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奇幻 - 剑来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出城和上山

第四百一十二章 出城和上山

        山崖书院出了这么大一档子事,自然不能不彻查,而祸端起始于被书院某位副山长邀请讲学的赵轼,所以茅小冬与那位大隋世族出身的副山长聊了聊,不欢而散,那位副山长觉得茅小冬这是排除异己,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干脆就撂挑子,说副山长不做了,就在自家书斋待着,是书院直接动用私刑,还是茅小冬让大隋朝廷抄家灭族,他都受着,最后大声嚷嚷了句你茅小冬少在这里狗血喷人。

        茅小冬着实给那迂腐老古董气得不轻,于是真就放狗咬人了,让崔东山出马。

        崔东山开心得很,蹦蹦跳跳就去找人谈心,不到半个时辰,崔东山就屁颠屁颠去茅小冬书斋邀功,说那位副山长没问题,赵轼也没问题,的的确确是一场无妄之灾。茅小冬不太放心,总觉得崔东山的神色,像是偷吃了一只大肥鸡的黄鼠狼,不得不提醒一句,这涉及到李宝瓶他们的安危,你崔东山如果有胆子假公济私,摆弄那些鬼蜮伎俩……不等茅小冬说完,崔东山拍胸脯保证,绝对是秉公办事。

        茅小冬将信将疑。

        然后崔东山很快就大摇大摆走出了书院,用上了那张刚刚从元婴剑修脸上剥下的面皮,加上一点不同寻常的障眼法,大大方方走入了京城一座大骊新设驿馆,是大骊使节下榻的地方。

        茅小冬犹豫了一下,还是下山没有尾随崔东山。

        陈平安炼化金色文胆的天材地宝,最后差的那两样,还需要通过私谊关系去想办法。

        大隋京城文庙那边,还得去。

        不过目前还要先看看大隋皇帝的表态,对于蔡丰、苗韧具体参与刺杀的这拨人,是以雷霆手段打入牢狱,给山崖书院一个交待,还是捣浆糊,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茅小冬对此,很简单,如果大隋朝廷含糊应付,那么书院既然已经建在了东华山,山崖书院教学依旧,茅小冬绝不会用书院去留兴废来威胁戈阳高氏,可他茅小冬也不是没有火气的泥菩萨,在你皇帝的眼皮子底下,我茅小冬给五名刺客围杀,又有一位元婴剑修闯入书院杀人,这座京城难道是一栋八面漏风的破茅庐?

        蟊贼和匪寇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那茅小冬就不介意去文庙,还有其余几处文运汇聚之地,不择手段,好好搜刮一通了,至于茅小冬要不要搬了东西在墙壁上留下一句“茅小冬到此一游”,看心情,反正是戈阳高氏不要脸在先。

        崔东山并没有在驿馆逗留太久,很快就返回书院。

        陈平安在茅小冬书斋那边探讨修炼本命物一事,尤其是跟大隋“借取”文运一事,需要重新计划。林守一去大儒董静那边讨教修行难题,李宝瓶李槐这些孩子开始继续上课,裴钱被李宝瓶拉着去听课,说是夫子答应了,允许裴钱旁听,裴钱嘴上跟宝瓶姐姐道谢,其实心里苦兮兮。

        朱敛继续一个人在书院逛荡。

        所以当下院子里,只剩下谢谢和石柔。

        当崔东山笑眯眯返回院子,谢谢和石柔都心知不妙,总觉得要遭殃。

        石柔腹中那把离火飞剑,已经被崔东山以秘法剥离出仙人遗蜕,石柔当初只觉得跟妇人生了孩子一般,十分难熬,怀疑崔东山是故意如此,只是石柔不敢有半点质疑。

        崔东山踢了靴子,走上台阶,躺在廊道里,埋怨道:“能者多劳,苦了你家公子。”

        谢谢和石柔坐在廊道不远处,大气都不敢喘。

        崔东山坐起身,“你们去将我的两罐彩云子和棋盘取来。”

        谢谢心中一紧,脸色发白,和石柔去搬来棋盘和两只青瓷棋罐。

        崔东山打开棋罐后,捻起一颗,呵了一口气,小心擦拭,突然瞪大眼睛,双指捻住那枚得自于白帝城琉璃阁“滴水”大炼而成的的彩云子,高高举起,在太阳底下映照,熠熠生辉,双指轻轻捻动,不知为何,在崔东山指尖的那颗彩云子四周,云烟氤氲,水雾升腾,就像一朵名副其实的白帝城彩云。

        崔东山转过头,盯着谢谢。

        谢谢心中惊骇,这颗彩云子,难道给李槐裴钱他们给磕碰出了瑕疵?

        崔东山蓦然大笑,“这事儿做得好,给公子涨了不少颜面,不然就凭你谢谢这次坐镇阵法中枢的糟糕表现,我真要忍不住把你扫地出门了,养了这么久,什么卢氏王朝百年难遇的修道天才,板上钉钉的上五境资质,比林守一好到哪里去了?我看都是很寻常的所谓天才嘛。”

        谢谢怯生生道:“公子不怪我任由裴钱李槐他们那般糟践彩云子?”

        崔东山一拍额头,“你可是真蠢啊,也就是傻人有傻福。”

        若是谢谢表现得小家子气了,岂不是就是他崔东山家教不严、教导无方?到最后自家先生埋怨谁?

        两罐彩云子,比得上李宝瓶、裴钱和李槐在先生心中,一根发丝儿那么重要吗?

        崔东山心情大好,随手将彩云子丢回棋罐,清脆一声,似乎触动了某种秘术禁制,那只棋罐竟然生出一幅海市蜃楼之境,棋罐上方彩云飘荡,隐约可见一座袖珍白帝城的轮廓,更有彩虹挂空,一颗颗米粒大小的雪白仙鹤长鸣于天。

        石柔都看得心神摇曳,这个崔东山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崔东山第一次对谢谢露出真诚的笑意,道:“不管如何,这件事是你做的好,公子历来赏罚分明,说吧,想讨要什么赏赐,只管开口。”

        谢谢看着那个令她倍感陌生的白衣大魔头,百感交集。

        崔东山叹息一声,站起身,伸手点了点谢谢,教训道:“大人物,随随便便一句嘘寒问暖,就能让很多人感恩戴德,铭记于心。这样真的好吗?”

        谢谢如坠冰窟。

        崔东山走到谢谢身边,后者四肢僵硬,崔东山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倒是不重,“没关系,比起一开始,你还是有很大长进的,这就行。”

        崔东山抬起手,摊开手心,那把品秩不俗的离火飞剑在手掌上方缓缓旋转,通体鲜红的飞剑,萦绕着一股股湛然莹莹的精粹火苗。

        崔东山笑道:“这把已经无主的本命飞剑,送你了,好好修行,不奢望将其淬炼为本命物,太难,你只需偷偷温养在某座气府,可以拿来当做压箱底的杀手锏,到时候你虽非剑修,与人对敌,胜算更大。别给你家公子丢人现眼,别看如今林守一境界不高,那是董静故意压着林守一境界的缘故,你如果不多用点心,迟早会被林守一追赶上。”

        谢谢见崔东山不像是在开玩笑,小心翼翼调用灵气,驾驭那把离火飞剑飞掠到自己手心。

        一位元婴剑修的本命飞剑。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位元婴剑修的所有家当和毕生心血,几乎全在这件小东西里边了。

        如果一定要折算成神仙钱,那最少都是一百枚谷雨钱往上走!

        卢氏王朝覆灭之前的鼎盛之时,一国的一年赋税才多少?

        崔东山看着泪流满面的谢谢,覆有面皮的关系,一张黑丑黑丑的脸庞。

        崔东山双脚并拢,往后一跳,大骂道:“长得这么辟邪,还要哭哭啼啼,你是想要吓死你家公子吗?!”

        谢谢羞赧不已,赶紧转过头,擦拭泪水。

        崔东山身体歪斜,对石柔勾了勾手指,“老妹儿,过来,咱们谈谈心。你这一路护着我家先生,没有功劳,还算有些苦劳,这次又帮我抓住了一把离火飞剑,我得犒劳犒劳你。”

        石柔-毛骨悚然,使劲摇头。

        直觉告诉她,走过去就是生不如死的境地。

        崔东山咧嘴一笑,手腕猛然翻转,只见谢谢腹部砰然绽放出一朵血花,一颗困龙钉被他以蛮横手法拔出窍穴,再一手虚抓,将石柔拽到身前,一巴掌拍在石柔额头,将那颗困龙钉扎入杜懋眉心、石柔魂魄之中的幽光。

        谢谢瘫软在地,坐着捂住腹部,虽然痛彻心扉,不过到底是天大的好事,神色萎靡,却也满心欢喜。

        崔东山五指抓住石柔脑袋,低头俯瞰着内里神魂哀嚎不已、却没有半点嗓音发出的石柔,微笑道:“滋味如何?”

        受石柔的魂魄牵扯,杜懋那副仙人遗蜕都开始剧烈颤抖。

        崔东山凝视着石柔那双充满祈求的眼眸,轻声问道:“需要我告诉你该怎么做吗?”

        石柔神智趋于涣散,如果崔东山继续下去,说不定就要魂飞魄散,世间再无石柔,那颗道脉最后一点灵光的金色种子,恐怕就要随着石柔“心田”的枯萎干裂,而彻底消亡。

        崔东山冷哼一声,轻轻向下一按,将石柔摔在绿竹廊道上,“敢说出去,你将来的下场,比这还要惨千万倍。”

        石柔身躯在廊道上,一下子一下子抖动抽搐。

        一旁谢谢不明就里,只是根本不敢探究。

        崔东山一脚将石柔踹得画弧飘荡摔入正屋,然后转头对谢谢说道:“准备待客。”

        不久之后,李槐和一位老夫子出现在院门口,身后跟着那头白鹿。

        正是大儒赵轼,不过眼前这位,是货真价实的那位私人书院山主,南婆娑洲陆大圣人一脉鹅湖书院的门生。

        崔东山光脚站在台阶上,幸灾乐祸道:“赵轼啊,你这趟出门没看黄历吧?给人一棍子打晕了套麻袋不说,连用来士林养望、沽名钓誉的看家宝都弄丢了。”

        额头还有些红肿的赵轼微笑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崔东山故作讶异,“怎么,真舍得将这头白鹿送给李槐?”

        赵轼点头道:“不管如何,这次有人拿我作为刺杀的铺垫环节,是我赵轼的失职,本就应该赔礼道歉,既然白鹿本就相中了李槐,我于情于理,都不会挽留白鹿。”

        崔东山拉长尾音哦了一声,笑道:“我很好奇,你给人打晕丢在了哪里?大隋官府又是怎么找到你的?”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赵轼虽然养气功夫极好,不然也做不到让朱荧王朝极为推崇的私人书院山主,可崔东山哪壶不开提哪壶,终究有些神色不太自然。

        崔东山哈哈笑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赵轼你不愧是有福之人。”

        李槐有些听不下去,瞪眼道:“崔东山,你怎么跟赵老山主说话呢?!岂可直呼名讳,信不信我回头就跟陈平安告状去?”

        崔东山气笑道:“李槐,你良心给狗吃了吧,是谁帮你找来这桩福缘?再说了,你到底跟谁更熟,胳膊肘往外拐?信不信我让李宝瓶将你除名?”

        李槐偷偷朝崔东山使眼色,示意自己是害怕那老夫子反悔,将白鹿带走,你崔东山赶紧配合一点。

        “那就请赵山主喝个茶。”崔东山走下台阶,谢谢立即往石桌那边搬动茶具。

        崔东山抬头看了眼天色。

        许弱差不多应该已经见到幕后人了。

        聊得好,万事好说。聊不好,估计大隋京城能保住一半,都算戈阳高氏老祖宗积德了。

        只不过好与不好,跟山崖书院关系都不大。

        崔东山如今已不是崔瀺。

        他会想要一块净土,想要在心中有一座世外桃源。

        ————

        在崔东山与老夫子赵轼喝茶的时候。

        一位高大老人与人谈完了事情,去到那位范先生身边,一起出城。

        瞧着年纪轻轻的范先生笑问道:“谈妥了?”

        老人点头道:“大致谈妥了,就是私事方便,有些闹得不痛快。”

        范先生好奇问道:“怎么说?”

        老人笑道:“一笔陈芝麻烂谷子的糊涂账,不敢脏了范先生的耳朵。”

        范先生微笑不语。

        脏话?

        要知道他被骂了这么多年,而且骂他之人,不是儒家圣人,就是诸子百家其他的老祖宗,换成寻常人,真早就给活活骂死了。

        老人大概也意识到这一点,不再藏掖,笑道:“范先生,应该知道许弱那小子一直跟那人有私交吧?”

        范先生点头道:“听说过,许弱对那人很推崇。”

        老人哈哈笑道:“我就偏偏要当着那许弱的面,说那阿良有什么了不起的,根本就没有外界传闻那么夸张!”

        范先生疑惑道:“为何你会有此说?”

        老人似乎想起了人生最值得与人吹嘘的一桩壮举,意气风发,得意笑道:“当年我们十人设局围杀他,还不是给我一人溜掉了?!”

        范先生愣了一下,无奈道:“我无话可说。”

        ————

        山崖书院的山脚门外。

        两位主仆模样的年轻男女,似乎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

        他想要进去看看,说不知道比起家乡披云山的林鹿书院,会不会更好。她则不太愿意,说书院这种地方,她比学塾还要更不喜欢。

        最后只好他一人登山进了书院。

        她就独自留在门口。

        姓梁的那位书院看门人,始终在眯眼打盹,对两人从头到尾,故意视而不见。

        好重的龙气。

        竟是女子身上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