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小说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一章 鬼脸

第九百五十一章 鬼脸

        “这很冒险。”

        这名苦行僧沉默了许久,然后看着天都光说道:“剑阁那名独臂道人在钟离城时已经确定是入圣境巅峰,他此时的修为,我们根本吃不透….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此时真正的修为,而且你应该清楚,我们辛辛苦苦在西域收集了近二十年的法器,在达尔般城都落入了他们的手中。”

        “辛辛苦苦收集的东西却落入他人之手,这在北魏和南朝都叫做为人做嫁衣,这难道不算耻辱?”天都光微嘲的看着这名苦行僧,接着说道:“你也应该明白,即便是冒险,你也不是为我冒险,你们这些人,始终是为魔宗大人做事。像这名道人如此强大的存在,都特意在这种时候赶到花模国来,而且那名叫白月露的女子,或者说真正的北魏长公主,她是林意最为信任和依赖的人,她也特地到了此处,若是我们不能破坏他们的计划,难道不会对魔宗大人形成致命的威胁,还是说,你们虽然立誓将肉体和灵魂都奉献给魔宗大人,但其实你们心中也希望魔宗大人失败?你们不应该忘记,不管魔宗大人是何等样的存在,哪怕他根本不是什么好人,根本就是恶魔,但因为他,你们漠北的这些宗门才能好好的存在,而且长久的存在下去。若是他是恶魔,那你们很多年前效忠他的时候开始,你们也已经入魔。”

        这名苦行僧又沉默了片刻。

        天都光对他此时的意思有些误解,只是他不想辩驳。

        他沉默了片刻,看了一眼停留在不远处的那些遗族,又缓缓的转过身去,道:“罕扎应该快回来了。”

        这名苦行僧是此时整个漠北苦行僧众的领袖之一,他口中所说的罕扎,便是早就在花模国打听消息的潜隐。

        “如果他不是那么差劲,没有被剑阁的人发现和杀死,那他现在的确快回来了。”

        天都光自傲的笑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已经彻底说服了这些苦行僧。

        因为不管这些人是何等的想法,此时这名僧众的首领只是想等着那名打听消息的苦行僧归来,若是得来的消息是这些剑阁中人的举动的确对魔宗大人有着很大的威胁,那这些苦行僧自然会彻底听从她的号令。

        他们别无选择。

        至于打听而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消息,她并不担心。

        林意身边那些最为重要的人物都亲自来办的事情,怎么可能对魔宗大人没有威胁。

        清冷的月光洒落在沙洲上。

        一片沙地突然慢慢的隆起。

        一名就像是寻常旅人模样的男子,就从沙地之中走了出来。

        “他们去了天密寺。”

        这名男子整个脸面都用黑布蒙着,说话之间,许多细碎的沙砾从黑布上不停的洒落。

        他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毫无情绪的轻声道:“天密寺里原来有一具不知何代流传下来的金身,那具金身不腐,我在皇宫里偷听到了皇帝和皇后的谈话。那人原先帮助花模国建国,肉身无敌,似乎和林意所修的功法完全相同。”

        听着这人的话语,天都光毫不掩饰的惊讶的张大了嘴。

        她用有些夸张的语气惊叹道:“如此说来,何修行传给林意的功法,难道反而是来自天密寺的这人?”

        “这人不是天密寺的祖师,只是坐化在天密寺,被天密寺的僧众奉以为神。”面上蒙着黑布的苦行僧说道。“他们要将这具金身运回去,应该事关林意的修行。”

        天都光突然拍起了手来。

        寂静的沙洲上骤然响起了她的鼓掌声,这不只是让不远处的苦行僧众都吓了一跳,就连那些遗族都似乎觉得她太过放肆。

        “厉害!厉害!”

        天都光却不以为意,她笑眯眯的看着那名苦行僧的首领,说道:“从钟离之战之后,你们就很避讳的提林意的名字,但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在仔细的搜查有关他的一切,我想你们想的和我一样,魔宗大人的最大敌人不是何修行早年的那名真传弟子陈子云,而是他的这个关门弟子林意,因为你们也根本吃不透他的修行进境。按照他此时的修行进境,我觉得都甚至越过了神念…现在可好,这具金身若是再帮他渡过某种修为上的关隘,那……”

        “不用多说了。”

        那名苦行僧突然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说话,“我们不能让他们将花模国得到的东西运回铁策军,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不知道。”天都光摇了摇头。

        这名苦行僧所修的禅法早已经将七情六欲断绝得差不多,但此时听到她的这句话,心中却依旧产生了一丝忿意,他看了她一眼,天都光却是已经朝着前方走了过去,道,“具体要怎么对付这些人,我不知道,但遗族的这些人会告诉我们怎么做。”

        这名苦行僧微微犹豫了一下,但终于垂下头来,什么话都不再说,只是跟在她的身后,朝着前方那些遗族人所在的地方行去。

        那些遗族人之中,有一个人走了出来,其余人都是依旧安静的停留在原地。

        那人分外高大。

        只是这名苦行僧十分清楚,高大的只是这个人的衣冠轮廓。

        这个人的身材其实比他还要略微矮小一些。

        这人其实是一名女子。

        只是她穿着的衣衫十分奇特。

        寻常人的衣衫都是直接穿戴在身上,内衣直接贴着肌肤,外衣则覆在内衣之上。

        然而没有人知道她的衣衫到底是何等的构造。

        她的衣衫和她的身体之间,似乎还隔着一层很高大的架子。

        一件如戏服般分外厚重,遮住她整个身体和面容的衣衫,似乎套在了这个架子上,将她和这个天地隔绝开来。

        她身上穿着的这件衣衫,就像是一件奇特的重铠,然而却又偏偏不是重铠。

        她这件衣服的布料也不知道是用何种材质所制,底色是深青显得发黑的色泽,厚实无比的布料上,布满无数的刺绣,刺绣都是用一种北魏叫做孔雀蓝的颜色的绣线刺成,然而衣衫上不同的部位,刺绣的图案都是不同。

        花纹最为复杂的是这件衣衫的头部。

        它的头部脸面部位,刺绣布满了布料本身,形成了一个布满深深浅浅的蓝色符纹的鬼脸。

        这件衣衫内里的女子的头颅其实最多只到这件衣衫的领口高度。

        所以其实这个鬼脸的后面,应该是空的。

        只是越多的不解和诡异,在这件巨大的衣衫笼罩着一个人缓缓行走而来时,却显得更加的神秘和威严。