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小说 - 吞海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山九幽

第一百二十二章 山九幽

        神使挑选出了他中意的圣子。

        元莫村陷入了沸腾与狂欢中。

        神使们并未有就此离开的意思,他们逗留在这处,言说明日才会带着被他们挑选好的圣子离开此处。

        元莫村有时间为那位幸运儿庆祝欢呼……

        山元虎家的门楣被踏破,无数人前来道贺,自家父母的脸上的笑容灿烂得仿佛是要将自己的脸都给笑僵。

        但山元虎却并不开心。

        他独自呆在自己的房间中,冲着棉被闷闷不乐的撒气。

        原因很简单。

        神使挑中的圣子,是他的哥哥,是那个被他视作英雄一般的哥哥。

        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村中的每一个人,从年过七旬的村长爷爷到他自家的父母对此都欣喜万分,比起过年时还要高兴不知道多少倍。

        可山元虎却终究无法理解他们的心思,被选为圣子,便意味着要离开这里,然后再也无法回来,一想到再也没办法见到自己的哥哥,山元虎的心头便堆积满了不舍与难过。

        他将自己锁在屋中,哪里也不想去,什么人也不想见。

        随着夜色更深,房门前聚集的人群渐渐散去,屋外的喧哗声也开始落幕。

        山元虎的心头有些纠结,依照着那些神使传来的旨意,今天夜里他的阿哥参加完了村民举办的欢送仪式后,便得前往神使的住所,准备明日一大早离开此地的事宜。

        今晚便是他能再见到他阿哥最后的机会。

        可他却不知道当如何面对这样的事情——对于他这般大小的孩子来说,离别,永远是最难以让他们接受的东西。

        山元虎在房门前踌躇,几次伸手想要推开房门,可在最后关头,又将手收了回来……

        可就在这时,房门却忽的被人从外推开,山元虎一愣,抬头看去,却见自己的阿哥正站在房门前,笑盈盈的看着他。

        “怎么躲在屋里?”阿哥这样问道,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暖笑意。

        山元虎固执的撇过头,嘴硬的说道:“昨晚……昨晚……没睡好……想多睡一会。”

        “这样啊。”阿哥点了点头,然后迈步走入了山元虎中的房门。

        山元虎对于他这般行径有些不满,眉头不免皱起。

        而他阿哥却径直坐在他的床榻上,说道:“等下我就要走了。”

        这短短山元虎心头堆积的不满在那一瞬间忽的烟消云散。

        他低下了头,闷闷的应道:“我知道。”

        “但我会回来的。”阿哥的声音再次响起。

        “真的?”山元虎抬起了头,惊喜问道。但转瞬心底燃起的希望,又被浇灭了下来:“怎么可能……”

        他这般喃喃言道:“那些做了圣子的人从来没有人回来过……你是在骗我。”

        他阿哥笑了笑,说道:“我问过那些神使大人了,他们说那些圣子之所以没有回来,是因为跟随天神修行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时常会在沉睡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待到苏醒过来,原来村中的人们都不复存在,自然也就没了回来的必要。”

        “但我不一样,他们说我的天赋很好,或许最后五六年便可回来探望你们,到时候我把你和父母一起接到天神那里!好吗?”

        山元虎眨了眨眼睛,并不确定自己阿哥所言是真话还是为了安慰他而编造出来的谎言,但人总归还是更愿意相信希望,所以他问道:“你没骗我?”

        “阿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对方反问道。

        这话出口,山元虎顿时笑了起来:“那要几年?”

        “不知道。神使说得看我自己的造化,我若是努力些快则五年,慢则十年,就可以拥有往来于天界与人界的本事。”他阿哥这般应道。

        随即又脸色一正,伸出手笑道:“我会努力修行早些接你们天界,你也要答应我,在我不在的日子里照顾好爹娘,好吗?”

        说着,他眨了眨眼睛,又言道:“这是男人的承诺。”

        山元虎愣了愣,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好!”

        然后他也伸出了手,用小拇指勾住了自己阿哥的小拇指,嘴里念叨起兄弟二人时常念叨的承诺。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

        那一夜山元虎睡得很踏实。

        他做了个梦。

        一个美妙的梦。

        他想象着在不远的未来自己的阿哥回到这里,带着他与爹娘去往传说中到处都是美酒与佳肴的天界,在那里无忧无虑的永远生活下去。

        但梦终究是梦,还不待他享受够他天界的美妙,惊呼声便将他从美梦中吵醒。

        他睁开眼,看见的是屋外熊熊燃起的火光。

        他的心头一震,穿好衣衫跑出房门。

        夜色中到处都是村民的惊呼与哀嚎,是火灾吗?

        山元虎在心底这样想着,同时也牢记着自己与阿哥的约定,他去到了父母所在的房间,想要叫醒他们带着他们一起离去。

        因为今日的庆祝而喝得酩酊大醉的父母在山元虎的惊呼声中清醒了过来,在一阵手忙脚乱之后,父母带着山元虎逃出了自己的院门。

        而院门外的场景更是让这刚刚还沉浸在喜悦中的一家人目瞪口呆。

        这并不是简单的火灾,村落中不仅火光冲天,而且各处都还躺满了百姓的尸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山元虎满心惊骇。

        但还不待他回过神来,不远处的房屋在大火中豁然倒塌,残骸坠落,眼看着就要将站在房屋下的一家人掩埋其中。

        山元虎隐约记得在那些残骸落下前,他的阿爹将他的身子一把推了出来,他在地上一阵翻滚,虽然在这个过程头部撞在了地面上,让他一阵剧痛与恍惚,但也却堪堪了避开了那坠落下来的残骸……

        当山元虎从那样的恍惚与剧痛中回过神来时,他看见了父母被压在燃烧的木板下的身躯。

        他慌了手脚,嘴里带着哭腔喊着:“阿爹!阿娘!”

        “救救我的阿爹!救救我的阿娘!”

        但村中的众人每个人都只顾着逃命,哪有人能为他驻足半分。

        山元虎也顾不得那滚烫的火堆,伸出手想要推开那压在自己父母身上的木板。

        他为此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眼看着木板移动了些许……

        咚!

        一只脚忽的踩在了那木板上,方才被山元虎抬起的木板猛地落下,山元虎的手被压在木板下,传来阵阵剧痛。

        他发出一声痛呼,抬头看向那来者。

        他的身子在那时一震,这来者不是旁人,赫然便是此刻应当在与神使准备离去的自家阿哥。

        “阿哥!你来了!?快些救救阿爹和阿娘。”

        看见自家的阿哥,年幼的山元虎就像是看见主心骨一般,他赶忙高声朝着对方言道。

        只是那平日里无论是对他还是家人都和颜悦色的阿哥,此刻却脸色冰冷,他像是没有听见山元虎的高呼一般,将自己的脚高高抬起,然后再次重重落下。

        咚!

        又是一声闷响,门板再次落下。

        山元虎倒是察觉到了异常,收回了自己的手,可被压在门板下的父母,却纷纷嘴里吐出一口血箭,彻底失了气息。

        山元虎又惊又怒,他抬头看向自己的阿哥高声问道:“阿哥!你在做什么!?”

        而这话出口的瞬间他也才豁然看清,自己的阿哥神情冷漠,手中正握着一把大刀,刀身上尚且有鲜血流淌。

        他先是一愣,目光有看向周围那些倒地的村民,他们身上的伤口豁然便是刀伤。

        他醒悟了过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阿哥做的,都是自己素来当做英雄一般的阿哥做的。

        “为什么?”他失声问道。

        “快些杀了他吧,我们该回师门了。”这时一道悠哉悠哉的声音传来,山元虎抬头看去,所见的却是那两位降临此处的神使。

        他心中的信仰几乎崩溃,他满心困惑的再次问道:“是你们做的这一切?”

        “可是为什么?你们不是我们的神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其中一人冷笑一声:“神?这世上哪有什么神?”

        “你们不过是我们豢养的牛羊,为我们产出如他一般的东西,只是这些年来,你们这处地界似乎已经耗尽了灵力,产出的合格的修行者越来越少,既然挤不出奶,那就没有必要再养着,杀了你们既可以节约我们的开支,还可以充实大孽界中的阴魂,何乐而不为呢?”

        山元虎哪里听得到对方再说些什么,他只是感觉到无边无际的恐惧将他笼罩,他不想死,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自己的阿哥身上。

        “阿哥!我是元虎啊!你弟弟!”他朝着神情冰冷的阿哥带着哭腔言道。

        他的阿哥却好似没有听见他说得话一般,缓缓的将手中的长刀高高举起。

        “没用的,他现在已经不是你的阿哥了,他是我天阙界新入门的门徒,今日之后他会忘了你们,以新的身份成为我天阙界最忠实的奴仆!”那位神使冷笑言道。

        但这话出口,山元虎举着长刀的阿哥,身子却僵在了原地,他手中的长刀迟迟未有落下,眸中冷漠的神情有了些许溃散与波动的痕迹。

        “阿哥!”山元虎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朝着对方再次喊道。

        那神使见状脸色有些难看,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枚银白色的玉佩,一道道法门被他催动,玉佩中白色的光芒涌动,遁入山元虎阿哥的体内,那时,对方眸中的情绪波动再次隐没,变得冰冷起来。

        而神使似乎也失去了耐心,他暴喝道:“动手!”

        “山九幽!”

        那声爆喝宛如一道敕令,带着不可忤逆的威严重重敲击在山九幽的心头。

        山九幽的眸中爆出一道血光,他没了犹豫,高举的长刀在那时猛地挥出,直直的落在了自己年幼胞弟的颈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