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夜客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第四轮第二场

第一百七十二章 第四轮第二场

        黑暗——

        没有声音,也没有颜色。

        蒋百忍的意识就像是一缕烟,轻轻一飘就会散。

        “输了吗?”

        同辈之中,同境之中,竟然也会输?

        自己岂不是又像一开始那样弱小无助,只会等着别人来帮助?为了一个可笑的并不存在的关系而充满希望?又会成为一个笑话?蒋百忍发誓不会再重蹈覆辙!

        这个世上只能依靠自己!

        只能由自己来忍受一切!

        即便是死亡!

        噗!

        扁士寒像个熟练的屠夫,一手切开蒋百忍的胸膛,握住了对方的心脏。

        咚!

        “最大量的元气之血,打进去!”

        “每个穴位上扎上金针刺激!”

        “元气压调到最大!”

        咚!

        蒋百忍的体温在迅速下降,在多数人的认知里面,这已经意味着死亡,就算是灵丹妙药也不能将其救活。如果不是蒋武疴的儿子,他们绝对不会再白费力气。

        咚!

        扁士寒的双手已经沾满了鲜血,却还在努力。他这样的手段,就算蒋百忍原本还有一口气,也会被他折腾死。

        “镇魂钟!”

        铛!

        一股奇异的元气波动传来,普通人听了肯定陷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将死之人听了则可以稳住心神,保留住最后一丝意识。

        “放他脑袋上敲!”

        “可是这么短的距离会敲死人的……”

        扁士寒怒斥道:“这个人,给我滚,换一个!”

        镇魂钟立刻被放到了蒋百忍的头上,使用者用了最大力气将其敲响。

        铛——!

        靠的最近的扁士寒浑身都震颤了一下,唯独他的双手还稳如磐石,捏着蒋百忍的心脏。

        “再敲!”

        铛——!

        即便是周身都做了防护措施的使用者也流出了鼻血,即将倒地。这么使用镇魂钟,就算是通玄境也撑不住。

        “换人!”

        立刻再有新人接替上。大明王朝为了青云试,召集了一大批能人,在神医馆这更是不缺。

        “敲!”

        铛——!

        扁士寒的双手出奇地稳,他一边操控着元气修复蒋百忍的心脏,一边用手代替心脏给蒋百忍的身体泵送血液,还能分出心神来用元气刺激主要的经脉。

        这般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治疗方法固然惊人拍手叫绝,但有没有效果谁都不清楚,就算是扁士寒本人也是第一次用,他自己也没有一点把握。

        黑暗中,如烟的意识快要断开。

        十几年的记忆被剥除,剩下的都是印象最深的东西。逐渐的,烟只剩下一丝,蒋百忍的意识里也只剩下一样东西。那是蒋百忍怎么都不能放弃的东西,至死都要抓紧。

        “我不能死!”

        咚!

        好似有什么东西响了一下。

        即将断开的意识维持住了!

        被拉进了地狱的蒋百忍,生生止住了前进的步伐,哪怕是阎罗亲自前来也拉不走他。

        “有生机了!”

        在所有人都已经放弃的时刻,蒋百忍有了一丁点的反应。

        扁士寒心中一喜,却没有松懈半分,不断要着他所需要的东西。距离真正救活蒋百忍,还需要再过好几道鬼门关。

        ……

        特制的牢笼里,李修孽抱头缩成一团。他的身上遍布特制的银针,即便如此,却还没无法让他安定下来。

        肌肤表面时而鼓起血管,透出鲜红的颜色,活像是一条蛇在里面穿行。当这样的现象发生了脸上,就显得无比惊悚。

        记忆揉成一片,强行在李修孽的脑海中炸开,一股脑地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不要赶我走……”

        “我想活着……”

        “你好,我叫李修孽……”

        越来越多不愿意看到的东西涌现出来,让李修孽仰头怒吼了一声,一拳打在牢笼上,当即打出了一个凹陷。

        一股奇特的血在体内奔走,像是一条发狂的恶龙,几欲挣脱这个人形的躯壳,李修孽也变得越来越狂躁。

        陆九谦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牢笼前,他感知着里面的李修孽,突然将一根玉质的长钎刺进了牢笼里。

        噗!

        李修孽当即被贯穿,玉质长钎上立时散发出了冰凉的气,渗入到他的体内,让那股狂躁的血逐渐平静下来。

        嗡!

        李修孽一爪拍在玉质长钎上竟然没有丝毫的作用,疼痛让他发狂,恐怖的力量向着四周发泄,特制的牢笼被拍的扭曲变形,即将破裂,然而那玉质长钎还是牢牢地钉着他。在他挣扎了一段时间后,他慢慢平静了下来,像是用尽了力量一般。

        “修孽,你的命是公主的,你要学会完全控制住这股力量,唯有此,你才能更好地替公主效命。”陆九谦说道。

        南星的模样突然出现在脑海中,血腥残忍的记忆退去,只剩下有关南星的事。

        李修孽的心神震了一下,彻底平静。而随着他的平静,身上各处的伤势也一齐爆发出来,让李修孽瞬间变成了一个血人。

        不加最后这股诡异的力量,李修孽本就弱蒋百忍一线。先前那一战,两人死斗到底,李修孽半条命丢进鬼门关里也不过分。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救治,他也很难说能不能活下去。

        陆九谦抽出玉质长钎,一掌拍在了牢笼上,一股温和且磅礴的元气覆盖在了李修孽的身上。

        李修孽身上的伤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而他本人也因为过度疲惫缓缓闭上了眼睛。这一身的伤,至少修养一个月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陆九谦遥望着南方,说道:“接下来的青云试,你不必参加。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

        “倘若蒋百忍还有后手,亦或者他直接将李修孽杀死,那么赢得这场比试,或者说赢得青云试的就是他了!可惜了!可惜了!”

        “今日有幸能够得见仙魔经跟霸体诀的对碰,实在是大开眼界!仙魔经销声匿迹一百多年,霸王体不在战争时也难得一见,看了这两种天下顶尖霸道的武诀,实在是过瘾!”

        “难以想象这只是两个十几岁的少年!年轻一辈真是强的可怕!”

        “修行一途就是这么不公,总有人天赋比你高,总有人强大到超出你的想象,总有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到达了你一生都无法触碰的境界!”

        “……”

        人们还是沉浸在李修孽跟蒋百忍的战斗之中,不想再分心到其他的事情上去。能够作为这一场战斗的见证者,他们觉得无比荣幸。

        站在校武场上的断楚大部分心思也都在李修孽身上,计划顺利地进行了,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李修孽的状况。至于宁独,断楚只担心对方不来。

        “宁独哥还没有来吗?”虽然得到了陈难萍的回答,夏喜春却还是焦急地环顾着四周,始终没有发现宁独的影子。

        时间在嘈杂的议论中迅速地流逝,即便有人看到了场上的断楚,想起下一场比试即将开始,也不过是一两句话带过。见过高山的人,自然就不想去看矮丘的风景。

        “剑道最强商冲古的弟子,确实有不错的实力,但青云试这个地方还不是他能来的。倘若他也入了见山境,再磨砺两三年,倒也有可能一战成名。”

        “不管宁独来不来,对断楚来说都毫无压力,断楚获胜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真是天助南国啊,今年青云试的第一已经被其收入囊中了。”

        “或许是为了不败之名,宁独不敢来了。只要不交锋,也就可以避免失败。”

        “天下谁人能不败?知耻而后勇!”

        “这样看来,蒋百忍跟李修孽真的领先同一辈一个大境界。”

        “十年后,搅动风云的人物。”

        裁判看了下时间,宣布道:“按照规定,宁独逾期未至。”

        断楚冷笑了一声,没想到宁独竟然连应战都不敢来。他还抱有一丝能够将其当成对手的期望,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了。他只能另寻机会杀掉对方了。

        陈难萍仍是那副样子,她认为的事情自不会去改变。

        铁炼花环顾了一下,嗡声说道:“真的没有来吗?”对于宁独这个相对陌生的人,铁炼花还是抱有相当大的期待,他渴望能够以笨拙的方式对战那些可以出其不意的天才。而宁独是他认为仅次于蒋百忍的天才!

        “完了,要失去资格了。”夏喜春不由得握了握手中的软甲。

        原本,夏喜春打算将百龙鳞甲借给宁独用。大明进入第四轮比试的四人,唯有宁独是最弱的那一个。只要大明能赢,夏喜春自然愿意提供任何帮助。可是她找了宁独两天,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现在还是没有踪迹,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

        “宁独这样不战而败,确实丢人!”

        “断楚毫无悬念地拿下了这一场!”

        “唉,大明也就蒋百忍能撑起面子了。”

        裁判无可奈何地宣布了最后一句:“视为弃……”

        砰!

        入口的门突然被破开!

        众人回头望去,只看到一线虚影。守卫立刻出手,却被蒋武疴阻止。

        砰!

        第一声响还没有完全传入人们的耳朵,校武场上就响起了人猛然落地的声音。

        “不好意思,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