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章 调整策略

第二百八十章 调整策略

        既然已经提前侦知了进入毒泉沼泽疑似存在的巨大风险,江枫自然不会贸然的闯进去自寻死路,而必须提前调整策略,做出必要的应对。

        就此认怂是一个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好比冬日再凛冽酷寒,只躲在家里抱着火炉便是最佳的解决方案一样,只要江枫不进入沼泽,孙宝泰即使布置再周密,也拿自己没办法,无的放矢。

        这名从未谋面的孙宝泰再嚣张,也断不能公然在浅山宗的地盘上对付江枫。

        不过退让似乎并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只要黑水门故地仍被孙宝泰占据,那么自己只要南下,风险就一直都在。而自己不南下是可能的,一方面他要借宋湖宗的遗宝,解决现在的灵石债务危机,另一方面,他还打算南下,进入魏国,从南路进入金城派,寻找百药老仙的踪迹,为萧明真以及自己求取能提升灵墟幻境效果,助力堆累历练的丹药“幻梦魔心丹”。

        故此,仅凭躲是躲不过的。

        此番孙宝泰动手,可能是借自己“盗取宋湖宗之宝”之名作为出手的借口,如果江枫只求过境,倒是风险不大,但未来保不齐会有其他借口,甚至待到时机成熟,不需要借口也说不定。

        不能放任这样一个对自己有恶意的势力,公然存在并逐渐丰满羽翼,黑水门故地被金城派占了,不论根源在于浅山宗情报不足,或者自己这个掌门魄力不够,江枫从心底里都是认可这些原因的,但不代表孙宝泰可以既封堵浅山宗的南下商路,又在那虎视眈眈,谋取自己这个掌门的性命。

        此事不能忍,加上之前孙宝泰针对浅山宗罗川大阵的暗笔,此人更不可能继续纵容。

        心中已经下了定论,余下的,便是如何针对对方的企图,调整自己的行动策略。想要针对孙宝泰,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灭杀,但地点既不能是浅山宗,也不能是黑水门故地,金城派就更不行,那便只有暂时尚处于混乱状态的魏国了。

        将孙宝泰引至魏国,并想办法将其灭杀。

        目标很简单,但问题是谁来执行呢?

        自己一介玄级,虽然已经晋升到八重,达到地级高阶的境界,并立下丹论的雏形,但并不是孙宝泰这位真正地级修士的对手。退一步讲,即便假设孙宝泰实力不济,低到了还不敌自己的程度,在空旷的魏国土地上,想要在自己这个玄级手下逃脱,也是件容易的事,到时候仇恨只会继续加深,苏黎清除非想将事情闹大,否则也会从中调停,但调停纠纷的结果,对于自己依然不利。南下的道路,或者会被彻底禁绝,也包括商路本身。到时候,浅山宗对于需要商路的北部各宗来讲,价值会进一步缩水。

        雷右旗为了摆脱眼前的窘境,应该会和自己合力对付孙宝泰,但孙宝泰也可能也有玄级修士以外的帮手,故此,一名同阶的地级修士,多半不够,甚至可能会落了下乘。

        到哪里去请一名地级修士助拳呢,或者更多,两名?这样才比较靠谱,多名地级对阵一名地级,才会降低其逃走的可能性。

        从与自己有些联络的地级修士来看,力宗,御风宗,落英门,锐金门,灵笼商会,这几方势力是可能可以争取的对象。

        力宗首先排除,力宗与自己有一面之缘或者少许交往的地级修士虽然不少,比如余成克,萧不厌,楚弈临,但此三人与自己的私交都不够深厚,且这三人还都有力宗官面上的身份,不能将对方一击必杀的话,就意味着力宗要与金城派为敌,他们三人应该不愿承担这样的干系。故此不予考虑,当然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交情不够,否则地级修士想要刻意隐藏身份,还是不难的。

        御风宗是第二个选择,慕芊雪,凌飞度,以及未到地级,但与地级有一战之力的冯既明。慕芊雪自不必说,身为掌门不会亲自动手,且江枫和她也一样交情浅淡,另者,他们与金城派没必要交恶,御风宗的财货运抵浅山宗东湖郡,便可以通过金城派运抵其他东部七盟国家以至更远,甚至可以说,如果御风宗与金城派直接接壤的话,商路的问题上,根本就不会有浅山宗什么事儿。

        玄级高段的冯既明倘若条件足够了,总不能把掌门之位让给他吧,何况他现在被庶务缠身,在有足够的心腹和势力之前,对这个职位没有兴趣。或许元楚尊者遗迹中,能残存一些他感兴趣的东西,但那会彻底暴露自己的秘密,其中的得失,恐怕就难讲了。

        有着“疯子”之名的落英门掌门涂山,是个再强大不过的战力,能请动他,这问题就可迎刃而解,自己也帮过对方的忙,比如在怒风峡谷遗迹之中,帮助他拦下逃遁的蚌精残魂,以及在前往雪岛途中,代他从尹都处购置法宝,但对方也不欠自己太多,这和此人“喜欢尽快还人情账”的性格也有关系。

        除了已经约定好的“北木特别区”之外,江枫与涂山现下联络不多,击杀金城派地级修士,对他来讲没什么坏处,但也没什么好处,落英门和金城派之间夹着赤霞门,而赤霞门此时准备的修士战阵,很有可能针对金城派,这时候削弱金城派,对于想看见赤霞门损失更多的落英门,反而弊大于利。

        锐金门?灵笼商会?

        排除了力宗,御风宗和落英门三个选项,江枫发现余下的两个选项,也不是很尽如人意,说实在的,还是“利益”二字,拿不出合适的利益交换,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锐金门的确向自己伸出了橄榄枝,自己也接下了一部分,比如共享有关御风宗等北部地区的情报,但锐金门核心的诉求,比如禁绝与御风宗的贸易,自己却不能答应。这涉及浅山宗未来的发展大计,甚至可能引发御风宗对浅山宗的暗战,或者退一万步讲,至少会危急江枫自己的性命。

        拿什么来交换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金城派是强是弱,与锐金门没有任何关系,锐金门的商路,大半依仗于力宗通路,而不依赖于浅山宗向东通往七盟的通路,他们并不是七盟这块区域的关联宗门,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试一试?

        即便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困境,他们也完全没有任何动机,去泄露自己的计划,思忖到这个关键,江枫掏出那件可以与李煜风联络的法器“千里阴阳镜”,斟酌了片刻,写下了一行字:

        “我想在魏国击杀一名金城派的地级修士,你们愿意帮忙么?”

        至于条件,江枫没有给,他相信如果对方愿意,自然会提出对等的条件,如果不愿意,自然也会告知自己,婉拒或者断然拒绝。

        看着“千里阴阳镜”上面的字迹渐渐消散,江枫便知道这消息已经传过去了,可能李煜风恰巧在锐金门的南部边境,否则以湛川镇和锐金门宗门所在地金川城之间的距离,倒是可能会传讯失败。

        李煜风不可能那么快给自己答复,这点江枫确信无疑,虽然从李煜风来访的表现来看,他在锐金门的权势如日中天,和昔日在御风宗不可同日而语,但这种可能与其他宗门有冲突的行为,他可能还需要和锐金门掌门许有靖,甚至太上掌门许德扬商议之后,方可做下决定。

        余下的便是等待。

        江枫收起千里阴阳镜,暂时没去考虑灵笼商会的问题,一方面是因为缺少特殊联络手段,灵笼商会必须要亲自走一趟才能知晓对方的态度,另者,他已经感知到“乌衣”小队雷右旗的气息,不知不觉,天已经蒙蒙亮,雷右旗看样子已经做好了准备,并提前归来,而江枫,必须要将这里的情况,尽快告诉他,以便提早调整策略。

        御风宗,垂拱城。

        冯既明整夜没有休息,花费了不少时间,将自己从怒风峡谷遗迹归来之后,到近日来在御风宗各地平乱所得的法器,灵石,符?一一整理好,按照对自己有用可能有用和已经无用的三类,进行了细致的甄别。

        长舒一口气,他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抱怨了一句,“真累啊,整理这些东西,应该早点做的。”

        “你累个什么鬼,方才是我一直在整理好么?”另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你倒是好,睡醒了直接蹦出来喊累,你还要点脸么?”

        “嘘我这不是对你足够信任么,再说甄别法器都是粗活,而白日里那些烦人的庶务,才是最劳心的,你敢不敢代替我干几天?”

        那个声音不再说话了,而是沉默了片刻,“话说你找到好用又忠诚的人了么?”

        “还没不过,我最近悉心观察了古传福行事的方法,毕竟他手下得力之人甚多,其中‘奖惩分明’,是最能收取人心的方式,所以我才让你把手头的东西整理一二,有些赏赐给忠心好用之人,而那些不得力的人,干脆就委托古传福,发配到西部边疆好了,那里现在乱的很,正是缺人弹压的时候。”

        “最好用的还是冯家人吧?”另一个声音继续问道。

        “这个自然,从血脉上来讲,他们和我们还是有共通之处的,虽然已经稀薄到几乎没有,但他们一众凡俗,如果没有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沦落到何处去流浪了。”

        “是没有我们。”另一个声音纠正道。

        “需要购买一批能助力觉醒的丹药,发放下去。如果他们中有人能够觉醒,能帮我们更多的忙,我们便可以去做更重要的事。别忘了,如果一直没有可用的班底,我们便只能一直在这里厮混,距离成为一宗之主,恢复昔日的荣光,只会越来越远。”

        “我完全同意。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南下了,貌似距离慕芊雪让你去通知那个小掌门江枫,涂山即将遇袭的事情,已经很久了。别忘了,迟则生变。”

        “其实涂山即便遇袭身死,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坏处,只不过对于御风宗来讲,不是什么好事情罢了。此间越乱,对我们越有利。好了,不??铝耍?嬗Ω酶?阏揖呱硖澹??悄芊中亩?茫?膊挥谜饷绰榉沉恕!?

        “胡说,这身体明明是我的,是给你找具新身体好么?”另一个声音争辩道。

        “嘿嘿,总比‘瑶冰’那个傻女人强,也不知道她怎么忽悠凌飞度的,对她,咱们还是要小心一些,别算计到我们头上。特别是我们动身去找江枫的时候,让你那几个手下,仔细盯着凌飞度的一举一动。”

        浅山宗,湛川镇。

        “如此啊”

        听完江枫的分析,雷右旗陷入了沉思,双手交叉,摊在身前的案几上摩挲了片刻,“既然针对的是你,我去找个朋友,然后?”他比划了一个切中要害的手势。

        “对方是地级,而且为了保险,恐怕也会有隐藏的修士助拳。”雷右旗的圈子江枫不清楚,但以他还需要寻找机会合作来看,朋友并不多。

        “我知道,能帮上我的人也不多,并且为了避嫌,限定范围就更小。不过我可以尝试一二。只是,我的朋友多半是散修,虽然不惧身份曝光,但恐怕需要一些报酬才行。而且”他略有些无奈的补充了一句,“如果是顺风局,多半是没问题的,如果实力差距太大,恐怕他也会中间跑掉。”

        讲的很直白,但也很实际。

        在前往怒风峡谷遗迹之前,江枫与况书才曾经混过一段时间散修队,知道在散修群体之中,这种“见利一拥而上,遇险一哄而散”的事情并不鲜见,明白雷右旗所言非虚,不过,他能坦白的把这种可能性提前说出来,可见是真正把自己当作兄弟来看的,心中不免有所触动。

        “不过,我请的人不会反水,这点我可以用性命作保。”

        “大概需要多少灵石?”在锐金门没有回复,灵笼商会也不保险的情况下,江枫决定还是要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

        “二十枚三阶。”

        雷右旗想了想,报出了一个数字,“不过我和他朋友一场,我可以说服他接受两年付清,他本身是名丹师,虽然位阶不高,但或许可以变相帮你一些忙,比如,他精于炼制可以助凡俗觉醒的二阶丹药‘虎变云摇丹’,如果你成批量购置,他可以给你便宜价,这对于培养更多的门内弟子来说,也算是不错的助益。”

        是名丹师么?

        听起来战力很一般的样子,而且能接受“二十枚三阶”作为雇佣的费用,本身也说明技艺一般,无法靠炼丹获得不菲收入的模样。

        不过既然雷右旗有意去问,倘若能够谈成,也有两名地级修士可以作为依仗了,如果锐金门和灵笼商会能够谈成一名同阶修士帮忙,三对一,除非孙宝泰同样请到地级修士助拳,否则,自己一方应该会占据上风。

        最好是有孙宝泰的情报,谁会有呢,冷听涛?

        关键时刻,他会不会出卖自己,这倒是个需要提前考虑的问题,在金城派的暗探,也只有邱真真一人,不过以她现在的视野和布局,估计很难接触到这样层次的情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