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用人之际

第二百八十六章 用人之际

        何玉竟然不是楚门镇出身,这倒是个意外的发现,印象之中,在会武之前,各郡各镇呈递上来的修士情况,明晃晃的写着何玉乃是楚门镇出身,这其中定有内情。

        询问此间的凡俗管事,应是最好的方法,不过询问了老者之后,方才发现上一任的管事在年前便就已经因病去世了,如今的凡俗管事,乃是他的外甥,年纪不大,想必对当初之事并不清楚。

        不过出身问题并不算是严重的作假,或许当初只是随笔一写的事情,天元北陆各宗并不严格禁止人口流动,只有人丁众多,携带大宗财物的家族,在举家搬迁时,才会受到些许限制。江枫打算此间事了,待有空闲之时,直接找何玉本人询问此事。

        出身不重要,只要是对宗门忠诚,赤霞门出身,或是人族,江枫都能接受。浅山宗正值用人之际,在这些细节上纠结,没有意义。

        为了避免引起过多注意,三人出了楚门镇,在镇外的一处废弃古庙落脚,休息了两日,待到第三天将近傍晚,便见两道流光从天际划过,其中一人的气息,正是雷右旗无疑,两人感受到江枫释放出的气息,便落了下来,进了古庙。

        “小白,抱歉,我来晚了。”

        江枫之前便与雷右旗约好,不透露自己的掌门身份,故此雷右旗只是将江枫过去用的名字“江小白”告知了朋友,“此乃我的朋友范西海。”

        “幸会,幸会。”江枫抱拳示意,这位名曰范西海的地级修士个头不高,棕色的头发浓密带卷,面色彤红,袍服略旧,不修边幅,最明显的便是身上有一股丹药的浓烈气味,即便站在十步之外,也挥之不去。

        “你便是江小白?”范西海也同时用三角眼打量玄级修为的江枫,“本来我是不喜斗法的,不过既然你是雷兄的朋友,我可以帮这个忙。不过事先说好,灵石要先付一半,而且,我还有个条件。”

        “道友请讲!”事前说好条件是必要的,江枫也不想中间起了纷争,这是合作的大忌,不过范西海的态度,多少让他略有不喜。

        “我要和你们一起去探索那个古墓,并且拿一半的收益。”

        “这”

        江枫略有迟疑,不禁看向雷右旗,他未料想他已将此事告知范西海,却见雷右旗眨了眨眼,脸色略有些挂不住,“西海,之前咱们不是说好了,三人平分的么?”

        “我突然想起来,没有计算过来助拳,导致损失的那炉丹。而且,你的朋友修为也太差,我本来以为是玄级圆满的,此番助拳,多半还要搏命才行。”

        “好,你等下,我和小白商量下。”

        雷右旗脸色微微涨红,拉过江枫,两人走的稍远了些,“小白,不好意思,我没料到他对于灵石这么计较,不过既然我们现在急需帮手,不如我也让一些,你也少受些损失。另者,我本来要乘商会的车队前来,但西海觉得浅山宗不过小宗小派,无需记挂那么多规矩,便和他御剑而来,还请见谅。”

        “这个倒无妨。”

        江枫摆摆手,知道他的意思,按照雷右旗和范西海的修为,虽然后者似乎接近地级中段,但应该还未到,算不得高阶修士,按照各宗约定俗称的惯例,未经特许,是不能在他宗地界直接御剑飞行的,不过这个细节江枫并不在意,对于没有地级修士的浅山宗,想必践踏此规则的,也不止范西海一人。

        “如果他愿意帮忙,我让一些也无妨,一半便一半吧,左右墓穴之中,到底有多少东西可拿,也是未知之数。”

        两人商量完毕,雷右旗便居间沟通,很快达成了口头协议,江枫先付了范四海十枚三阶的费用,手头仅剩下六枚三阶,达到历史新低,心中不禁一阵肉疼。排除杂念,暗忖千金散尽还复来,这是为了身家性命,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先行筹划如何进入黑水门故地才是正道。

        “这两个小字辈也要去?”范西海注意到一旁还有两名灵级修士。

        “我的徒弟。”

        “会不会拖后腿?”

        “不会。有他们在,我们能更快找到墓穴入口。”

        “你对墓穴不了解?”范西海似乎陡然悟到了什么,“如果没有找到墓穴,或者墓穴之中空空如也,该怎么处理?”

        “找到墓穴没有任何问题。”江枫坦然解释道,话说范西海对于墓穴的关注,也太多了些,“我和雷兄都曾经进过墓穴,里面也应该有一些遗留下的宝物,不过余下多少倒是未知之数,能有多少收益,只能看运气了。”

        “这样啊”范西海叹了口气,情况与他所想,似乎略有不同,他故而变得略有些焦躁,“如果事后收益少于五枚三阶,你额,叫江小白是吧,小白,你要额外补偿我五枚三阶的损失才行。”

        嗯!

        雷右旗在一旁听了,面子有些挂不住了,不禁故意清了清嗓子,“西海,都是自家兄弟,你这个就有点过了,是否能发财,还是要看个人运气的,而且,此行最主要的是要对付那名金城派修士

        ,墓穴中的宝物,只是顺带为之。我们一进入黑水门故地,或许就会被对方盯上,你我还是考虑下,怎么隐藏修为的事情吧,之前你可是说你有办法的。”

        “隐藏修为的事情,包在我身上。只不过等此间事了,你需要付一笔灵石给我。”范西海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被错开话题,他便也不再纠结,掏出两枚拇指大小的朱红色丹药,“等我们进入黑水门故地,你我服下此‘敛锋龟息丹’,九个时辰内,都可以敛藏修为,扮作玄级中段的修士。故此,无需担心对手提前做过多防备。”

        原来如此,怪不得雷右旗将古墓的事情告知范西海,江枫这才有了明悟,雷右旗想的十分周到,否则以他和雷右旗的本事,对方一旦侦知有地级修士存在,必然会想办法聚集更多的力量,到时候,局势会变的更加焦灼。

        “话说,除了我,你还找了几名道友帮忙?”

        范西海三角眼之中闪过一丝灵光,继续说道,“还有件事情我要提前说好,我是来助拳的,但不是来送命的,如果对方的地级修士比我们多或者一样多,你便想办法逃走吧。”

        这

        “如果对方也是两名,我们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雷右旗没范四海那么怂,“到时候,我拖住他们”

        “此言差矣。”

        范西海打断了他,“我虽然没去过金城派,但听说他们的修士个个精明,不得不防备他们留有后手,所以安全第一,小白,你说说,你有几名帮手?”

        “两名。”

        “玄级可不行,就是圆满也是无用的。”

        “均为地级。此点尽可放心,我已经和他们约好了地点,到时候我们从古墓之中离开,径直向南飞便是,到了魏国地界,他们自会出手帮忙。”

        “你的朋友可信么?”范西海说话似乎没什么顾忌,转头便问雷右旗,他不太相信眼前这名玄级散修,能请到两名地级帮手,或许多半是唬人的。

        “我们是过命的交情,西海,你放心便是。”

        雷右旗脸色更红了,对于范西海,他虽然也深信并非无信之人,这也是他交友的底线,但没料到他对于细节和灵石这么计较,甚至无端猜疑,这不止是对于江枫不尊敬,对于自己而言,也是莫大的伤害。

        或许,这是和他的最后一次合作了,雷右旗暗暗想到。

        三人定下路线,只等入夜,范西海不喜在古庙停留,找借口说这庙中泥胎所塑,与自己所信冲突,雷右旗便与他重新进了楚门镇,各自找地方休息,只等半夜时分一同出发。

        江枫留在古庙之中,倚在断壁残垣上,心中思忖着今夜的行动,忽然心有所感,但见一道紫光飞剑,从天际直奔此间而来,待对方落下,竟是个熟人。

        “江枫,原来你躲在这里清闲。”

        来者正是冯既明,与过往所见的使用骨翼飞行不同,此番他驾驭飞剑而来,还带来了江海,不问江枫也知道,是他先到了罗川,并言明有重要事情找自己,江海之前谨遵自己的命令,判断事有紧急,才会带他来楚门镇。

        “嗯?”还未等江枫回答,冯既明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望向楚门镇的方向,那里正有两团修为不逊于自己的存在。

        “你有事?”江枫示意江海去寻两位徒弟,不论冯既明有什么事,想必归程不会带着江海同行,他也不想冯既明知道自己即将南下黑水门故地的安排,故此对于冯既明的发现,故意不置一词。

        “哈,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在谋划些什么。”冯既明露出“我已看破”样的微笑,“怎么,江掌门也喜欢玩这些阴谋诡计了,在这个位置,的确是身不由己呀。”他似乎多有感慨,“我直说吧,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但你别说和我有关系,或者和御风宗有任何瓜葛。”

        “讲。”

        “有人要暗害涂山。涂山你应该认识吧?据说,和你有点交情。说出来我自己都有点不信,不过情报上是这么说的。”

        交情?情报?

        这情报的确不算准确,我和涂山确实见过很多次,也有些互相帮助的记录,说深厚谈不上,但说淡薄,却也没那么惨,或许用微妙更合适,但又没那么神秘,对了,应该用“多有交集”四个字描述更准确,江枫心中旋即涌出不少词汇,不过他旋即发现自己重点搞错了,便转而问道,“是谁要袭击他?”

        “灵笼商会和天理门。”

        嗯?怎么是这个组合。天理门可以理解,上次七盟之战,天理门成功染指七盟地盘,后来被涂山一战拿回去不少,如果他们还想侵占七盟更多地盘的话,落英门的确是挡住了他们的路。但灵笼商会也掺和在里面,是怎么回事?

        灵笼商会不是刚刚连同自己,冷听涛,以及涂山,搞了个“北木特别区”的畅想么,这对交易的各方,都有不小的好处,怎么会突发奇想,改变主意想要干掉涂山?

        “情报准确?”

        “当然准确,只是动手的时间不确定。所以你还是尽早去通知涂山,如果这两股势力联

        合起来,涂山必死无疑,对你们浅山宗来讲,也不是什么好事。”

        这事情如果真的发生,或许事前达成的“北木联盟”会散掉。

        冯既明的情报,让江枫忍不住陷入沉思,涂山一旦陨落,落英门虽然不会像黑水门那般轰然倒塌,但实力也会有不小的缩水,甚至会被天理门吞并,当然,赤霞门或许也会趁乱分一杯羹,变得更强大,天理门倒是无妨,即便吞并了落英门全境,也只会与浅山宗遥遥相望,不会有地界接壤,但赤霞门愈发壮大,可不是件好事。

        不对,天理门南下,对赤霞门也不是好事,他们也不想身边有强邻环伺。

        “这个消息哪里来的?”

        “不知道。”冯既明摊摊手,“我也想知道,但谍报相关的事务,不归我管。”

        不知道?

        江枫盯着冯既明看了一阵,未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此人可能会说谎,但也很大概率不会,御风宗新立,他相信对方不会这么快就侦测到如此机密,说不定这消息是从其他途径得知的,或者是被故意告知的也说不定,联想到此事对于七盟局势的搅动,这消息很有可能来自于七盟范围内的某宗,其中,又以赤霞门或者金城派的嫌疑最大。

        赤霞门有这个动机,虽然知道他们在暗中准备一场新的战争,但以目前各方告知江枫的情况来看,战争需要到明年才会爆发,赤霞门此时肯定还没有准备周全,从这点来看,情报被他们得知,是有这个动力扩散出去的,以保证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应对,如果涂山因此得知,有了防备,还说不定会与天理门耗上,以涂山“疯子”之名,多半还会给天理门造成不小的损失。

        至于金城派,江枫只是隐隐觉得,他们与御风宗,可能达成了某种形式上的合作,就如同自己和锐金门的临时情报联盟一样,虽然所有御风宗的财货,均经由浅山宗发卖,但金城派也是后续商路的必经宗门之一,倘若金城派也参与了阻塞御风宗商路的联盟,那御风宗,境况就每况愈下,故此,双方有合作的潜在基础,至少,御风宗会主动的去接触金城派,避免己方商路被进一步围堵。

        至于灵笼商会,反而容易想的多,这一定是那位右使李隆简的主意,在与廖神苍的交往中,江枫对于灵笼商会左使右使的不和,也有些许耳闻,想必两者对于灵笼商会发展的策略,也有不同的见解。此事倒是应该优先告诉左使秋南嘉,或许她还被蒙在鼓里。

        想通这些关节,江枫心中反而淡然了很多,此事是否告知涂山,其实对自己的伤害一般,不过如果有时间的话,还是告知为好,损失一个盟友,对于现在的浅山宗来讲,不算好事。并且,这也算一个恩情,以涂山的“立即返还”的性子,自己应该能讨一些好处。

        不过眼下,还是先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吧。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冯既明似乎对江枫的冷淡态度颇感意外。

        “很急么?”

        “我以为你会很急,看来我倒是误解你们和落英门的关系了。”冯既明撇撇嘴,幸灾乐祸的笑道,“其实我也不急,我得到这个消息,故意拖了很久才出发。”

        “”

        敢情这是个不那么及时的情报,江枫心中不禁打起了鼓,话说你拖了这么久,涂山不是已经遇害了吧?

        落英门,桃源城,凌云阁。

        涂山遣散了所有手下,只感到身心俱疲,三个月前定下的计划,因为各种原因,拖拉了很久都没有完成,这不只是因为灵石投入不足的事,更多是用人的缘故。

        后继无力!

        宗内虽然总体看来一团和气,但能有所担当的修士,数量还是太少了,作为一个七盟北部的人族宗门,想要招揽人才,在毗邻更强大的宗门天理门的情况下,不能说太难,但也不算容易。

        有能力的人也更挑剔。

        他明白这个道理已经多年,但也深知此事需要躬身耕耘,不能操之过急,但自从得知赤霞门暗中操练修士战阵的事情未能被谍报人员及时发现后,他便细查了一些手下,发现尸位素餐的人,确实不在少数,但都杀掉是不现实的,战争前夕,正是用人之际,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让落英门陷入动荡绝非良策。

        他平生自忖实力超群,左右宗门的同阶修士,都莫敢与自己正面交锋,但一个人的实力再强,也无法帮助宗门解决所有困难,随着他担任掌门的日子愈久,他就愈发明白这个道理,想当年师叔云游而去,不愿意接掌门之位,也是困扰于此吧。

        离开凌云阁,回到掌门内府。

        密室厚重的石门打开又关上,盏盏魂火宫灯依次亮起,涂山躁动繁杂的心绪,才渐渐平复起来。世间诸事,也唯有修炼一途,能让他心境超然,一旦浸淫其中,心头便了无半点尘埃。

        他旋即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熠熠发光的宝物,正是得自雪岛之行且花费不菲购得的那枚,手中灵力绽放,将那法宝拘在一处,仿佛生怕它逃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