奇,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身陨,或许现在正失陷在某处无法脱身也说不定,正如自己之前困在遗迹之中一样。

        不过,冷听涛的手下李儒林,与江云奇素不相识,倒是不知道为何会出言解围,难不成,也是冷听涛早已安排好的示好之举?或者说,他侦知孙宝泰的计划,暗中想要破坏,凑巧遇到了此事?

        事情既然已经过去,想来现在即便想通透了,对于未来也无多大作用,相比江云奇的去处,不值一提,既然没有回到东湖郡,便多半也没有回到浅山宗,联想周围各家宗门,更有可能的,应是清禹宗和天音寺,也就是说,很可能失陷在此。为此,他已经令江海和郑轶雨速速前往东湖郡,收集江云奇可能长时间使用过的物品,法器或袍服,一旦回转,便可以占卜徒弟的去向,“借物化影”用在寻找徒弟身上,江枫是甘愿冒任何风险的。

        清禹宗的事情,倒是需要尽快找到李大棒才行,只不过,用什么才能打动对方呢?这一点,倒是需要将此间诸事尽快料理完毕,早日出发去真武城寻找况书才,从道理上讲,他猜测况书才虽然被李大棒折磨的“十分惨”,但这既然像是盏“不错的高枝”,他多半是会留下联络方式的。

        赤龙门,极西之地的厌归庭。

        这里有天元北陆修为最高者,九老头首座李真龙的一座道场。此时,五丈见方的莲座之下,正跪着一名矮胖修士,乃是他的曾孙李大棒。

        “起来吧!”

        “是!”李大棒照例不敢直接起身,而是小退着缓缓直起腰来,直到莲座上的光芒不再那么刺目。

        “你最近来的太频繁了。”

        “是,曾祖教训的是。只是有些许不解之处,未能找到答案,还请曾祖帮忙。”

        “说吧。”隔了三代,李真龙对于这位曾孙的态度不好不坏,说不得宠溺,但也不能说苛刻,不过说起来,达到天级高段的他,子嗣中的确鲜有大道有成者,这个喜欢把自己称呼为“李大棒”的曾孙,在这等年纪之中,倒是算其中的佼佼者了。

        李真龙自忖倒是可以凭借一身修为,逆天命为子嗣强行突破修炼界限,至少在地级以下,应不成问题,即便是借用丹药之力,也可以水到渠成,但他从来没去考虑过这等事情,子孙自有子孙福,这是他认定的道理,虽然九老头中有几位并不这么看,但那是他们的事情,左右自己寿元还很多,他等得起,想到这里,他便随意的动用几缕神念,将李大棒从头到尾“扫了”一遍,发现他最近修为并无半点进境。

        “修为也有所荒废。”

        “是!”李大棒额头汗珠微露,不过他知道曾祖只是信口随便说说,便继续陈述自己问询的事情,“曾祖,不知道您是否听说过‘云星上人’,我查遍典籍,也没找到此人的记录,难不成并非北陆之人?”

        “是个冒牌货。所谓‘云星上人’,只不过是一些拥趸给他的尊称,他的实力,实则只到了金丹中段,说起来,你应该去禅心院查阅他们的典籍,而不是理藩院,此人算得是六百年前惊鸿一现的人物,他的来历,连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擅长傀儡之术,号称可以点化万物,为其增强灵智,甚至可以施加于无生命的事物。”

        “如此逆天?”能够将无生命之物点化出灵智,的确是超凡的手段,李大棒心中暗忖,如果真的有这种本事,即便没有达到元婴境界,被尊为“上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曾祖说去禅心院查阅典籍,是什么缘故,难不成此人是十恶不赦之徒?

        “事情的详细情况和前因后果,你可以去自行查阅。我只记得,随着受他恩惠的人越来越多,名声渐显,便引起了禅心院的关注,然而经过仔细调查,此人的点化灵智之术,实则是取修士的神魂削弱固化,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禁术。”

        原来如此

        看起来,这“春秋千古醉”也是某位曾受其恩惠之人,送给他的一幅画作,想到这里,李大棒便将这幅画小心的呈上,

        并陈明自己得知“云星上人”的理由,以及可能藏有仙人洞府玄机的传闻。

        “看不出什么端倪。”

        与预想的不符,李真龙只是匆匆一瞥,便将这幅画扔了回来,“不必在这种小事上大费周章,在普通的物事上藏有玄机异宝,号称仙人洞府的线索,这是六百年前颇为流行的手段,说起来,也和‘云星上人’的时代相符。”

        “‘云星上人’被禅心院捕获,如今关在第十六层天牢之中,如果你真的要问他,照规矩办即可探视,你的身份,他们多半还是会给我一些薄面的,不过,那里耳目众多,切忌不要提及任何源灵的事情,甚至都不要想,此人擅长各种诡异法术,甚至可能包括读心术在内,虽然灵力被封印,就连经脉之中残存,也会每日被禁制清空,但你等修为,与其见面,也要加倍小心才是。”

        “是!”李大棒听闻此间,心中也是一震,想来这“云星上人”,多半知道此画中的秘辛,至于曾祖对此兴趣索然,到了他这个境界,能看得上眼的的确不多,他了解曾祖的性格,平素不愿去管晚辈的杂事,故此,他猜测曾祖或许知道一些秘辛,但是不愿意说。只不过,听曾祖提及“云星上人”的种种,他心中倒是对这场不可避免的见面有些忐忑起来。

        “还有事?”

        “大棒还有一事询问。”李大棒杂乱的心绪,被并不洪亮的声音骤然驱散,不禁回过神来,“清禹宗那边传来话来,他们想与金城派碧云宗结成新的联盟‘金城盟’,共同奉您为供奉,不知道是否可以?”

        “清禹宗之前走了你的路子,得了册封文书,确实没有选定供奉,不过,魏国故地,按理说,都是齐伯塬的事情,而七盟故地,则是刘庭坚。作为首席,我没有理由去挖他们的墙角。”

        “可是,如果他们能投入到曾祖您麾下的话,连同赤龙门,力宗,再吞并浅山宗,便可以连接成一片贯穿北陆西北到东南的领地,对于您的”

        “你说威权么?”李真龙笑了笑,眉目中似有意动,但旋即消散,“对于北陆南北各宗来讲,连接成一片的赤龙门,力宗以及金城盟,的确有些威慑力,但有句话,你应该记住。”李真龙从莲座之上站了起来,望向穹顶之上,似有空濛的灰雾。

        “过犹不及!倘若我垄断了所有的利益,那么就会受到九老头中所有人的攻击,即便我的修为最高,也是无用。”

        “大棒受教了。”李大棒立刻懂了,金城盟投入李真龙的麾下,只会给其他的九老头成员带来压力,反过来,会处处掣肘李真龙,这倒是他之前没有考虑过的,好在他没有贸然正面回应万禹亭。

        “那让他们投向刘庭坚?”李大棒小心的尝试问道。

        “让他们自行决定。你不要参与此事。不过清禹宗商路的事情,你仍要继续跟进,虽然那只是一种遮掩手段。南北贸易的事情,虽然有马致远负责,但所有港口,之前都在齐伯塬和刘庭坚手中把持,这种局面还是要有所改变。”

        “是!大棒懂了。”

        看起来,曾祖虽然没有明说,但还是给了意见的,不论这“金城盟”最终投向何方,但齐伯塬和刘庭坚,定然不在此列,或许自己可以做个中人,将金城盟辗转卖个好价,从这件事情他也想到,之前天罗门居中调停天音寺和清禹宗的问题,看似是天罗门想要削弱天音寺的实力,实则是齐伯塬在背后捣鬼。

        天音寺天罗门金光阁虽然从魏国分离出来,但供奉均是齐伯塬一人,而齐伯塬借调停的借口,让天罗门割占了清禹宗最好的港口,看似是此消彼长,实则是左手换右手,被削弱的反而是清禹宗,不得不说,曾祖一句话,便点醒了他。

        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李大棒暗忖,和这些天级大佬掰手腕,他自忖还是嫩了点。不过好在这些大佬不能公然跳出来,否则,便没有自己的活路了。

        想到这里,他小心恭敬的告退,同时考虑着,如何寻找合适的手段,安全的探视“云星上人”,并询问那仙人洞府的秘辛。他之所以关注“春秋千古醉”并将其暗中盗走,实则也是因为源灵的踪迹实在难寻,不得不抓住每一个可能的线索。

        至于雪岛附近,那疑似源灵的碎片,也一定要去查看才行。他的手下已经侦知,在锐金门和御风宗的边界,火云岭的南缘,暖赤湿地之中,六十年一次轮回的“灵涌盛宴”即将开始,这倒是个不错的动手时机,只不过,如果只有两宗参与的话,乱石海周围的各家,似乎仍然可能察觉到自己的动作,不如想办法将此事搅乱,吸引他们的视线。

        浅山宗,罗川。

        一直等待钟山答复的江枫,终于等到了对方的拜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