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都市小说 - 手术直播间在线阅读 - 2718 如果再回到从前(盟主火舞、恋心加更5)

2718 如果再回到从前(盟主火舞、恋心加更5)

        时间已经不以天计算了,也不以小时计算,而是以秒来计算。

        一秒一秒的时间流逝,患者的有创动脉血压很稳定的不断下降着,心率到了150次/分以上就不再剧烈的变化。

        可是这种心动过速已经很吓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是一个断崖式的下跌,可以宣告患者死亡。

        血氧饱和度降到了66%左右,氧和不够,麻醉师已经开始改100%纯氧呼吸机通气。

        在纯氧的作用下,血氧饱和度短暂上升之后又坚定不移的下降。

        “刘主任,是气体栓塞了吧。”麻醉师有些慌乱,他能想到的可能都被排除,只剩下这个死亡率巨高的诊断。

        要是气体栓塞就操蛋了,麻醉师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

        刘主任看了一眼,hem-o-lock被放置在肾静脉的分叉口完全夹闭肾静脉,并没有存在建立气腹的时候大量二氧化碳顺着静脉,由压力差进去血液循环的可能。

        他否定了麻醉师的说法,但还是谨慎的立刻停止二氧化碳腹腔内充气,拔出曲罗卡解除气腹?

        可是患者的情况依旧没有任何改变,抢救用药已经给了一遍,监护仪上显示的生命体征依旧在下降。

        “给苗主任打电话。”刘主任沉声说道。

        巡回护士怔了一下,时间似乎回到了半年前。不管出什么事儿,只要给苗主任打电话就能解决的那个时候。

        不过她没有犹豫,也没管苗主任现在已经退休了,而是马上拨通了苗主任的电话。

        ……

        ……

        苗主任在家里坐着,和郑仁、苏云闲聊八卦。

        天南地北的聊着,只是不说医疗。干了一辈子了,这时候已经解甲归田,就让那一切离自己远去吧。

        “苗主任,我妈在家也跳广场舞,我就想不懂有什么好的。您给我讲讲,到底好处在哪。”苏云道,“怎么就风雨不误呢,老头老太太就那么得意这玩意。”

        “大家在一起凑热闹呗。”苗主任笑呵呵的说道,声音里中气十足,他已经基本完全恢复了。除了骨折断端导致走路的时候有点小问题,其他都没事。

        “在家一天也没什么事儿干,闲着也是闲着。”

        “我家有条狗,要不您没事儿帮我遛遛狗?顺便盘它。黑子抗震救灾的时候腿坏了,跑不快,您也别担心,和您着腿脚有一比。”苏云笑着问道。

        苗主任刚要笑骂一句,电话响了起来。

        他背靠在沙发上,悠闲自得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手术室的电话,整个人猛的坐直,脸上的笑意掩去,只剩下威严与肃穆。

        “怎么了苗主任?”苏云问道。

        苗主任摆了摆手,没有回答苏云的话,而是直接接通电话。

        “怎么了。”苗主任沉声问道。

        电话那面传来哇啦哇啦的声音,很急促、声音很大,郑仁和苏云都听到了一些片段。

        呃……手术术中患者情况不好?!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要是在912的话,怕是这时候早都飞奔去手术室了。

        但现在在苗主任家,等滴来一台车,再赶到医院,黄瓜菜都凉了。

        泌尿外科,下午有腔镜下肾切除的手术,是碰到不应该碰的血管了么?

        “视频,我看看患者情况。”苗主任听完简单的介绍后沉声严肃说道。

        电话挂断,苗主任见郑仁和苏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便解释道:“腹腔镜下做肾切除,忽然血压、心率不稳,血氧饱和度迅速下降。”

        真是这样!

        “碰到血管了?”苏云问道。

        “不应该,要是碰到血管止血就完事了。”郑仁道,“估计是莫名其妙出现的情况。是迷走神经反射导致的?”

        苗主任微微摇了摇头,“肾切除手术迷走神经导致的心脏骤停不多见,一般用药就好。”

        刚说到这里,微信视频的声音响起,苗主任接通了视频请求。

        “主任,患者……”视频里传来刘主任的声音,他拿着手机,画面对准了腹腔镜的电视屏幕,“没有出血,患者血压心率……”

        “心脏停了!心肺复苏!”麻醉师大声的吼道。

        郑仁和苏云迅速围到苗主任身边,看着画面。

        心率断崖式下降,血氧饱和度52%,呼吸机、监护仪上报警声不断,哪怕是在家里看到这一幕三个人身体里都自然而然的分泌出来大量的多巴胺与肾上腺素、糖皮质激素。

        “麻醉师调整一下手术台,头低脚高位。”苗主任说道。

        但画面那面乱糟糟的,麻醉师在推药,于总在做心脏按压,因为还没找出来问题所在,大家慌得一逼。

        “麻醉师!小刘,调节床位,头低脚高位!”苗主任提高音量,不容置疑的说道。

        很快床位调整了一个角度,按照苗主任说的那样更换了体位。

        肾上腺素、异丙肾上腺素、西地兰,一条条静脉注射的指令在苗主任的嘴里说出来,视频那面执行着医嘱。

        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把时间拨回,再一次回到从前,此时苗主任站在手术室里主持着抢救。

        “苗主任,您考虑是……”

        “建立气腹,导致的气体栓塞。”苗主任很肯定的说道。

        要是郑仁在场,可以用系统面板进行判断;要是没有苗主任,郑仁估计要琢磨一段时间才能确定。

        毕竟建立气腹导致的气体栓塞是那么的罕见,最起码郑仁自己做普外科的腔镜手术时没有遇到过类似情况。

        腔镜肾切除,郑仁迅速在脑海里寻找着类似的资料。

        对肾脏疾病的患者来说,腹腔镜肾切除术是微创且安全有效的外科治疗手段,但因需要建立气腹,不可避免存在气栓的风险?

        气体栓塞的发生率非常低,大约为0.002%~0.02%,一旦发生其致死率却可高达50%?

        回顾文献,目前为止只有5例腔镜肾脏手术发生气体栓塞的报道?

        姜,还是老的辣,估计是苗主任遇到过类似的情况,看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毕竟苗主任是国内最早一批用腔镜做手术的外科医生,什么情况没遇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